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8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8239次 字数:
  刘帮典给金枝的生日礼物除了一张价值3000块钱的健身会所至尊金卡外,还有两张500块钱的超市购物卡。
  金枝很不满意:“你怎么越来越小气,越来越不把我这个豆包当干粮了!”
  刘帮典解释道:“我不是刚给儿子买了套房子吗?手头紧,真紧。”
  金枝将三张卡往地板上一撂:“拿走,拿走!还想玩女人,还不舍得花钱……等有钱了再来找我,本姑奶奶今天没空。”
  刘帮典弯腰拾起三张卡,涎着笑脸凑到金枝的身边:“宝贝儿,生那么大气至于吗?干爹不是还带了现金来了嘛,走,再买件衣服去。”
  金枝并不搭理,起身去了卫生间,“嘭!”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刘帮典独自坐在小客厅里,甚是无趣。看看这看看那,约莫过了十分钟,不见金枝出来。
  他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地敲门道:“还不出来?这不,天都黑下来了,还没吃晚饭呢,你总不能让我饿肚子吧。”
  金枝在里面冷冷的道:“你饿肚子你活该!你腰里不是有现金吗?你下馆子自己吃去啊!”
  刘帮典说:“姑奶奶,你就甭拿架子了。咱这就出去买衣服、下馆子去行不?”
  金枝打开门,侧身出来,不冷不热的说:“你的钱还是留着给你儿子买房子去吧。”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上坐下。
  刘帮典跟过去,将三张卡放在小茶几上,满脸赔笑的去拉金枝的手。
  金枝一把甩开他:“刘帮典,我限你在三分钟之内离开这里,不然,甭怪本姑奶奶翻脸!”
  刘帮典见不是个局,掏出钱夹数了3000块钱往茶几上一放:“宝贝儿,这是怎么说?干爹大老远的来了你好歹也留我在这儿住一宿。”
  金枝拿眼瞄一瞄那一沓纸币,轻蔑的道:“你当姑奶奶这儿是客店!就这两张票子就想睡姑奶奶的床?”
  刘帮典一咬牙:“好!我的亲姑奶奶!你开个价,今天干爹都依了你。”
  金枝问:“那是多少?”
  刘帮典答道:“三千。”
  金枝说:“加倍。”
  刘帮典说:“加倍就加倍。”说着,又点3000块钱出来放在了茶几上,“一万了,宝贝儿,看干爹疼你不!”
  金枝说:“搞什么情?不情愿你就拿走,谁稀罕!”
  金枝将6000块钱收入包里。
  刘帮典长出一口气:“咱们吃饭去吧。”
  金枝看看刘帮典:“下馆子?”
  刘帮典忙点点头。
  金枝说:“还有下馆子的钱吗?”
  刘帮典说:“实话实说,也就够一顿饭钱了。”
  金枝说:“你留着吧。看在你大老远的来看我这份面子上,今晚我管你饭。”
  刘帮典说:“这是哪里话,我有钱,我有钱,我管饭。”
  吃饭回来,金枝给刘帮典倒了一杯可乐,自己倒了一杯果汁。
  金枝说:“你去洗个澡吧,趁早睡觉。”
  刘帮典巴不得早上床,屁颠颠的进了洗澡间。
  过会子再出来,刘帮典就只穿了个小内裤了。
  刘帮典上来抱住金枝就亲,金枝看看他,说:“你先喝杯可乐等着,我也洗洗。”
  刘帮典喜不自禁,拍了一下金枝的屁股:“快去快去。”
  金枝从洗澡间出来了。
  她穿了一身粉红色睡衣,烫了的长发松散的披在肩上,另有一种风韵。
  刘帮典迎上去要抱她,她推了一下刘帮典,径直走进卧室。
  刘帮典随即跟了进去。
  金枝躺在床上,问:“可乐喝了吗?”
  刘帮典说:“喝了。”
  金枝点点头:“咱们有些日子没在一起了吧?”
  刘帮典说:“你有新欢了嘛。”
  金枝说:“也算是我的错,今天一并给你补偿。刚才我在那杯可乐里面放进了四粒伟哥,让你快活透。”
  刘帮典“啊”的叫了一声:“你咋不早说?你洗澡的时候,我刚刚吃了两粒伟哥了。”
  金枝一笑:“这不更好?”
  刘帮典叫苦道:“还好呢!不知出个啥结果来呢。”
  金枝又是一笑:“金枪不倒岂不更好!”
  刘帮典煞有介事的说:“有反应了。”说着,爬上了床。
  刘帮典在金枝的胸脯上啃了几口,金枝说:“还不脱了?”
