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5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9231次 字数:
  晚饭后,金枝正陪儿子看电视,金蕊回来了。
  金枝问她:“上班了,滋味如何?”
  金蕊将小包往沙发上一甩,人往沙发上一躺,略显疲惫的说:“如何啊……还能如何?好呗。”
  金枝看她这样子,忙说:“你要是不想干就说,明天不去了就是。”
  金蕊看看金枝:“谁说不想干了?”
  金枝说:“站一天了,累了吧。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歇着吧。”
  金蕊说:“累是累一点……干活哪能不累啊?我洗过澡了,药店楼上有洗澡间。”
  金枝问:“说是包住,你看那里能住吗?不能住的话就在家住。”
  金枝说:“能住。人家商住楼,上边两室一厅呢,有厨有卫,挺方便的。”
  金枝问:“没人住吗?”
  金蕊说:“没人。东家说本来要卖掉正住着的房子搬到药店里住的,现在看着房价噌噌的一个劲地往上涨,房子就不卖了,也就不准备往店里搬了,就给我们两个营业员住——又说都是熟人介绍来的,不收房租,每月在我们的工资里每人扣50块钱的水电费,不贵吧?”
  金枝说:“论起来,人家不收房费,扣50块钱水电费是不多。又用不着花饭前,挺合适的。”
  金蕊说:“咋不呢?我们都觉着合适,说好明天一块儿搬呢。”
  金枝说:“这么快。说搬就搬。”
  金蕊说:“搬就搬吧,我也想早一天换换环境。”
  金枝说:“你个没良心的,讨厌姐姐了是吧?”
  金蕊抱住金枝的脖子,撒娇的说道:“哪能呢?我只是不想再麻烦姐姐了而已。”
  金枝说:“好好,有良心行吧?有良心就赶紧放了我,勒死我了。”
  金枝就撒开手:“两间房,一间做库房,另一间我们两个住。有个作伴的,还不寂寞呢。”
  金枝说:“这样更好,只你自己住我还不放心呢。”
  姐俩个正说话,汪者西回来了。
  金蕊上前接过汪者西的挎包,问:“姐夫吃过饭了没有?”
  汪者西笑了一下:“啥时候了,还不吃饭?”
  金枝说:“快去洗洗澡换身干净衣服吧。”
  汪者西说:“看,进家还没喘口气呢,你好歹也等我喘口气。”
  金枝说:“好好,你喘你喘。”都笑起来。
  汪者西洗过澡,回到客厅。
  金枝问:“给我买什么东西来了?”
  汪者西两手一摊:“买什么?那种破地方有什么好买的?不是挂着革命圣地的招牌谁到那个旮旯里去?”
  金枝说:“那是你们共产党的发祥地,倒成了旮旯了?”
  汪者西说:“共产党本就是钻山沟、旮旯打出来的天下嘛。”
  金枝点点头:“很是很是。唉,想想那时的共产党,那才叫共产党。现在不再钻山沟、旮旯了……”
  汪者西接过金枝的话:“不钻山沟、旮旯的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金蕊说:“咱先不说共产党、国民党,明天我就搬出去住了,先说说你们儿子的事吧。”
  汪者西看看金枝:“怎么回事?”
  金枝把金蕊去药店打工,在药店吃住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汪者西,唯一没有告诉他的这差事的介绍人是刘帮典。
  汪者西说:“那好啊。挣钱多少不重要,找点事做总比没事做强。孩子没什么,小区里不是有专门接送学生的小面包车吗?一月花几十块钱,交给面包车得了。”
  金枝说:“我也是这样想,甭说我现在不在家,就是在家也不可能有时间接他,就交给面包车吧。”
  睡在被窝里,两口子一边行夫妻之事,一边唠嗑。
  金枝问汪者西:“就这两天,也没玩好到哪里去吧?”
  汪者西:“甭提了。本来说是支部出钱,于一越这回倒大方,非要学校出这笔钱。我也不好再坚持。这一切花销都是会计支付的,我倒落的像个局外人似的。”
  金枝说:“于一越这是图个啥?”
  汪者西哼一声:“图啥?落好人呗……另外,多少还能弄两个吧。”
  金枝说:“这样说,他于一越长进了?”
  汪者西说:“就他那驴踢的脑袋!还不是他那位狗头军师给出的点子?”
  金枝说:“你是说阎水寿?”
  汪者西说:“还能是谁?”
  金枝说:“这家伙坏可是出了名的,连局里人都知道他那副德行……论说,于一越、阎水寿他们不是一路人啊?怎么搅到一起了?”
  汪者西轻蔑的道:“什么一路不一路!像阎水寿这类东西,谁在台上谁就是他亲爹。我说这话你不信,等我当了一把,他在我跟前比亲儿都听话。”
  金枝叹口气:“唉,啥时候你能混上一把啊?”
  汪者西说:“看你。我还没灰心呢,你倒先泄气了。”
  金枝说:“我不是泄气,这事眼看着是指望不大了。有句话我还真得说了,现在咱不得势,在人家屋檐底下,你就少倒腾点子事,甭给人家抓住小辫再整出去。”
  汪者西略略不耐烦:“我心里有数——还用得着你妇道人家给我上课!”
  两个罢了事,汪者西问金枝:“你明天回教院,打算坐早班车还是准备吃过早饭再走?”
  金枝说:“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正好高局要去市局开会,我搭他的顺风车过去。”
  汪者西不再吱声。
  第二天,高皖开车将金枝送到市教育学院。
  在路上,高皖说:“今天开完会我不回去。”
  金枝说:“我告诉你啊。今天我身子忙,有‘红卫兵’站岗。”
  高皖一愣,随即笑说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娃娃。你例假才刚过去半个月就又来了?”
