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曾经浮华 曾经童话》十
发表时间:2008-07-01 点击数:2746次 字数:
  十
  2005年将要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终于决定跟随父母移居到一个我曾向往的陌生城市,在那里我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依旧是和我喜欢的人说话,对我不喜欢的人面无表情。当我安静地坐下来,整理抽屉里那些已经落满灰尘的青春纪念册时,在一堆凌乱的书稿中很意外地发现一张略微泛黄的相片,相片上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在灿烂地笑,她的身后铺满了干净的白雪,纯洁得如同童话中的神秘城堡。照片的背面有她清秀的笔迹:忆江南,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记忆的花朵就这样悄悄地在这个安静的冬季绽放开来,那些破碎的时光,那些繁华的流年,一刹那,飞舞弥散。
  不记得是多少年前,我去姑姑家玩。这是一座典型的南方的城市,有我理想中的江南雨巷和青石板路,有我向往的氤氲着戴望舒笔下浓浓诗意的湿润空气。同样是冬季,这里也下雪,只是不像北方雪那样飞扬跋扈,细细柔柔的,如同被风吹起来的白色花粉,安静地盘旋,落下。
  一直期待可以亲眼看到南方的雪,童话般别样的景致。当我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读着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时,突然听见客厅的电视机里传来很熟悉的声音,姑姑走进来说,夏儿,今晚有雪。我高兴地把书扔到一边,闭上眼睛尽情地想着明天神话般的雪景。
  房间里的书架上放了好多书,有张爱玲、海子、苏童、刘亮程、林清玄的作品,都是我喜欢的作家。当然也放了好多的CD,全是那种很舒缓很柔和的轻音乐,包括我喜欢的《班得瑞》和《神秘园》的全部专辑。那一夜,风声轻缓,琴声婉转,在轻柔的音乐中我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拉开窗帘,外面真的下起了雪,细细的雪花随风飘散,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温婉与细腻,又如同漫天的精灵,飞舞流转。雪花被风吹落到我的脸上,有种细微的凉意,我把视线向远处移去,蓦然发现对面楼上有个漂亮的女孩正在小心翼翼地用手接着雪花,看到我,于是笑了,隔着飞舞的雪花,我看见她浅浅的干净的笑,就像和煦的风把烂漫的樱花吹得轻舞飞扬的样子,透过纷纷飘逝的花瓣仿佛能让人看到春天暖暖的太阳。
  于是,我们就这样相识了。
  后来,每天早晨我都会被她准时吵醒,然后我们一起去楼下的雪地里玩。她总是喜欢穿粉红色的羽绒服,在皑皑的白雪中显得格外惹眼。她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女孩,像我理想中的南方女子,和她并肩走在一起,经常会不自觉地被那些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如花的精魂吸引。我们会给彼此讲很唯美或者很搞笑的故事,毫不设防地谈及彼此的过往,那些苍山泱水,四季春秋。
  她告诉我她叫安琪。我说那是天使的名字,你好,天使,我叫玄夏。
  她对我说,玄夏,其实你并不快乐,于是我的眼泪差点儿就掉下来了。她说你有心事,但你不说,你习惯把他们深埋在心底,从而只把快乐阳光的一面给大家看。于是我的泪真的就落了下来,只是她没有看到。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
  如果一只野兽受伤了,它会自己寻找一个山洞躲起来,一边舔舐自己的伤口,一边咬牙坚持,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它就受不了。
  从来没有人说我不快乐,她是第一个,安琪。
  似乎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很短暂,夜里,我站在窗前望着对面的窗户,破碎的月光如同扬花般飘落在我的肩上,我告诉自己明天我就要回去了,回到北方那座夏天很热冬天很冷的老城。
  
  阳光熹微,落雪依旧。
  安琪,我今天要走了。
  走?去哪儿啊?
  回家,北方一座寂寞的老城。
  那你还会回来吗?
  可能会吧,也许很快,也许很久。
  安琪静静地看着我,我看见她明亮的瞳眸里划过一丝难言的落寞。
  要我送你吗?
  不必了。说完,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心里莫名的有种隐隐的痛楚。
  
  上车的时候,我在想安琪会不会来呢,伸在包里的手很突兀地碰到一件东西,拿出来才发现是一个漂亮的礼品盒,里面放了一支很昂贵很精致的男士唇膏和一张很可爱的相片,我记得我曾告诉安琪,冬天到来的时候,我的嘴唇总是很容易裂开很多细细的口子,经常会有血从中渗出来。安琪看着我,你应该买支唇膏的。而此刻,我真的很想最后一次看到那抹熟悉的粉红,尽管我告诉过安琪不要来送我。
  火车开动了,那抹熟悉的粉红始终没有出现。我把头转过来,邻座的女孩正在听着CD,声音很大,可以清楚地听出来歌的名字——《雪人》。
  风声呼啸,火车飞快地把我带离这个美丽的城市,如此决绝。我闭上眼,看见春天到了,蓝色的花朵摇曳了整个春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楚湘寒
对《《曾经浮华 曾经童话》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