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3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8081次 字数:
  高皖、金枝吃了晚饭回到宾馆九点还不到,因为都喝了酒,两个的脸上都红润放光。
  高皖拉着金枝要去一同洗澡,金枝说:“你这人有毛病咋的?天还早呢,你就这么猴急!”
  高皖色色的望着她:“我这人当然有毛病,不然,我会打你这老娘们的主意?”
  金枝乜斜了高皖一眼:“我这老娘们咋了?可不是我要勾你,是你在勾引良家妇女的。”她故意把“良家妇女”四个字说的特响。
  高皖一把拉了金枝到怀里:“就算是勾引,也是愿者上钩。”
  金枝假意往外挣,哪里挣得脱,眼见得裤子给高皖褪下半边,雪白的肥臀脱颖而出。
  高皖拿手掌拍拍金枝的屁股:“宝贝,快去洗洗吧,快去快去!”一边说一边将金枝往洗澡间里推。
  金枝说:“要洗就一起洗,你也进来吧。”
  可能因为刚刚喝过二两,两人进入角色非常之快。
  金枝要关灯,高皖不答应。
  高皖说:“我弄两个药丸吃,你不介意吧。”
  金枝说:“随便。”
  两个一阵好战之后,高皖不无感慨的说道:“金美人,你那儿果真是个好东西,少见少见,果真名不虚传。”
  金枝正眯着眼享受着,听见高皖如此说,睁开眼:“你说什么?什么名不虚传?你听谁说我什么了?”
  高皖冲她坏坏的一笑:“有人夸你呢,说你这儿是名器,今天总算见识了。”说着时,伸手抓向金枝的胯下。
  “谁在背后编派我?”金枝似嗔似怒。
  “还能是谁!你干爹,还有花杆子。”高皖满足的仰面躺着,“回去说什么我也得给你干爹摆个场,好好谢谢他——没有他的大力推荐,我哪有机会享受你这位娇娘。”
  金枝说:“我就知道是你们合伙欺负我——老天爷也不睁眼,咋不打个响雷把你们这些色鬼淫棍劈死干净。”
  高皖拿手揉着金枝的肉团:“劈死我们?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劈死我们岂不白费了你那么个名器?告诉你,上天之所以降下我们这许多色鬼淫棍就是专门来享用你们这些大美人儿的。”
  金枝忽然说:“我这样对汪者西也忒不公平了。”
  高皖又爬上金枝的身子,一边晃一边在她的耳边悄声说:“怎么不公平?我给他公平。”
  金枝说:“让他当一把?你有那个本事吗!”
  高皖忙说:“没有没有。我还没那么大本事,不过,让他先做他党支部书记我想还是能帮上忙的。就是不知汪绿帽稀罕不稀罕干这么个有名无实的书记。”
  金枝打他一下:“书记不是一把兼任的?”
  高皖说:“不是。他们的书记现在还是个空缺呢。”
  金枝说:“如果有可能,你就费费心,对俺家老汪多少也是个安慰。”
  高皖说:“这个,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金枝又想起什么:“你这么做就不怕得罪人?”
  高皖不明所以:“得罪谁?”
  金枝酸酸的说:“你家的那位干姊妹呗。”
  高皖说:“你是说丁秀?她没事。”
  金枝笑道:“没事?再搂着人家睡觉的时候,看你怎么说!”
  高皖一本正经的说:“胡说什么。搂谁家睡觉?”
  金枝猛的将高皖掀下身子:“是我胡说?你敢说你和丁秀没有一腿?”
  高皖翻身又爬上去:“吃醋了?”趴下就亲,“来来,再来。”
  金枝哼一声,使劲的往下推他:“我吃醋?凭什么!……还来什么?你还行吗?”
  高皖死死抱住她:“谁说不行!战到天明也输不了你。”
  高皖提议任命汪者西为局直中学党支部书记,这提议拿到教育局党委会上研究,没成想有人坚决反对。坚决反对的就是刚刚从局直中学校长任上升任副局的李直,李直说:“既然有校长在,让一个副校长做支部书记不合适,我反对。”李直的态度如此明确,高皖也不好说什么,讨论来讨论去,最终的结论是任命汪者西做支部副书记,主持支部日常工作,也算是一个变通,通过了。
  做了支部副书记的汪者西不愿像他的前任们那样碌碌无为,甘做校长的附庸,他要把学校的党的活动做的有声有色。
  汪者西主持召开了一次全体党员会议,在会上他宣布了一项党支部的决定:元旦期间党支部将组织一次去延安或西柏坡的红色旅游活动。所有的党员都热烈的鼓掌,都说还是汪书记好,能为党员们谋点好处。
  于一越老大不乐意,去旅游得花钱,更何况汪者西做出这样的决定事先并没有征求他的意见。
  但是,汪者西态度很明确,这是党的活动,不要学校掏钱,支部有活动经费,在元旦期间旅游也不会影响学校的正常工作。
  于一越没法表示反对,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反对肯定会被人骂的。
  “这个王八蛋!”于一越在办公室里顿足骂道,“他这不是拆我的台吗?这教育局也混蛋,好好地,弄个什么副书记出来?”
