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4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13956次 字数:
  “你说去吧,男人尽管可恶,离了他们还真什么事都办不成。”金枝轻轻的拍拍金蕊,继续说,“姐是大舍身了。你这妮子可不要学了姐。”
  金蕊故意说:“不能学你?为啥?我正盘算大舍身找个工作呢,或者就做个二奶。”
  金枝说:“放屁!你敢这样做我捶死你!”
  金蕊说:“你能舍身我就不能舍身!”
  金枝坚定地说:“不能。只要有姐在,姐就不允许那帮臭男人欺负你。”
  金蕊说:“还是姐姐疼我。”
  接着又半开玩笑的说:“我这模样的就怕想舍身还舍不出去呢!”
  金枝说:“臭丫头!对自己没一点自信?”
  金蕊说:“没有。”
  金枝说:“真没有假没有?”
  金蕊说:“没有就是没有还有什么真假?”
  金枝轻叹一口气,不无感慨的说:“姐说句不当的话。你呀,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有人早就想你的好事呢!”
  金蕊没反应。
  金枝接着说:“花杆子那个婊子养的早就有一口吃了你的意思。有一回他给我说的太明白不过,只要让他尝了鲜,哪怕就一回,他也能帮你进县人民医院。是我骂了他一个狗血喷头,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金枝说的有些上劲,声音高起来:“小蕊,姐就想,这个班咱就是不上也不能让这个狗杂毛把咱们姐两个都玩了。”
  金蕊赶紧拿手捂住金枝的嘴:“祖宗,你小点声行不!你怕外边的听不见咋的?”
  金枝轻轻地拿下金蕊的手,幽幽的说:“就因为这,花杆子可能恼了。再去找他,他连个面都不给我见——这个拔屌无情的龟孙王八蛋!”金枝说着又咬牙切齿起来。
  金蕊安慰金枝说:“姐。我知道你太委屈了,也怪我太没用,上了个不三不四的破卫校,要是我考个好大学也用不着姐为我操这么多心了吧。”
  “狗屁圈子!”金枝不以为然的说,“你丫头片子懂个屁。什么好大学孬大学?现在社会有几个是凭自个本事吃饭的?特别是在职场上混饭吃的女人……唉,不说了、不说了,越说姐越蛋疼。”
  金蕊扑哧一笑:“姐。看看你的嘴,都成啥了。”
  金枝很淡然:“成了茅厕缸子了是不?没办法。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那群乌龟王八蛋能学出个好来?其实,姐也不想这样,姐表面上应承他们,心里恨不得拿刀都割了他们。但是,能那么做吗?不能。咱得求人家办事啊!”
  金蕊说:“姐,说真的,跟你混了这几个月还真跟你学了不少东西。”
  金枝不以为然:“反正没学到一点点好东西,全是乌七八糟的东西,反面教材,你不学倒好。”
  金蕊说:“也不全是反面的。最起码我知道社会黑暗了。”
  金枝又是一声轻叹:“社会黑暗倒是现实,对于你这么个小丫头,你知道的毕竟有些早,不是什么好事。”
  姐俩个聊得甚欢,了无倦意。
  金蕊说:“睡不着,坐着说会话吧。长这么大二十一年了,咱姐两个也没说今晚这么多话。”说着坐起来。
  金枝也坐起来。
  金枝拿衣服披在金蕊身上,用别样的语气语调夸奖说:“你这个妮子,真是个尤物。细皮嫩肉的,比姐还白还腻。身段也比姐强的多,还有胸脯,诱人的很。”
  金蕊给金枝说的不好意思:“看你,还是个当姐姐的吗?活脱脱一个臭男人!”
  金枝挠了金蕊一下:“你对男人真的会产生很大杀伤力的。”
  金枝顿一顿,接着说:“就因为这,我才发誓保护好你。不能让那些不上档次的东西污了你。”
  她将金蕊往怀里一搂,金蕊顺势俯下来,金枝动情的说:“小妹啊,姐要是狠心抛出你的话,说不定什么事都早就搞定了。那时刘老色鬼还当着副县长,分管全县的文教卫生,我要是狠心把你送上去给老色鬼的话,你可能也上了班了,你姐夫也可能当上一把了……”
  金蕊说:“姐,你不会那么坏吧。”
  金枝说:“傻子。这可不是坏不坏。老百姓,吃饭是大事;官场,升迁是大事。为了吃饭,为了升官,人,什么事做不来?那些满街乱窜的卖淫女人不就是为了有饭吃有钱花吗?那些看起来人模狗样、高傲无比的当官的女人有几个不是给上级领导日后提拔的?别的不说,姐给借调进了局还不是因为和高皖有那个关系?”
  金枝看看金蕊:“因为当时没下狠心,你也没能上了班,你不怪姐吧。”
  金蕊说:“怎能怪你?幸亏你没下狠心。老刘不是下台了吗?你下了狠心不是便宜那老家伙了?我就是能上了班,姐夫就是能升了官,现在还不给人家告下来?”
  金枝说:“你不懂。这事多了,你见有几个跟着都下台的?要是像你说的,咱中国地儿哪个当官的下了台不得跟着下来一大串一大串的?”
