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1
发表时间:2012-03-18 点击数:6659次 字数:
  金蕊扇了吕基霸一个大耳瓜子哭泣着直奔小码头。
  金枝看看高皖又看看吕基霸,两手一摊,说了声:“你看看这事弄的……”紧跟着追上去。
  吕基霸拿手摸摸仍然火辣辣的半边脸,骂道:“臭婊子,什么玩意儿!”看看高皖,接着说道:“她觉得她是谁?不看你老高的面子,她白给老子还不一定要呢!”
  高皖说:“你老吕也忒心急,这不还是个小雏嘛,脸皮子薄也是真的……你就不能等个十天半月的?这早晚还不是你老吕篮子里的菜?”
  吕基霸呲牙笑道:“这道理我老吕还能不懂?我不是怕给你抢了先手吗?你小子的不要脸可是路人皆知。”
  高皖笑道:“过奖过奖,彼此彼此。我要是想尝鲜难道能轮到你?”
  吕基霸点头说:“那是那是。我说老高,这小婊子是不是给你上过了?看她跑动的姿势不像是处级少女啊!”
  高皖:“是不是原装你能看出来?”
  吕基霸笑道:“我老吕是干什么的?眼毒着呢!看过去绝对没有跑!”
  高皖说:“反正是在岛上,你就和西北风比着吹吧。”
  吕基霸认真的说道:“哪是吹?我给你打赌!”
  高皖问:“赌什么?你准输。来了一路子你都没瞧出来正处副处,这几两黄汤下肚你就成了神了?”
  吕基霸说:“你不懂。这正常走路是不太容易辨别处女,不过一旦跑起来就现了真身了。”
  高皖有些好奇的问:“还有这一说?挺新鲜的,愿闻其详!”
  吕基霸说:“也没什么神秘。这处女跑步,腿迈不开,膝抬不起来,非处就不同了。”一边说着一边表演给高皖看。
  两个晃荡着、旁若无人的探讨着他们共同关心的话题,到了小码头还在高谈阔论着,小码头上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两个笑。
  “姐,我不去中医院上班,绝对不去。”一回到家,金蕊就对金枝说。
  金枝劝她道:“还在生吕基霸的气?唉,至于吗?男人想占女人的便宜那简直是天性……”
  金蕊没等金枝说完:“那是你的看法。男人都想占女人的便宜根子还不都出在女人身上?如果女人都洁身自好,就算男人想占便宜还能轻易就占上?”
  金枝说道:“看你,尽说孩子话,这社会就是这样子,难道你还能改变不成?”
  金蕊似在自言自语:“我不能改变但我也不想同流合污。”
  金枝变了脸:“金蕊,你这是说谁呢?难道你是在说姐姐我污浊不堪、不要脸吗?”
  金蕊没作声,把脸别过一边去。
  金枝趴在沙发上嘤嘤嗡嗡哭泣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熊妮子,你知道姐姐在你身上花多少心思,受多少委屈吗?你倒嫌姐姐没皮没脸了,我都是为了谁?”
  金蕊看见金枝哭了,忙转过来安慰道:“看看,你还大姐姐呢?谁说你什么了?我只是想说不愿意像你活的那么累,不愿意像你那样过分委屈自己。你为我操那么多心,为一家人家付出那么多我还能不知道?”
  金枝拿面巾纸擦擦眼睛,长出一口气:“你说这话我心里还好受点。可是,你说什么不去中医院上班可不是成心气我?你知道的,就咱这家庭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找个正式工作有多不易,求爷爷告奶奶,恨不能把自己都填了进去,这刚刚有了个眉眼你又说这憨话,姐姐我越觉得活的实在没意思。”
  金蕊说:“姐,你说咱作女人的是不是也太悲哀了?”
  金枝叹口气:“谁让咱都托生成个女人呢?有啥办法?要是有下辈子,我情愿托生成个公牛公狗都不再托生成个女人。”
  金蕊说:“看看,刚才还骂我说孩子话呢,你这不也是孩子话?”
  金枝拉金蕊在身边坐下:“妮子,社会就是这样,适者生存,你不适应又没能力改变,你还怎么活?”
  金蕊点点头:“我知道,但是我确实不想毫无尊严的活在男人世界里,要是真像吕基霸说的整个医院的女医生、女护士她想要谁就要谁,想啥时候要就啥时候要,我情愿做一辈子无业游民也坚决不去中医院上班。”
  金枝拿手理理金蕊的头发,看着金蕊的脸:“你知道什么?男人都喜欢吹牛皮!照他吕基霸这么说他不比皇帝还皇帝?你听他胡吹,中医院一百几十个护士他想睡哪个睡哪个?还不累死他!要说在护士里面有几个相好的那倒是说不定……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现在哪个单位的一把手没有几个玩的热乎的女下属?”
  金枝说到这里脸不觉红了两分。
  金蕊没有觉察出姐姐脸色的微变,她说:“我担心我进去后吕基霸不放过我。姐,咱没啥后台,她真欺负了我,到时候谁能给咱撑腰?”
  金枝眼一瞪:“他敢!他要是敢对你非礼,我活剥了他!”
  金蕊说:“姐,又吹牛皮了。你原先说饶不了刘帮典,你倒说说你把他咋了?还不是白给他占了我的便宜!”
  金枝说:“谁说我吹牛皮?谁说白便宜了那个老流氓!”