  于一越后来找到高皖诉苦:“汪者西是什么角色你不知道?你要他做什么主持工作的副书记,我这个校长还算个吊球?人家根本就不屌咱!”
  高皖劝他道:“凑合凑合先过吧,尽量别闹出不愉快……你还打算在那里当一辈子校长?”
  于一越说:“那好。你高局既然这么说我也没啥说的,这往后真出了什么问题,你可别找我的后账。”
  高皖说:“能出什么问题?”
  汪者西还真有他的,不久后他又开了个支委会,于一越当然也得参加。汪者西说:“以往咱们各党小组的组长都是由年级主任兼任的,年级主任平时都很忙,往后呢,咱们党内的活动可能也会多起来,年级主任既得忙教学又得忙管理,还在忙党务,忒忙。我看,把年级主任解放出来吧——不再兼任党小组长。”汪者西看看于一越,“于校以为怎么样?”
  于一越好像不感兴趣:“你是副书记,你看着办。”
  汪者西提出了几个人选,全是各年级最年长的党员。没有谁说不合适,通过了。
  有人私下里对于一越说:“老汪这不明摆着在往自己手底下拉人吗?”
  于一越不屑的说:“他成不了大气候。”
  元旦转眼到了。
  金枝放假回到家,汪者西正背了包要出门。
  金枝拦住他:“也不好好地看我一眼就走?”
  汪者西开玩笑说:“有什么好看的?你哪里我没看过?”
  金枝生气的说:“去去去,滚你的吧。不看你可别后悔。”
  汪者西就放下包,煞有介事的看看金枝:“哎呦,几日不见还真变了模样了。”
  金枝问他:“出去几天?”
  汪者西说:“又没钱,能出去几天?去西柏坡,来回也就两天。”
  吃过晚饭,金枝要金蕊陪着去逛街。
  金蕊说:“还有孩子呢。”
  金枝说:“让他上网玩游戏吧。”
  金蕊说:“那怎么行?”
  金枝拉了金蕊就走。
  逛了两个内衣店,金枝一直问金蕊要什么,金蕊说自己有,金枝就选了两件品牌内衣让金蕊试:“你也不小了,也该好好地打扮一下自己了。”
  金蕊嘟囔道:“我如今一个子儿都不挣,你叫我拿啥打扮?”
  金枝说:“不挣就不挣,不挣钱就不穿衣服、不吃饭了?你试吧,我给你买。”
  金枝的包里有的是纸条儿,金蕊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晚上金枝要金蕊陪着睡,金蕊不愿意。
  金枝说:“这熊妮子,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
  两个悄悄地说闲话儿。
  金枝忽然叹气说:“有时候,我真有想死的感觉。可一想咱姊妹几个一个比一个混的差劲,又感觉不能死。唉,这死都不能死,你说,我活的该有多累。”
  金蕊不知姐姐为什么这么说,没敢接话。
  金枝又说:“你姐夫也够委屈的。喂,这段时间我不常在家,他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吧?”
  金蕊说:“什么正常不正常?”
  金枝说:“你说什么正常不正常?”
  金蕊说:“你是说女人的事?没有没有,没啥不正常。”
  金枝叹口气:“憨妮子。就是有你也看不到……他对你怎么样?”
  金蕊没准备:“对我怎么样?很好啊。”
  金枝又叹口气:“没欺负你吧?”
  金蕊脸一红:“看你说哪儿去了。姐夫老实着呢。”
  金枝说:“老实不老实我比你知道他的底细……这家伙有胆,不过,现在还没那么大胆儿……”
  正说着,金枝的手机响起来。
  金枝拿起手机就要下床出去接电话,金蕊说:“你甭麻烦了,就在这里接吧。我是个聋子。你就当我是个聋子。”
  金枝说声:“死妮子。”就接了电话。
  是高皖打来的。
  金枝说:“半夜了,你还不睡觉?”
  高皖说:“我就在你家楼下。”
  金枝说:“你来我们这里干啥?”
  高皖说:“陪你。”
  金枝吓一跳:“你胡来?这楼上的谁不认得你?”
  高皖说:“看你吓的。我老婆也是没在家,心里空,想你。”
  金枝说:“睡你的吧。我这里有人。”
  高皖说:“有人?不是花杆子吧?”
  金枝说:“我这里真有人,有话明天再说吧。”
  金枝挂了电话,对金蕊说:“他妈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金蕊说:“我是聋子。什么都没听见。”
  金枝照她屁股蛋子上拧了一把:“甭装样了……唉,姐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为了……”
  金枝说着就想掉泪。
  金蕊说:“男人都这样吗?”
  金枝说:“只要有条件,都这样。”
  金蕊说:“真可怕。”
  金枝说:“做女人难啊。这没本事、没地位、再加上没金钱,这作女人的就尽受男人的欺负。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反正我是承认的:美貌对于上流社会的女人来说是财富、是炫耀的资本,但对于地位低下、家庭贫困的女人来说却是灾难。”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