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2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13694次 字数:
  汪者西内心更纠结了。
  倒是金枝看的很开:“风水轮流转,早晚有一天会转过来的。”
  汪者西长叹一声:“不容易。”
  汪者西心里明白,李直是自己的死对头,现在又做了副局长,往后还会有我汪者西的好事吗?他更明白刘县长的下台对他产生的不利影响,有道是朝里无人难做官,没啥指望了。
  汪者西情绪很是低落,连日来饭都吃不香。
  金枝受感染,也越来越烦躁起来,特别是一想到金蕊的事更是莫名的就生出许多悲哀。她感到她的力量很微小、很微小,微小到简直不如一只蚂蚁。因此,她也就很自然的常回忆起刘县长在台上的那段美好时光,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办什么事都顺风顺水易如反掌的。但是,现在不行了。人走茶凉,那茶凉的也是太快了。特别是县医院的花院长,自从老刘下了台,这几次去找他,他居然连个面都不给见。“老娘白给这个花杆子上了那么多次!”这“花杆子”就是县医院花院长的绰号,金枝恼极了就咬牙切齿的骂他,“没那么便宜的事!把老娘惹急了,老娘到纪委举报你个拔屌无情的白眼狼!”她甚至想到了报复。
  汪者西毕竟是混过官场、做过一把手的主儿,他知道对于一个有抱负有理想的人来说暂时没有机会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而自甘沉沦才是最最糟糕的。
  “我必须振作起来!”他给自己鼓劲。
  他开始主动向于一越靠拢,但他很快发现于一越对他一点都不感冒,每次见面除了程式化的打两句哈哈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路边话之外,于一越竟然连看他两眼都似乎懒得看。
  “这小子在防着我。”汪者西心里明白官场的那些事。
  “我得做出点事儿来,不能让他白防了我。”汪者西不太喜欢按套路出牌。
  汪者西尽管在于一越那里不得志但他毕竟还是个副校长,是草就比地皮高,有人肯买他的账。
  汪者西决定走群众路线,他开始频繁的往各年级办公室里跑,逮谁给谁聊,业内的业外的、校内的校外的、家庭的社会的、荤的素的、黄的绿的,无所不谈,有时还会有意无意的涉及到大家较关注也较敏感的学校财务问题。
  汪者西啥都敢说,也有立场,有时甚至旗帜鲜明的站在群众的立场批评于一越的某些决策。
  大家开始把汪者西当做知心人,感觉这人没架子,根本不像人传说的他以往当校长时如何如何不是东西。
  有的中层干部也开始向他靠拢,有的中层开始主动请他吃饭。汪者西的酒场、饭局渐渐地多起来。
  汪者西感到生存的空间扩大了许多许多,压抑感也顿减许多。
  这天晚上,汪者西喝了酒回家,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用力过猛,开门的时候,钥匙给拧断了,于是打门。
  门开了,金蕊穿着一身粉红睡衣:“这么晚才回来,都快十二点了。”
  汪者西眯着眼问:“你姐姐呢?”
  金蕊说:“出去吃饭了——你们没在一起啊!”
  汪者西没回答金蕊,胡乱的往沙发上一歪身子问:“还有开水不?给我倒一杯来。”
  金蕊端来一杯水,汪者西看看她,半眯了眼嬉笑着:“小妮子疙瘩,比你姐姐当年还漂亮十分。”说着,伸手就去抓金蕊的睡衣。
  金蕊往后一趔:“你喝醉了!”
  又有人擂门,金枝回来了。
  金蕊赶紧去开门。
  “喝醉了……喝醉了。”金枝打着摆的进了门,“喝醉了,钥匙都插不进去了。”
  汪者西说:“锁眼给堵了。”
  金枝一瞪金蕊:“你怎么还没睡?你这死妮子。”
  两口子并排坐了,金枝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掏出面巾纸擦擦嘴。
  “就喝成这熊样,跟谁在一起喝的?”汪者西有些醋意。
  “我干爹。还有咱们的新局长——高局长。”金枝趴在汪者西的肩上,打了个哈哈。
  “就你们三个?”汪者西追问。
  “就我们三个。”金枝说。
  “三个人就喝到大半夜?”汪者西不太相信。
  “哪能呢?这不唱歌去了吗?”金枝坐直了身子,“高局唱功可了不起呢!情歌对唱没有他唱不来的。”金枝意犹未尽。
  又喝了两杯茶,两个上床睡了。
  金枝很兴奋,一直睡不着。
  汪者西也睡不着,他在猜测金枝今晚和局长在一起除了喝酒唱歌外还干没干别的。
  金枝对汪者西说:“我干爹和高局是高中的同学……这个老东西,也不早说。唉……早说也没用。于一越的老婆丁秀和高局的老婆苏红妮是干姊妹,两家好的一个头一个腚似的。”
  汪者西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金枝说:“这是咋说?你还知道什么?”