  刘帮典说:“这就脱。”一把扯下裤头,扔在地上。
  刘帮典要脱金枝的睡衣,金枝说:“等等。你不是说有个什么特殊的生日礼物吗?拿来我看。”
  刘帮典说:“我那儿正热的出火,先来一阵,等出了火再给你……”说着就爬上来。
  金枝往外一推,媚笑道:“什么好东西?非要卖关子!拿出来,不拿,你就休想上来。”
  刘帮典说:“好好,早晚都要给你的,就先给你。”
  刘帮典拿来手机,在金枝的眼前晃一晃,得意的说道:“宝贝儿,干爹我前儿个刚上了小雏儿,还是个白虎呢。”
  金枝说:“就这礼物?”
  刘帮典嬉笑道:“就这礼物。你干爹艳福不浅吧。”
  金枝假装生气,说:“你这是送我生日礼物,还是给我的生日添堵?”
  刘帮典仍然嬉笑着:“说是特殊礼物,干爹也就说说而已,干爹不是因为高兴吗?”
  金枝说:“你上谁不上谁与我有什么相干?非要对我说?”
  刘帮典嬉笑道:“宝贝儿,干爹也想让你分享一下干爹的性福。”说着,打开手机的图片,“看看,我还拍了几张照片呢,分享分享。”
  金枝实在没想到刘帮典竟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她知道,刘帮典要她“欣赏”的照片就是金蕊的裸体照片,不过,她也知道,刘帮典不会让她看到金蕊的面部的,刘帮典也相信她不会认出是自己的亲妹妹的。
  金枝感到莫名的悲哀,更感到无尽的羞辱,她暗骂刘帮典是禽兽,不得好死,但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此时的刘帮典呢?早已经沉浸在一种特有的满足感里面了,他想通过这种方式使自己邪恶的灵魂得到罪恶的释放。
  刘帮典一把将金枝搂过来,将手机拿到了金枝的眼前:“来,宝贝儿,看看干爹的杰作。”
  金枝闭上眼睛,她没法看,她不能看。
  她说:“我不看,我看见恶心。”
  刘帮典坚持让她看:“是小白虎,又白又干净,你干爹我头一遭见呢。看看,看看。”
  金枝到底瞄了一眼,她看到的是一幅不堪入目的场面,她再次闭上眼睛,痛苦的闭上眼睛。
  她想,她该行动了。
  金枝夺过刘帮典的手机往床头柜上一丢:“你睡下,我先消遣消遣你。”
  这是惯例,刘帮典知道的,他听话的躺好。
  刘帮典“享受”着,也在幻想着,幻想着即将到来的属于他的畅快之“旅”。
  刘帮典感觉到有个凉丝丝的什么东西在大腿上一掠而过,他本能的仰起头,看见金枝的手里正攥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你要干什么?”刘帮典一惊。
  “我要骟了你。”金枝的话平静而冷冽异常。
  刘帮典简直吓的要从床上跳起来:“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金枝的话平静如初,“你别动,你动一动我就给你割下来。”
  刘帮典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硬邦邦的那个东西正被金枝结结实实的抓在手里,他一动不敢动。
  “我早就给你说过,你不要打金蕊的主意,你只要敢祸害她,我就割了你。”金枝咬着牙,“你到底还是祸害了她,我怎能饶你!”
  刘帮典吓出一身冷汗:“没有,我没有。”
  金枝直起身照刘帮典脸上狠狠地甩了两个大耳瓜子:“放屁!你干什么事以为我不知道?老老实实的交代,你到底是怎么祸害金蕊的,有半句假话我都会割了你。”
  刘帮典感觉下面胀的生疼,哀求道:“姑奶奶,你放手,让它消一消,我难受死了。”
  金枝不依,只拿刀做欲割状。
  刘帮典说:“胀死我了,你松手,我交代就是。”
  金枝说:“松也没用,我用绳子摸根给你扎住了,紧着呢,快说,说慢了,我就是不割光胀也给你胀裂了。”
  刘帮典心里暗骂金枝妇人心毒,看见金枝不依不饶,实在没办法就全招了。
  刘帮典交代,他一开始确实没有占有金蕊的意思,他之所以给金蕊介绍到药店打工无非是想向金枝讨好,与金枝多来往几次。刘帮典打金蕊的主意实出偶然。那天下午,他到妹妹药店闲逛,妹妹要他到楼上帮着搬箱药品下来,他上楼经过卫生间,可巧金蕊和另一个营业员雯雯在卫生间里说话,恰听见雯雯惊诧金蕊阴部没生毛发——潜藏刘帮典心底已久的魔鬼出笼了。刘帮典尽管依靠自己手中并不太大的权利与几位下属女教师有染,但白虎他从未遇到过,这简直成了他平生最大的遗憾,每每与同伙茶余酒后海侃胡聊,一等到人家聊到白虎的种种好处他便不再神气。因此,多年来他便在心底产生了一种挥之不去的白虎情节,可惜这白虎确实是千金难求,千载难逢,可遇而不可求,久而久之,刘帮典的白虎情节越来越重几至变态。于是,他决定在金蕊那里碰碰运气。他在网上下了几张在卫生间洗澡的照片,经过简单处理,只留下半身。他知道,卫生间的装修大同小异,最容易以假乱真,于是,在得知雯雯请假回家的信息后他找到了金蕊。没想到,金蕊真的给唬住了,刘帮典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他拍了几张照,目的是继续讹诈金蕊以满足自己的罪恶需求。
  刘帮典说了来龙去脉,指天发誓没有一点保留。
  金枝心内暗骂金蕊:“熊妮子,到底还是上当了!”
