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9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8034次 字数:
  金枝借金蕊的事对刘帮典来了一次痛快淋漓的大放血,让自己银行卡上的存款余额一下子多出了个六位数。她感到些许快意,因为她觉得这既是对刘帮典诱奸、骗奸金蕊这一无耻丑行的有力惩罚,也是对自己多年来、一直以来被刘帮典玩弄、欺侮的有效补偿。但是,她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在她的心头一直萦绕着一个她不敢想但又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的问题:金蕊该怎么办?
  她想,必须立刻让金蕊离开那个药店,现在既然已经对刘帮典实施了最严厉的惩罚,金蕊再在药店就没有任何必要,相反,继续在药店打工的话倒给刘帮典提供了更多欺侮金蕊的机会。她坚信:吃了亏的刘帮典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欺侮金蕊的机会的!
  其实,说到底,刘帮典是不是会继续去欺侮金蕊并不是金枝最最担心的问题,她最最担心的是金蕊哪一天实在想不开寻了短见,自己做姐姐的没法向爹娘交代不说,因失去金蕊而造成的隐形损失可能更是无法估量。一直以来,在金枝的心里,金蕊就是她手里的一张牌,关键的时候打出去,她要让金蕊为她赢取更大的利益,当然也为金蕊自己能赢得一个好的未来。
  可惜,金蕊这妮子竟糊里糊涂的给刘帮典这个老混蛋破了身子,金枝一想起来就十分懊恼。就金蕊那皮肤、那身材、那个头、那容貌、那心眼脾气,将来找老公可不是满城挑着拣着?如果这妮子也像自己是个不十分安分的主儿,就凭她天生小白虎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天知道她会不会将小城搅个天翻地覆!
  她是个天生的小白虎!金枝一想起妹妹的裸体照片就莫名的生出一股醋意:这妮子的身子实在太让人嫉妒了。金蕊堪称完美无瑕的身体几乎让向来对自己的身材自信满满的金枝自惭形秽。
  “熊妮子,你给老家伙破了,活该!”金枝甚至庆幸刘帮典帮自己破了金蕊的身子,她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为此去感谢刘帮典。
  “就是感谢也不该感谢那个老流氓!”金枝想起刘帮典说的金蕊并不是处女的话来,她倒是真的反复“研究”了那几张被她咒骂为“肮脏、不堪入目”的照片,一点不错,老流氓说的一点不错,是没见红。是刘帮典有意删去的吗?不会,根据刘帮典的性格,如果是他破了金蕊的身子,这个老流氓一定会留下“证据”的。那么,不是刘帮典又会是谁呢?难道是汪者西?还是这妮子上卫校的时候谈了男朋友?金枝想来想去竟然不知该去“感谢”哪个。
  如果是汪者西夺去的金蕊的童贞,我照样不会饶了他!我会给他戴上更多绿帽子!金枝咬咬牙……
  金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下子想了这么多,她忽然感觉刚刚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遥远,简直恍若隔世,她同时觉得她和金蕊之间突然间竟然形同陌路,毫不相干。金枝拨拉拨拉脑袋:我这是怎么了?金蕊没做错什么啊,我怎么会恨她、咒她……我得抓紧时间安排金蕊上班的问题了,得抓紧时间,如果花杆子非要上她就不妨满足了他,反正金蕊也已经是个破身子了。
  金枝拨打花杆子的手机,关机。
  金枝拨打高皖的手机,高皖没接,再打,关了。
  金枝暗骂高皖:这大白天总不能搂着哪个女人上床吧!
  金枝想给另外几位“熟人”打电话问问情况,又觉得未必能问出个什么头绪,就没再打。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高皖打过电话来了。
  高皖一上来就解释:“刚才正在县委小礼堂开会,关于廉政建设、整顿机关作风的,书记、县长、纪委领导都做了报告。刚刚散会,我刚刚出来县委大院。有什么事?是不是想我了?”
  金枝说:“当然想你了,这多长时间了也不来冒个影?把我忘了?”
  高皖说:“不是把你忘了,是这一段时间事情实在是多,没空想你。”
  金枝说:“是又有新欢了吧。”
  高皖说:“还新欢呢,旧好都来不及想呢。出大乱子了。”
  金枝问:“什么事能让你这局头连约会情人的心情都没有了?”
  高皖说:“一言难尽,以后见面再说。你有啥事?”
  金枝说:“还不是金蕊的事?这丫头说啥也不愿意在药店打工了,成天跟我闹这上班,你倒赶紧想办法啊。”
  高皖笑着说:“这事我也没丢松。你知道现在办点子事情难的很,我这当局长的也无能为力。为这事我专门给花杆子院长安排了两个场了,哪个场不花三千两千的?这家伙死活不给一点面子,死咬着一句话不松口。”
  金枝说:“什么话?”
  高皖笑道:“日后再说。”
  金枝“呸”一声:“不要脸!”
  高皖笑道:“他真是这样说的。这家伙不光这样对我说,对纪委领导都是这样说。他还说从他上任院长以来,五年内凡进县医院的新护士,除了极个别县领导的亲戚,没有一个例外,都是日后才说的,钱该收的照收,一文不少。早先,看在你的面子上,一直没说拿钱的事呢。”
  金枝说:“他可真是作孽!”