  金枝拍拍金蕊的肩,语重心长的说:“妮子,今天姐全说了吧。也不全是姐没狠心把你抛出去,是姐感觉凭你的资本、能耐,将来应该有更大的作为,刘老色鬼我根本没看上,花杆子更没资格。我一定给你找个真正能改变你的命运、我的命运、咱们姊妹几个命运的大人物……”
  金蕊打手势不要金枝再说:“姐。我可没那么好的命,我也没那么高的心,要我做二奶、小三,我可死都不做。”
  金枝说的正慷慨激昂,听见金蕊这么说,愣了一愣:“最起码现在不能。”
  金蕊坚定地说:“我永远也不。”
  金枝说:“好好,不就不,睡觉吧。”
  金蕊说:“我还是睡我的床去,睡你这儿不踏实。”
  金枝骂道:“熊妮子,哪儿踏实睡哪儿去吧。”
  金蕊跳下床,向金枝努努嘴,故意气她道:“哪儿都比睡你床上踏实!”
  金枝拿枕头砸过去:“死妮子,滚远点。”
  金蕊几乎光着身子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姐,这两天你放假在家,你也放我两天假吧,我到乡里看看爹和娘去。”
  金枝说:“我也去。明天早上给老二、老三联系下,咱们一起去。”
  金枝姐妹四人。老二金叶没什么职业,男人本来开大货车,挣了一笔钱在城里买了一套二手房,不料前年出了车祸,落得高位截瘫再下不了床,金叶本来在一家超市做理货员,看看就要升了课长,谁知男人吃起醋来,总疑神疑鬼金叶和店长或主管有了私情,没情由就逮金叶骂一通,金叶没办法就辞了超市的工作。好在金叶有驾照就由金枝出面到出租车公司租了一辆小车,金叶跑起了出租车。老三金花的男人是个小工头,多年在外省做网架,挣了不少钱,可那小子实在花心,在外边又泡了个女人不再回家,金花尽管也是个少有的美人胚子,奈何老实八脚心眼也不多,这就由金枝出主意好歹从男人那里挖过来几万块钱又由金枝张罗在城里租门面开了一家杂粮店。金花没找帮手,自己一边带孩子一边做生意。金蕊有点空的时候就过去帮会忙。
  枝、叶、花、蕊四姐妹都挺漂亮。
  金叶开着出租车,姐妹四个带上孩子坐了满满一车。
  回城的时候已近傍晚,金枝在路上给她干爹刘帮典打了个电话,说就要从他们镇上经过,问能不能管顿饭。
  刘帮典当然说能。
  在饭店,有枝、叶、花、蕊四大美女陪着吃饭,刘帮典兴致极高,白酒一碗接一碗。
  刘帮典对金蕊特别特别关心,他拍着胸脯说:“该花钱就花钱,该找人就找人,有用着我的地方,打个电话——我是南海的观世音,准保有求必应。”
  临到最后,刘帮典想起什么似地盯着金蕊说:“有个事差点给忘了,这两天我就想对你姐姐说呢。你现在不是没事做吗?我妹妹刚刚在城里开了一家药店,正招营业员呢,你如果愿意去,我打个招呼。管你吃住,一月一千二工资。你啥时候找到正式工作啥时候走人,不耽误你的。”
  金蕊很感兴趣:“啥时候能上班?”
  刘帮典看看金蕊说:“你愿意的话明天就能去。”
  金枝接过去说:“回城再说吧。”
  回到家,金枝对金蕊说:“你想好,如果你真愿意去药店打工就准备去。”
  金蕊说:“孩子咋办?”
  金枝说:“你去打工就不要管孩子了。关在家里就是,谁家的孩子不都是关在家里长大的?再说,我也快学习结束,就要回来了。”
  金蕊说:“我倒是真想去干点事,在你家我闷都闷死了,给孩子没话说,给姐夫又没话说,我都快成哑巴了。”
  金枝说:“也难为你了。既然这么说,你就去。我给人家回个话。”
  金枝拨通了刘帮典的电话。
  刚响了两声,金枝又挂断,扭头看看金蕊,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老家伙不会安了啥坏心吧。”
  金蕊笑道:“看你疑神疑鬼,人家这是帮咱呢,你这人……”
  金枝疑虑道:“不行。这老家伙可不是个好人,我知道的。我不相信他……”
  手机响起来,金枝看看是刘帮典打过来的,没有接。又响,金蕊说:“你接吧,响的挺烦人的。”
  金枝告诉刘帮典金蕊准备去药店打工,刘帮典很高兴:“那好,明天一早我赶过去,我送她去。”
  第二天,一切安排停当,刘帮典对金枝说:“暂时没心事了吧,放松放松去吧。”
  金枝说:“到哪儿放松?都熟头熟脸的。”
  刘帮典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包管你没去过。”
  金枝笑着看刘帮典一眼:“哪里?”
  刘帮典说:“刚刚开业的豪门公馆。”
  豪门公馆装潢的金碧辉煌,两个进了KTV包间,刘帮典上来将金枝抱个满怀:“宝贝儿,该怎么谢谢干爹?”
  金枝使劲推开她:“我先把丑话说在头里,刘帮典,你以前怎么对我我都认了,金蕊现在给你介绍到你妹妹那里去了,你要是敢打金蕊的坏主意,你可小心我阉了你。”
  刘帮典一脸笑:“看你说哪去了!我是谁?我要是打金蕊的主意我还是人吗?甭说我不打她的主意,就是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我还不答应呢!”
  金枝坐在沙发上,看看大屏幕:“给高局打个电话吧,他的歌唱的那么好。”
  刘帮典紧挨着金枝坐下:“高局长高局短,这么快就离不开高局了?都说男人喜新厌旧,我看你也和男人差不多少——有了新相好就忘了老相好了!”
  金枝转笑道:“看你那醋劲!我还以为只有女人肯吃醋呢,原来男人也都是大醋坛子。”
  刘帮典早将手伸进了金枝的怀里,嬉皮笑脸的说道:“有奶吃就不吃醋了。好奶,好奶……”趴下就啃起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