  汪者西说:“于一越的后台可不只是高局,人家上边有人。”
  金枝说:“还用得着上边有人?就你们学校的校长难道局长还摆不平?”
  汪者西说:“局长能摆个屁!我们学校不怎么地也是个正科级单位呢,论级别,我们的一把和局长能平起平坐——人家县里有人,政协主席林筱娅是他表嫂。”
  金枝说:“政协主席算个屌球!”
  汪者西说:“论起来,政协主席真也无所谓,但人家级别在那里搁着,势力和影响还在嘛!”
  金枝翻了个身:“局长没屌用了?”
  汪者西说:“怎么没用?”
  金枝说:“有用就好。我正琢磨一件事呢。”
  汪者西问:“什么事?”
  金枝说:“刚才唱完歌回来,高局开车送我,在车上他说要把我借调到局工会帮忙,还问我愿不愿去呢。既然你说局长有用,不妨就答复他。”
  汪者西沉默了一会:“管有用没用呢,能进局的话先进去再说——这是不是刘帮典帮你求的差事?”
  金枝没回答,自言自语的说道:“走一步说一步吧。唉,愁就愁金蕊这个妮子了——给咱看孩子做饭总不是个局吧。”
  金枝被借调到局工会去了。
  工会办公室就在高皖办公室对过,金枝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可干,高皖说:“小金,如果你不介意,有空就来我这边帮着打扫一下卫生,倒倒水什么的。”
  局长的名字里有个皖字,他祖籍安徽,皖江人。
  金枝本来就是很讲究穿着打扮的人,这到了局里上班去了衣服更是一天三换。
  这天早上上班后,金枝照例去到高皖的办公室打扫卫生。
  高皖说:“你先别忙,坐下,我有事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金枝娇笑道:“高局开玩笑吧。有什么事尽管安排,还征求意见?”
  高皖一本正经的说:“尊重同志嘛!”
  金枝没有坐,她靠向高皖的办公桌,一股香风传进高皖的鼻孔。高皖咳嗽两声,皱皱眉头说:“是这样。咱们教育局无论怎么说都是一等一的大局,教师队伍也很庞大,各类人才特别是文娱方面的人才也有很多。只是,就咱们局机关目前来说,还真缺少像模像样的文娱方面的专门人才。据我了解,以往每每有大型活动县里要我们局出演节目,局里总是临时从几个局直学校抽调教师凑合一下。现在既然你来工会工作了,更何况你也幼师出身,有这方面才能,往后再出演个节目什么的就由你来应承吧。”
  金枝忙摆手说:“不行不行不行!我哪有那个本事!”
  高皖笑笑:“说你行你就行。不行可以去学习、进修嘛。”
  金枝说:“哎呦,高局。就我这样的老娘们了,还进修?出去人家笑话不死!”
  高皖拿眼瞄瞄她:“真派你去进修,你说,你愿去不愿去吧。”
  金枝恍然大悟似的:“高局要征求意见就是这个?”
  高皖点点头。
  金枝脑子在转: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高皖不会没安好心吧。
  没等想太多,就听见高皖十分恳切的说道:“我看,你还是去吧。进修进修,对自己的发展还是很有好处的。”
  金枝就不再想什么:“高局既然说是好事,我哪有不去的道理?谢谢谢谢。”接着又问:“去哪里学习?学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去?”
  高皖在沙发上一仰身子,拿手理理鬓发,偏着头看看金枝,一笑:“看你急的,好像等着要上似的。”
  金枝轻轻往高皖肩上一拍:“你还真没安好心。”
  高皖微微一趔:“你可不要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安没安好心往后你会知道的。”
  金枝被局里派到市教育学院短期进修声乐,汪者西心里没有准备,他有些不情愿,但也没办法。晚上睡在床上,他对金枝说:“你走了孩子谁照顾?”
  金枝说:“不是还有金蕊吗?反正她暂时还没工作,何况我去学习也不过就三个月左右时间,年底就结束了。”说着,半转身将一条腿搭在汪者西身上,“离家才百多里路,礼拜天就能回来的。”
  汪者西将金枝的腿轻轻一推:“你回家不回家都不是最重要的,就是孩子……”
  金枝没等他说完:“不是有金蕊吗?……高局答应给帮忙了,他说,他跟花院长还是有些交情的,等等看,等到年底看有没有机会。”
  金枝去市教育学院进修学习是高皖亲自开车送去的。
  在路上,高皖笑对金枝说教育学院的业务校长左一撇是他大学的同学,又说因为是短期进修,学校不提供住宿,他要金枝在学校近旁不要太远的地方租间民房或是小套房,当然吃住包括每周一次的回家路费都由局里报销。
  金枝说:“你怎么不早说,现在到哪里租房去?”
  高皖又笑笑:“有钱什么房子租不来?”
  金枝说:“房子再好租,你得有时间啊。今晚住哪儿?”
  高皖看看金枝:“住宾馆啊——我陪你。”
  金枝扭捏一声:“你想的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