  金枝说着下意识的一停顿,接着说道:“我没轻饶刘帮典那个老家伙。我要他拿出了一万块钱给你做补偿……这不,给吕基霸送礼、请客不正是花的那一万块钱?……妮子,你给刘帮典欺负了两次是吧?两次得到了一万块钱的补偿,算算,也合算……”
  金蕊打断金枝:“什么合算不合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妓女,是靠卖身子挣钱啊!”说罢,呜呜的大哭起来,“莫非你也等将来吕基霸欺负了我再到吕基霸那里要补偿去?”
  金枝很不自然起来:“你这妮子,尽说憨话傻话……”
  金蕊哭着抢过去道:“什么憨话傻话?我正大光明的找工作倒要先卖身去挣送礼的钱?那倒不如早早的洗干净身子给人家送过去让人家日两回,欢欢喜喜的去上班来的简单……”
  金枝“啪”的一个大巴掌实实在在的打在金蕊的脸上,厉声道:“熊妮子,胡说八道!”
  金蕊拿手捂着脸,看看金枝,起身就走。
  金枝问:“你干什么去?”
  金蕊说:“我回家种地去!我不上班了行不?”说罢,夺门而去。
  金枝气的跺脚:“你站住!你回来!”
  金蕊哪里肯听,跑下楼梯,骑上车飞一般的走了。
  金枝没再追,她打电话给老二金叶:“老四闹别扭回老家了,天黑了怎么走?你赶紧开车到城边路口拦她回来,要不,先送老三那里过一夜,天明再让她走。”
  金叶说:“我车上有客人,还没送到人家地方呢……”
  金枝说:“你不能让他下来再打别的车?快点过去拦住她。”
  金枝又给高皖打电话:“那个吕基霸是个什么东西?也忒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动脚——他把俺家那个小姑奶奶惹恼了,是说啥也不愿意去中医院上班了,你看咋办?”
  高皖说:“你慢点你慢点,我正在跟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听不太清,你等等,我出去。”
  金枝又把刚才的话对高皖说了一遍,高皖笑道:“什么大事?看你急的。这也就是面子一时磨不开,过几天自然就好了。”
  金枝说:“你不知道那个小姑奶奶的脾气,好了时什么都好……”
  高皖说:“你想要我干什么?”
  金枝说:“唉!我也不知道咋办好了,这不是想要你给出个主意想个办法吗?”
  高皖笑道:“什么大事?还办法不办法的?要不就等等,等你家那位小姑奶奶平静下来再去上班就是了。”
  金枝说:“你不知道。金蕊倒不是最要紧的,我倒担心吕基霸,今天给金蕊打了、骂了……”
  高皖说:“这个担心你不必要,吕基霸还得求我办事呢,他还得给我老高留点面子吧。”
  金枝说:“你说这话我想也是,就是对这事总感觉不踏实。”
  高皖笑道:“感觉不踏实今晚你就陪吕基霸睡一夜去,这小子也没大香火……”
  金枝骂道:“你不作害我难道你会死?你听好,金蕊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必须给我办牢靠。”
  高皖说:“明天放心的上你的学去,这事管保出不了错。”
  汪者西领着儿子回来了。
  金枝问汪者西:“一下午不见影儿,跑哪里去了?”
  汪者西说:“什么一下午不见影儿?我们从家出去时就半下午了……你是啥时候回来的?金蕊不在家?”
  金枝说:“八成去老三那里了。”
  儿子说:“我和爸爸刚从三姨家回来,小姨不在三姨家。”
  汪者西问:“怎么回事?”
  金枝说:“没什么,她也是刚去。”
  汪者西看看金枝:“上午又喝了不少?这还一身酒气呢!”
  金枝说:“办自己的事,能不喝点吗?我这就去洗澡,你做饭吧。”
  汪者西说:“我和儿子在外边吃了,要不,你洗过澡也到外边吃点吧,做什么,麻麻烦烦的。”
  晚上睡觉,金枝要搂着儿子睡,儿子说除了小姨谁也不让搂,非独自睡觉不成。
  汪者西笑着对金枝说:“看起来金蕊还是比你香。”
  金枝眼一瞪:“思想又长毛了?”
  汪者西忙笑道:“哪里那里。”
  两口子说笑打闹一直到半夜都没睡着。
  两口子什么都谈,当然谈的最多的还是两口子最最关注的什么时候汪者西能高升为一把这个命题。
  金枝说:“人家早就说,县一中的校长牛逼,敢骂教育局长;局直中学的老师牛逼,敢揍校长;城关中学的学生牛逼,敢揍老师。可真是这样吗?”
  汪者西说:“只能说有这么点事。县一中的校长为什么牛逼,因为他的级别高,副处级,比教育局长高多了,当然敢骂,更何况一中这几任校长都是教育局长升上去的?我们学校的老师牛逼,还不是因为是局直的原因?哪个老师不是因为县里或是局里有人才调进来的?谁把你这狗屁校长放在眼里?你校长真得罪了老师他不给你搅得翻了天?城关中学的学生牛逼是因为他们的学生全是四关、城郊及城乡结合部的学生,个人素质差,家长素质差,学生闹事打了老师,家长还会到学校来闹事,好鞋不踩臭狗屎,慢慢的,老师还不怕学生了?”
  金枝说:“你可小心,甭得罪了你们的老师?”
  汪者西说:“得罪老师怎么了?这得看你做一把的能耐。一把有能耐,下属个个是虫,一把没能耐,下属人人是龙。”
  金枝纠正说:“反了吧,有能耐的才应该个个是龙,没能耐的才该个个是虫吧。”
  汪者西说:“你懂什么!这治人和用人不是一个概念,我说的是治人。比如于一越,这家伙其实一点能耐都没有,才当了这半个多学期的一把,眼看就治不住了。”
  金枝问:“他可是有后台的。”
  汪者西说:“在这方面后台再硬起个屁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