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曾经浮华 曾经童话》六
发表时间:2008-07-01 点击数:2757次 字数:
  六
  叙述到这里的时候,总觉得记忆中一些珍贵的东西被我遗忘在那个血色的黄昏,连同这些珍贵的东西一起被遗忘的还有小米、肖文,猩猩、颜沁、瑶瑶……他们原本是那样清晰地活跃于我单薄的生命中,可是现在,我记忆中他们的身影却若有若无的迷蒙不清,他们静静地站在远方黛紫色的天幕下,那里是我的世界尽头,自由的飞鸟扇动着洁白的羽翼从他们的头顶低低地飞过,消逝成一朵朵寂寞的云,他们陆续地飞离我的世界,然后留下大片大片突兀的让人措手不及的空白。一朵又一朵红色黄色紫色的烟花在他们身后寂寞地绽放成一个个幻灭的童话,如同升起落幕般的悲剧。无数的烟花悄无声息地升腾,然后叠合在一起,弥散成极度混乱极度夸张的色彩,混淆着我的视觉。我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们,突然有一天,当我在岁月的浮尘中不经意地发现他们的时候,那些纷纭如花的往事就像欢腾的潮水般向我涌来,然后将我一点一点地淹没。我想,是我该记起他们的时候了。
  《东邪西毒》里欧阳锋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我记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自己曾对一个女孩说过生命中的一些东西是要被忘记的,而有些东西又是千万要牢记的。忘记该忘记的,记住要记住的。
  我想是这样的。
  
  当我小心翼翼地把记忆从岁月的包裹中翻露出来的时候,小米总是第一个蹦出来的孩子,就好像迷迷糊糊中她已经成为我青春的起源,她的身影很轻快地在我单薄的青春中穿梭,像一尾自由的鱼一样游弋,吐出一个又一个精致的泡泡。她总是会唤醒我最深处的记忆,让我想起好多好多。
  一直觉得小米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像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孩,单纯,乖巧,活泼,淘气,整天嘻哈地说笑蹦跳,放肆地幸福着。我一直在想我们每个人就像一粒矿石,以最原始最本真的状态很无辜地走入学校这所大熔炉里,然后被按照固定的标准融化再成型,像商品一样被摆放在社会的货架上等待用人单位同一种挑剔的眼光将你挑选或者丢弃,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人能够保持自己最真实最本真的状态该是多么不容易,小米就是这样一个孩子,绝对的个性张扬,她的性格让我一度想起那个个性张扬的朱哲琴。可是,有时候一个人过分地张扬是会引起周围人的反感的,就像那个站在人群中大声地喊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一样,我不知道那个孩子最后的结局如何,有没有被皇帝的士兵捉去砍头,或者他喊完后就钻到人群里消失了,从此以后依旧快乐的玩,我只知道小米用一种很凄婉的语气跟我说,玄夏,大家为什么都在疏离我?难道我想做真正的自己也错了吗?她很无辜地看着我,如同婴儿般清澈的瞳仁里有一道破碎的缺口,透着流年似水的寒意纷飞,让我觉得好冷。我说小米,不是的,其实大家都很喜欢你的,比如说我,我一直很期望能够像你一样做回真正的自己,脸上重新绽放出明亮的笑容,像小时候一样在干净透明的风中傻傻地站着看长满大团大团寂寞的云朵的天空,桀桀地笑。可是我现在很难做到了,所以我一直觉得很欣慰能有你这样一个很坦诚的朋友,不会为了某种目的说一些违心的话,不会讨好我,不会骗我,永远很真诚地与你周围的人分享你的快乐。然后小米笑了,就像春日的和风中花儿绽放时的样子,清晰而真实,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小米说,玄夏,谢谢你。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幸运。我抬起头,有白色的飞鸟从我们的头顶低低地掠过,翅膀的扇动声惊醒我心中一个个美丽无暇的梦。
  小米喜欢唱歌,正如我先前讲过的那样,她喜欢王菲,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一个人一旦对某种事物有了痴迷的情怀,便很难不会变得痴狂了,于是她疯狂地逛音像店买王菲的最新专辑,时日一久和音像店的老板也算混个脸熟了,再去的时候,老板直接把王菲的专辑从抽屉里拿出来,于是小米乐呵呵地把钞票往桌上一放拿着专辑就出来了。小米的嗓音很好,似乎天生就是唱歌的料,我曾建议她将来去演艺圈发展,一定会一炮走红,到时候俺也能跟着沾个光。小米苦笑一声说演艺圈那是人待的地方吗?你是不是不想让我长寿啊?我觉得小米真不应该生活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应该是共产主义阶段。因为小米的嗓音很好,所以她唱起歌来格外的动听,总是能很轻易地把几句很简短的歌词演绎的淋漓尽致,歌声清丽飘渺,很细很柔,有种春末夏初的味道,湿漉漉的,光滑而精致。我是个很容易怀旧的人,小米意犹未尽的歌声总给我带来很温馨的感觉,似乎又看到了自己小时候四处奔跑,流光溢彩的样子,笑得满眼生花,快乐地走过一个又一个鲜艳明亮的春天。
  小时候,冰棒两毛钱一根。那时候,我总是顶着火辣辣的阳光,嘴巴拼命地吸啊吸。冰棒水一个劲儿地滴,流到手上有种黏黏的感觉。可是依旧舍不得咬一口,于是就这样一边拼命地吸,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冰棒水不可遏止地滴到地面上,到最后自己也不清楚整支冰棒到底吃下去多少。那个时候我幼小稚嫩的心里就萌发出第一个伟大的梦想——长大后自己要卖冰棒,可以有好多好多的冰棒吃。
  小时候,因为课文没有背诵上来,被老师弄到教室外面罚站。大冬天的,凛冽的西北风一个劲地吹,雪花一个劲地飘,这样很壮烈地站着突然想起了妈妈喜欢看的一个电视剧(后来才知道是《白毛女》),里面有个穿了一身破衣服的老头不知道为什么大雪天的在雪地里很困难地走,结果给冻死了,然后我的心里猛地一颤,“哇”地一声吓哭了。老师也吓坏了,觉得这样实在有点影响不好,弄不好被扣个“虐待学生,不尊重人权”的帽子就严重了,于是把我叫到教室里去了,后来听老师说我当时哭得可叫一个“绝”,惊天地,泣鬼神,跟狼嚎有一拼。我当时一听这话,恨得直咬牙,心里暗暗地说,说的好听,有本事你也大冬天的在外面站着,不冻死你才怪。幼小的心灵受到的创伤往往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现在,每次听到“白毛女”三个字,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灭绝人性的老师,然后想到自己如何在大冬天里很壮烈地嚎叫,再后来我就想自己将来也要当老师,教她的孩子,到时候也让他背诵课文,背不上来就放到雪地里罚站,可是后来听说那个老师搬家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仇是没办法报了,做老师的想法也就自然而然地破碎了,像肥皂泡一样轻轻一弹就破了。
  小时候,没有一点忧伤,也不懂什么是烦恼,整日快乐地东奔西跑,那时候就觉得世界也无非如此,跑一跑就到了。下雨的时候,蛙声一片,和小伙伴们快乐地穿梭在绿色的田野里,蒙蒙的雨雾里总是弥散着那个时候特有的柔软的气息。
  小时候,我会偷偷地从妈妈的雪花膏瓶子里挖一大块出来,然后泥墙一样抹到自己脸上,因此常常把自己弄的像个京剧里的大花脸。
  小时候,我会一个人躲在麦场边温暖的空地上,一边看着爸爸妈妈在夏夜麦场昏黄的灯光下打麦子,一边很认真地啃着手里两毛钱一包的冰块,乐此不疲。
  小时候,总是你一拨,我一拨地玩游戏,丢沙包,跳皮筋,弹珠子,折飞机,或者三五成群地站在土堆上大喊“我是奥特曼”“我要保护地球”,然后你追我赶。
  小时候,做数学作业,总是先划七十二道杠杠,再划二十八道杠杠,然后一个一个地数,写下72+28=100。
  小时候,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我问妈妈邻居家那只小狗是男的还是女的,妈妈就会笑得合不拢嘴。
  小时候,总是跟屁虫似的叫邻家小女孩“小媳妇”,并且很大方地把自己省下来的苹果送给她吃。
  小时候,一个人睡觉的时候,经常要在被窝里放好多玩具枪,然后用被子把自己牢牢地盖住。
  小时候,害怕自己养的小鱼冬天会受冻,就把它们放到热水里,结果它们总是很快就死去了。
  小时候,无忧无虑,没有烦恼。
  小时候,光着屁股,不知害臊。
  小时候,成群结队,到处胡闹。
  小时候,喜欢睡觉,讨厌洗澡。
  小时候,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张开透明翅膀朝着月亮飞翔搜寻最美一个现世的天堂越过世界尽头跟随我的预感乘着幻想的风散落无数的光芒”——王菲《光之翼》
  在小米明丽的歌声中,我又一次沉睡在童年花香弥漫的记忆里了……
  