  高皖接着说:“不过,金蕊的事也不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金枝松口气:“要花多少钱?多了我没有。”
  高皖说:“看你,又没说要你拿钱。花钱肯定得花,估计不会太多,说不定也真的不需要花。哎,这样吧,你就等消息吧,花多花少我包圆,你不要问了。”
  金枝心里吃了颗定心丸:“你得快点。”
  “最快也得到年底。”高皖说。
  “不行,得马上,不能等了。”金枝说。
  高皖说:“看你,你觉得这是教育局的事啊?我说了算?”
  金枝说:“是我不能等了。”
  高皖笑说:“是你要生孩子吗?不能等?”
  一个电话打了足足二十分钟。
  高皖说:“就要到家了,有空再向你汇报工作。”
  金枝说:“好吧。”接着又问,“刚才我给花杆子打电话,他的手机关着,是不是他也和你们一起开会?”
  高皖说:“你说花杆子?他的电话你是打不通了。”
  金枝问:“咋的?”
  高皖说:“他进去了。”
  金枝问:“进哪去了?”
  高皖说:“县纪委,双规了。”
  金枝略略惊诧:“啥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
  高皖说:“没几天。”
  金枝想,刚开始高皖说出大事了可能就是说的花杆子。
  她急急的问:“花杆子双规了,金蕊的事……”
  高皖没等她说完:“以后再说。我到家了。”
  高皖挂机了。
  金枝不知道,这几天,县里的官场发生了一场强烈地震。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某镇卫生院的院长因为醉驾出事故死了,卫生局委任卫生院漂亮的妇产科主任为副院长主持工作,这引起了副院长和他在医院做会计的老婆的强烈不满,副院长一怒之下就向县纪委举报卫生局长洪献崎在干部任命问题上严重违规,并言之凿凿指出洪献崎与医院妇产科主任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原来,这位副院长做医院会计的老婆本来就是洪献崎的情人,他的副院长的位子就是老婆帮他谋到的,洪献崎也当面答应有机会将他副院长的“副”字拿掉,给他扶正。但是,眼看着这么大好的机会错过去,这位副院长同志甚为窝火,认为洪献崎这小子不仗义,玩了自己的老婆还又耍了自己,于是决定报复洪献崎。为了达到告倒洪献崎的目的,他又联络了另外两个卫生院与他同病相怜的两位哥们相继举报,举报的内容除了洪献崎腐化的私生活外还有经济问题。面对多人实名举报,县纪委不能不管。洪献崎被双规了。被双规的洪献崎很配合纪委的工作,双规当天晚上就承认他在卫生局长任上先后贪污公款、接受贿赂约200万元,同时承认与若干女下属有染,几位乡镇卫生院的女院长与他都保持有不正当关系。要命的是,洪献崎在交代情况的时候,扯上了县医院院长花杆子,他交代他们在药品、器材、医保、农合包括县医院刚刚交付使用的住院部大楼的改扩建、装修等多方面都有合作和某些默契。县纪委马上双规了花杆子院长,在威严的纪委办案干部面前,花杆子坦白了所有的罪状,包括贪污受贿达400多万元的事实,他还亲口承认了已经早不是什么秘密的秘密:凡是新进入县医院的护士包括从乡镇医院调入的护士,除了县领导的硬性指派,一律是日后再说。这也是业内上下私下称呼他花杆子院长的由来。洪献崎和花杆子的被双规使许多涉案人员惊惶不安,特别几位被洪献崎提拔的女院长……
  这些情况金枝是后来从汪者西那里得来的,他还从高皖那里得到另一种版本的传说,过程当然大同小异,只是起因上略有出入,高皖的版本说:县人大的几个老家伙要去卫生局视察工作,按照“惯例”头一天下午人大办公室给卫生局打了个电话,洪献崎当时不在(说是与某卫生院的女院长谈工作去了),副局长接了电话不知道对来视察的人大领导和人大代表们怎么招待,电话请示洪献崎,洪献崎只说看着办并没有说怎么办,第二天人大来视察洪献崎也没有陪同、也没亲自接待,结果很令人大领导不满。几个老家伙感觉洪献崎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于是决定再次视察卫生局。这一回,人大召集了更多代表,还有物价局、审计局等部门相关人员,结果,视察出事情来了。
  金枝认为高皖的说法很靠谱,因为她认为,要想搞倒一个在职的一把局长,只是靠下边的举报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必须是上边先出了问题。
  说起来,洪献崎之所以不太买人大那一群老头子的账也是有其原因的,洪献崎的老婆夏丽在县委组织部做干部科科长,而夏丽是县委书记季鹏从普通科员直接提拔上来的,内中曲折是不言而喻的。
  洪献崎是由某镇的党委秘书越级提拔为卫生局长的。那时的洪献崎可是所有正科级干部里面最年轻有为的正职局长。
  洪献崎有如此背景当然就牛,牛的很了自然会引起不少人的反感,县人大的几个老家伙本就有些看法,但是,县人大主任是县委书记季鹏兼任的,老家伙们也拿洪献崎没有多少办法。
  “也不可能像高皖说的那样,可能还是下边出的事。”金枝想来想去,又觉得汪者西说的靠谱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