  金枝笑道:“你真不亏是老手。这么细心,都记着呢。”
  高皖说:“也就记得你的。我老婆的我都弄不了。”
  金枝笑道:“你老婆的也用不着你记着,有人替你记着。”
  高皖一时没反应过来:“谁那么好,替我记着?”
  金枝笑道:“你说是谁?给你戴绿帽的呗!”
  高皖骂道:“小娼妇,看我晚上咋收拾你。”
  临到金枝下车,高皖对她说:“今晚我约好我左一撇一起吃饭了,到时候你陪着。”
  金枝说:“左一撇。真不知他老爸怎么给他起了这么个怪名字。”
  高皖说:“这名字怪吗?你知道他老爸是谁?”
  金枝说:“是谁?”
  高皖说:“市委秘书长。”
  金枝一伸舌头:“大官啊。我可不去陪了,陪不起啊。”
  高皖说:“又不是要你陪睡觉,你怕啥!”
  金枝娇嗔一声:“去你的。”随即下了车。
  地点是左一撇定的。
  左一撇在前边开车带路,高皖、金枝在后边跟着,一直向南出了市区。市南郊是有名的风景区,有湖有山,湖边有一个名叫“水岸雅居”的酒楼。
  他们上了二楼,一个临水的小房间,房间也有个名字叫“雅人居”,金枝看见两边的房间好像一个叫“雅客居”,一个叫“雅士居”。
  有个服务小姐跟着进来:“先生喝茶吗?”
  高皖问:“什么茶?”
  小姐说:“西湖龙井。”
  高皖问:“怎么说?”
  小姐说:“50的,80的,100的。”
  金枝不由自主的问一句:“一杯茶?”
  小姐点点头:“是。”
  高皖说:“100的吧。”
  左一撇笑道:“你简直一个土财主。喝什么100的,50的就行。”
  高皖说:“100的总比50的强吧?”转向服务员,“就100的吧,泡三杯。”
  服务员拿来菜谱,高皖要左一撇点菜,左一撇要高皖点菜,最后,左一撇说:“还是交给女士点菜吧。”
  金枝摇摇头:“我不会点。”
  左一撇就笑:“你点一个你最爱吃的。”
  金枝就看菜谱,看来看去,对服务员说:“这个吧。”
  服务员问:“是萝卜苗吗?”
  金枝点点头。
  左一撇笑道:“换,换。”
  金枝看看服务员,服务员微笑道:“换就换吧。这位先生的意思是吃萝卜苗嘴里有异味的。”
  金枝脸刷的就红了,摆摆手:“我不会点,不点了。”
  左一撇和高皖都笑起来。
  左一撇戴眼镜,很是文质彬彬,当然,他也很会劝酒,金枝被他劝的一气儿喝了三大杯,高皖喝了六大杯,左一撇也喝了足足的六大杯。两斤白酒见底了。
  左一撇看看高皖,又看看金枝,笑起来:“还没怎么喝,咋就见底了?”拿起瓶子晃一晃,“不会是八两装吧。”
  高皖说:“还八两装呢,至少有八两装你肚子里去了。”
  左一撇拿下眼镜看瓶子,笑道:“还真是500克装。哦,我肚子里装了八两了,那她肚子里装了几两?”他眯着眼指着金枝问。
  高皖看着左一撇问:“你老兄是想看看她的肚子吗?来来来,我掀开你看看。”说着就动手要掀金枝的衣服。
  金枝面带桃花,叫道:“你流氓啊!”一边叫一边躲,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桌上的茶杯给带掉了,茶水泼了金枝一裤腿,茶杯则咕噜噜的滚到了左一撇脚下。
  左一撇笑着拾起茶杯,指着金枝对高皖说:“她湿身了,湿身了。”
  金枝很尴尬,说去卫生间。
  金枝一走,高皖指着左一撇说:“你小子真会装。”
  左一撇连声说:“见笑了,见笑了,刚才我有些失态。”
  高皖说:“又装?我看,你小子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被花迷了心吧?”
  左一撇说:“哪里哪里。”
  高皖说:“你小子甭嘴硬。刚才还口口声声要看看她的肚子呢。”说着,伸过头去,压低声音,“你也不是想看她的肚子,你是想看看她肚子底下……我没说错吧!”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左一撇笑着说:“你小子,当局长当的可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了。我们穷教书匠可没你们戴乌纱帽的那么风流倜傥。”
  高皖说:“算了吧你。你还穷教书匠呢,这年月你们这些人不比谁都挣钱!至于什么风流倜傥,这天底下谁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白天是教授,晚上是野兽;男学生跟前是教授,女学生跟前是野兽!”
  两人都是哈哈大笑。
  高皖神秘兮兮的问左一撇:“你小子是不是看上金枝了?要不,我给你拉个皮条,今晚你就上了她。”
  左一撇摇摇头:“君子之道:不夺人之爱。民间俗语也说嘛:朋友妻,不可欺。她是你的,你说这话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吗?”
  高皖说:“什么你的我的?她就是一辆没有牌照的公共汽车,谁上去都能开……”
  正说着,金枝进来了。
  高皖急忙岔开话:“你可来了。我正担心你跳湖了呢!”
  金枝说:“你扒着我死呢。我死了,你倒省心了——我可没那么傻。”
  左一撇说:“既然来了,再喝点,来点啤的吧。”
  高皖说:“好。美女可是喝啤酒的高手,她自己能喝一箱子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