  肖文是个名副其实的虚无主义者,我这样说并没有要贬低他的意思,而是有事实根据的,我记得曾在《读者》上见过这样一段话,“肥胖的人是超现实主义者,丰满的人是自然主义者,浮胖松弛的人是浪漫主义者,干瘦的人是虚无主义者”。当时我把这段话读给肖文听,问他写的对不对,肖文很坚决的从嘴里挤出俩字——放屁,然后接着说,你有没有审美能力啊,这叫苗条。我听了差一点把刚喝到嘴里水喷到肖文脸上,还苗条呢,再苗条点儿就要赶上豆芽菜了。
  肖文的确很瘦,瘦的让我一次次不可遏止地冒出个很伟大的想法——发动大家给他捐款,再这样下去,怎么对得起社会主义啊,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依旧只是个想法,想法的好处就是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一种虚幻的环境中做你想做的事,而不需要为此付出任何现实的代价。尽管肖文很瘦,但先天的营养不良并没有阻挡住他为中华之富强而读书的志向,于是他整天把自己埋在高高的书堆中,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小米曾给过肖文很高的褒奖:热爱学习,热爱劳动,热爱同学,热爱集体,热爱祖国,热爱党和社会主义,一般很少有人能让小米看顺眼的,所以我们一直都觉得像我们这样的歪瓜咧枣能够得到小米的认可是一件莫大荣幸的事,结果肖文激动的立马就把小米的话刻在桌子上了。当然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肖文也非尽善尽美,比如说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没有发明原子弹,没有解出歌德巴赫猜想,另外体育方面也不是很强,拳击打不过泰森,足球踢不过小贝,篮球玩不过乔丹,体重比不过“猩猩”。
  
  “猩猩”是肖文的同桌,他俩在一起简直就是“珠联璧合”,每次他们一起走路的时候,我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动画片《熊猫京京》中蝈蝈和胖子的形象。猩猩很喜欢吃香蕉,经常是从书包中掏出一扎香蕉,然后一根一根消灭,我喜欢看猩猩吃香蕉时的样子,两口一根,一直都是这种最原始的吃法,每次猩猩吃香蕉,凌萱看见了就会在一旁很无奈很感慨地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啊。
  一个人做一些无聊的事不难,难的是把有限的生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楚湘寒
对《《曾经浮华 曾经童话》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