  金枝说:“我发过的誓,无论是谁,祸害了金蕊我都得骟了他。我更警告过你,现在可以说人赃俱在,还有你的口供,别怪我无情了。”说着就拿起刀子要割。
  刘帮典吓的直了腔,他知道女人干事是缺乏理性不计后果的,他实在害怕金枝一刀下去自己变成了太监再也无法享受红尘中的许多美好。
  刘帮典哀求道:“姑奶奶,饶我,饶我,我该死,我愿意给金蕊补偿。”
  金枝咬牙道:“补偿?你给多少补偿能补回来一个处女的贞洁?”
  刘帮典一听金枝如此说,急忙辩解道:“她不是处女。”
  金枝一怔:“胡说!”
  刘帮典说:“金蕊是不是处女我知道。”
  金枝脸刷的红了:“还胡说。”
  刘帮典说:“不是胡说,你不信看看我拍的照片,根本没见红。”
  金枝又向刘帮典甩了两巴掌:“你混账!”
  刘帮典赶紧说:“我混账,我混账。这样吧,甭管金蕊是正处还是副处,我都按照正处标准补偿,我出两万块钱,你看行不?”
  金枝看也没看,照着刘帮典又是两大耳刮子。
  金枝说:“刘帮典,我也是讲道理的。金蕊如果真像你说的不是那个那个那个……我可以不给你割下来,这样吧,我给你割一半下来。”
  刘帮典下意识的拿手去捂。
  金枝喝道:“别动。”
  刘帮典就不动:“姑奶奶,亲姑奶奶,看在咱们多年交情的份上,饶我,往后你让我干啥我都干。明天回到家我就往你卡上打两万块钱,明天就打。”
  金枝说:“我也不是不念交情的人,说实在话,要不是金蕊,你上谁我都不过问,偏偏是金蕊。今天话说到这个份上,饶你行,两万不行。”
  刘帮典松了一口气:“你说多少?”
  金枝说:“后边加个零。”
  刘帮典说:“你还是骟了我吧,我没那么多钱。”
  金枝说:“放屁。你有没有钱能骗了我?”
  刘帮典说:“宝贝儿,你先松手,让我缓缓劲吧,我胀死了。”
  金枝说:“说好就放。”
  刘帮典哭穷道:“宝贝儿,你不知干爹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是的,每年别管是公款还是人家送给的私款我是能捞不少好处,可是,捞多少我也不能独吞啊,镇里、局里,过年过节哪个地方送不到我这个教办主任也干不顺当啊。再加上你知道的,你干爹又喜欢这一口,不说别人,只说你,哪一年干爹不在你身上花去三万五万的?干爹确实没钱。这不,我儿子房子是买了,装修的钱还没着落呢。”
  金枝说:“那好,装修房子的钱准备多少了?”
  刘帮典转转眼珠,说:“才十几万。”
  金枝说:“都拿来,房子不装了。”
  刘帮典又哀求道:“你总得给我留点活路吧?给我留一点。”
  金枝说:“那好,来个痛快的。成就成,不成,你的这个物件儿今后就不属于你了。”
  刘帮典说:“来个痛快的吧。”
  金枝说:“你不是十几万吗?整数你打到我账户上,零头你留下。”
  刘帮典无奈的点点头。
  第二天,刘帮典在返回的车上正恹恹欲睡,手机响了,是金枝打的。
  刘帮典接了电话,就听金枝娇滴滴的说:“干爹,我忘了一件事告诉你了,你手机的内存卡我昨天晚上拿出来了,现在就在我手上,上面的照片我都看了。还有,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些话我都用手机录下音来了。你老人家回到家别忘了给我打钱,今天忘了,明天就多打一万,我可是有利息的,三天内不打,你就到教育局纪委拿照片和录音去吧。”
  刘帮典有气无力的说:“忘不了。”打开手机,内存卡果然不见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