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1
发表时间:2012-03-17 点击数:17609次 字数:
  汪者西近年一直很郁闷,因为和一把手李直不够和谐,去年春天他被李直以“考察学习”之名发配到江南挂职学习去了。本来,一开始说好是学习三个月,谁知三个月之后又续了三个月,半年之后又续了半年。
  整整一年了,汪者西简直要发疯了:这不是明明在整人吗?
  但是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不是一把手呢?
  将来我做了一把手,我他妈都整死你们!汪者西不止一次的在夤夜时分咬牙发狠。当然,在汪者西发狠要整的“你们”里面也包括现今的一把手,更包括他做了一把手之后的下属们。
  其实,汪者西是一个很有能力也很有想法的人。他出生在落后地区的农村,幼年丧父,是年轻的寡母辛辛苦苦拉扯他成人的。因为寡母年轻,他的耳朵里就被灌进去不少风言风语。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从小就很自卑,立志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
  通过个人努力,汪者西考上了师范学校。
  在小学做了教师的汪者西并不像其他小青年们那样把大把大把的时间用在找老婆上,他说乡教办主任刘帮典是他父亲在世时的至交,他经常出入刘帮典的办公室和家里。
  汪者西在刘帮典的提携下不到一个学期就做上了官,不久,刘帮典又亲自做媒给汪者西介绍了一个女朋友。
  汪者西的女朋友金枝是刘帮典的干女儿,全乡最能歌善舞也最最漂亮的幼儿教师。
  金枝幼师毕业已经两年了,两年里面一开始不少人追求她,但都被刘帮典挡驾了,刘帮典说干女儿年纪还轻,等两年不晚。后来慢慢地有传言说刘帮典和他的干女儿有一腿,再后来就没有人去追求金枝了。
  汪者西应该没听到过这类传言,他对刘帮典将金枝许配给自己深表感激,从此到刘帮典办公室去的更其频繁了。
  一年后,汪者西被教办委派到联中做了校长,一个学期没结束,汪者西又被调入乡初中做了业务校长,不久,汪者西经教办推荐被乡党委借调做了秘书。
  汪者西从毕业做小学教师到做上乡党委秘书用了不到两年时间。
  是上级的一纸决定让汪者西最终失去了在政界发展的机会。根据县委相关文件精神,凡是党政部门借调的教师一律回归教育口任职。不过汪者西也不是没有收获,相关文件将他们这批人都变成了局管干部,汪者西被教育局正式委派为某乡中学的校长。
  能干的汪者西做了校长,很风光很威风,遗憾他的下属们怎么也不能与他保持和谐。有人到教育局告了他一状,说他在学校基建方面贪污大量公款。
  这事可能是真的,汪者西被教育局以调离的方式保护了。
  前途未卜的汪者西在金枝的强力支持下很快站了起来。
  金枝对汪者西说分管文教卫生的刘副县长是她家的一个远亲,她去找刘县长探探虚实。
  几天后有传言说在县内的某个风景区的僻静处,金枝和刘县长“车震”了半个多小时。
  暑期人事变动,汪者西出人意料的做上了县城局直中学的副校长。
  可恨的是,一把手李直太专权,能干的汪者西遭到了猜忌和排挤。为了不致破坏校内的和谐气氛,汪者西无奈抛妻别子到江南“考察学习”去了。
  汪者西在江南的一年时间里无时无刻不想着立刻杀回老家来。
  已经调入县城示范幼儿园工作的老婆金枝对他说,刘县长和卜局长都已经答应她,说是耐心的等等吧,等到了暑期再调整干部,一定能回来的,说不定还能有意外之喜。
  对这“意外之喜”,汪者西的理解是要把现在的一把拿下自己取而代之。
  金枝也是这么理解的。
  于是,汪者西就经常地提醒金枝到刘县长和卜局长跟前多走走。
  “李直升了!”金枝从刘县长那里回家后就对汪者西说。
  汪者西看了金枝一眼:“要当副局了。”
  金枝一惊:“你知道了?”
  汪者西没有回答金枝,他摆摆手:“去洗洗澡吧。”
  局直中学的一把升副局,这在以往简直是惯例,猜都用不着猜的。汪者西听见老婆说李直要升职,第一反应就是要当副局长了。
  “也许我有机会了。”汪者西在心里一连念了十数声阿弥陀佛,“天予不取,自取其咎。我可不能坐失良机。”
  汪者西兴奋地战栗不已,晚饭后破了老例陪着老婆逛街去了。他们径直的去了精品街。他们进的第一家门店是个女士内衣店。金枝要了一款文胸,上面标价598元。汪者西笑着问女老板打不打折,老板说从不打折。金枝又要了一款内裤,标价798元。
  汪者西开玩笑似的说:“既然不打折就算了吧,我可没带那么多钱出来。”
  “看你没出息的样!不要你掏钱。”金枝略带轻蔑,说着的时候就将文胸和内裤装进了包里,随后从钱夹里检出两张纸条儿递给老板,“是你们店里的吧。”
  老板接过直点头:“是是。欢迎再来。”
  汪者西陪着金枝又进了一家内衣店,金枝照例要了一款文胸,标价898元。金枝要了装进包里,又递了一张纸条儿。
  女老板看看纸条儿:“老主顾了,欢迎再来。”
  回家的路上,汪者西有些不满:“家里又不开胸罩店,买那么多那玩意儿干什么?衣柜里不是还多着了吗?”
  金枝骄傲的说:“又不花你的钱。”
  汪者西不再言语,他没法再说话,他离不了眼前这个女人也根本管不了这个女人。
  两口子睡在床上。
  金枝说:“谢谢你陪我逛街,今天赏你一次。”
  汪者西侧过身,没搭理金枝,他有些讨厌这个女人。对于自己的老婆,汪者西当然知道她都做过什么,但是,今天陪着这个女人买了一次东西,看到她从小包里拿出的一张张纸条儿,他突然感觉一百二十个的不自在。
  “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吗?这个女人还有多少是自己的?”他痛苦的心内自问。
  “孩子睡了吗?”汪者西问。
  “睡了。金蕊也睡下了。”金枝说。
  金枝说的金蕊就是自己的小妹妹,暑假刚刚卫校毕业。金枝没有兄弟,只有三个妹妹,金枝排行老大。从老大开始到老四,分别名之曰:枝、叶、花、蕊。汪者西和金枝生了一个儿子,刚上小学,暑假里,还没有找到工作的金蕊到了姐姐家帮着看孩子。
  金枝非拉着汪者西干那事。汪者西勉强不过,应付了一阵。
  金枝说:“刘老头子那里我感觉得花点钱,不然的话,恐怕你的事不太好办。”
  汪者西哼唧道:“花钱?我是没钱。”
  金枝知道汪者西说的是实话,汪者西在下边当校长的那一年多是弄到手里一些钱,但因为有人告发,为了摆平那些事,又倒出去了,剩了一点钱在城里买房子花完了,装修还是借的呢。
  “你先花吧。往后我还你。”汪者西又哼唧道。
  “我也没钱。”金枝知道汪者西话中的意思,“你不要看我穿了几件不花钱的衣裳,我也就值两身衣裳钱。咱是找人家办事,每次找到人家,人家能给咱办了就谢天谢地谢祖宗了。求人家办事还要人家给钱,我是没那本事——人家身边比咱年轻有本钱的多得是。”
  汪者西不知道金枝说的是不是实话。
  “真是这样的话,照你说,我是没机会了。”汪者西试探着说。
  “也未必。只是感觉。”金枝说,“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有些乱。还有金蕊的事,一直没头绪。刘县长要再去找县医院的花院长,花院长要再去找刘县长,找来找去就是不说长短。我就感觉,他们好像是在演双簧,或者是还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想要两个子儿。”
  “他们的钱都够花了!”汪者西说,“那个刘老色鬼该不会是在打金蕊的主意吧。”
  “他敢?!”金枝光着膀子坐起来骂道,“这样的好事他也敢想?老娘送就送了,金蕊绝对不行!她还是个小孩子——”
  “老了的话谁还要!”汪者西拉金枝睡下。
  “绝对不行!”金枝自言自语道。
  汪者西和金枝一夜没睡好觉,也没拿出主意。
  金枝为了汪者西以及金蕊的事仍然天天在刘县长、花院长、卜局长之间奔波周旋。
  金枝也真是有本事,事情越来越有眉目了。
  “刘县长和卜局长对你的事都明确表态了,手续最晚下周办妥。金蕊的事先拖一拖等机会。”金枝对汪者西说。
  汪者西长出一口气:“晚上我请你和儿子吃饭,还有金蕊。”
  金枝也说:“是该放松放松——累死我了。”
  此后的几天,汪者西和金枝果然很放松。
  这天早上,汪者西到公园散步,他听见有人谈论刘县长昨天晚上被双规了。他突然紧张起来,急急的奔回家,金枝去健身会所锻炼还没回到家。汪者西急急的又奔向健身会所,半路正碰上同样急急奔回的金枝。
  “我就知道这个老色鬼长了没有好结果!这还不知道是哪个婊子那里出的漏子呢!”一看见汪者西,金枝就气急败坏的大骂刘老色鬼,“你早不出事晚不出事,等老娘用上你你出事了,你就不能晚出几天事?哪怕再等个十天半月!老娘这不是白忙乎了!”
  金枝只顾气急败坏的骂,全然不顾这是在大街上,汪者西忙上前对她说:“小点声,小点声。”
  回到家往沙发上一躺,金枝像泄了气的皮球:“完了,完了。白忙乎了。”她用手指指汪者西,“你真是背运背到家了。还有金蕊!”
  看金枝这阵势,汪者西心说刘县长被双规是真的了,他很失望,但他并没有像金枝那样绝望,他劝慰老婆说:“事情还没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不是还有卜局吗?”
  金枝说:“金蕊的事是没一点指望了。你这事就怕指望也不大了。老刘,这个老混蛋!偏偏这时候出事!”
  金枝咬咬牙:“只能看卜局一个人的了——相信他不会太无情吧!”
  令金枝和汪者西万万没想到的是,教育局的局长大人卜正楣在无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也调离了,他到县委宣传部做了副部长,而宣传部的副部长高皖做了教育局长。
  汪者西跟高皖没有任何渊源,金枝跟高皖也没有丝毫交情。
  一周后,教育局宣布暑期人事调动,李直果然升任教育局副局长。
  汪者西还是副校长,校长是从乡镇某中学调来的于一越。
  唯一值得汪者西安慰的是他的“考察学习”生涯结束了。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