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五十二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2-01-17 点击数:1463次 字数:
  这里楼房的屋顶和漏檐,大多数采用铜板作为建筑材料。乔治告诉我们,铜材经久耐用,抗大气腐蚀性能极佳,有良好的加工性能,可方便地制作成各种形状,色彩又是十分美观,因而很适合于用做房屋装修,铜材在北欧建筑物上的应用己有悠久历史。当我们坐在高高的铜制房顶上,放眼开去,奥斯陆城上空一片金光灿烂,十分奇异壮观,仿佛是一座传说中的阿里巴巴金窟。
  花园中有一辆沃尔沃轿车,半新不旧还能开动,想必主人嫌其式样过时,出让房产时一并丢弃。喝完咖啡,如果尚且时间有余,我们两个钻到车内,坐在软软的皮座上,双腿架在方向盘上,享受斜射而来北欧的金色阳光,这里无疑是最佳的避风港,也是我们一天之中最陶醉惬意的时刻。
  埃德是个业余航海家,他给我们看了不少亲手拍摄和录制的照片和录像,其中最精彩的莫过于北极浮冰海域的北极鲸,这种体型巨大的海洋巨无霸,力大无比,为了浮出水面呼吸,可以轻易击碎北冰洋厚达六十厘米的冰面,但是性格温顺,对人类十分的友好,夏季埃德驾船巡航碧波荡漾的北海,好奇的北极鲸群尾随不舍,纷纷上浮窥视,头顶上的鼻孔喷出高达数米的V字形气柱,胸鳍拍水跃身击浪,巨大尾鳍举至空中,如同蛟龙入海非常壮观,令观者不由得顿生崇敬之情。
  北欧国家和北极鲸有点相似,它们是如此的平和低调,没有主动的攻击性,从不像列强那样的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然而它们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也是人类中最兴盛富裕的一族,作为现代科技的滥觞和诺贝尔奖发源地,足以傲视群雄。意识形态也好,国际舞台也罢,从来没有“争”的兴趣,自强不争的北欧人只是默默地耕耘,一个个地超越他人将其远远抛在身后,应了“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句话。好多年以来,挪威夺魁全球人类发展指数第一,并且被联合国誉为最适宜居住的国家,与这个气候严酷的冰川北隅之地相比,世界上一些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文明古代邦域,如今恐怕是要黯然失色不少。
  不过北欧坚强的民族意志力,使历史上的强敌也不得不有所畏惧,这在欧洲也是出了名的,兔子急了还要咬人,何况是强有力的北极鲸。如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入侵挪威,挪威国王拒绝向强敌屈服,成为挪威抵抗力量的灵魂人物,挪威人最终在入侵者的铁蹄下光复了国家。又如瑞典在二次大战中干脆保持中立,即便阴云密布的冷战时期,强邻也奈何它不得,说到底还是国家的综合实力。
  在援助发展中国家和保护环境方面,北欧要领先西欧和美国许多。早在欧盟的《森根条约》之前,北欧五国就实现人员自由流动,是区域性“世界大同”的热身,北欧的发轫和开风气之先,无疑是人类进步的福音。同时北欧国家的犯罪率普遍很低,虽说比起我们唐朝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的升平治安记录,要足足晚了一千多年,但是在物欲横流的现代商品社会,尚且如此实属不易,连当今的山姆大叔也是自叹不如。
  对内“泽被万民善待国人”,对外“即不屑于逞强好胜”,说起北欧诸国的整体形象,世间有“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口碑。如果仅仅是争强斗胜,不懂如何施德政于内,布荡荡王道于外,这不是一种真正的强大。北欧人的“与世无争”,并非是自卑和软弱的表现,恰恰是因为其足够的自信和强大,无论是个人,民族还是社稷,只有达到这样的境界才是真正的强者。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齐齐格和客人们成了好朋友,即便这样也从不打听客人来到欧洲的打算,这和她从小在欧洲文化氛围成长有关。当然齐齐格很自然地认为,这些如此有教养的同龄人,想必也是不久要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的主。但是她忽略了一点,尽管他们之间年龄文化相仿,她是第二代移民,而作为第一代移民的青田小组,不但为了自己,更要为父母和兄弟姊妹,有着任重道远的创业使命,做出牺牲无疑是难以避免的。站在海峡大学的大门前,聪明的齐齐格看得出,她的中国朋友们显得有点忧郁。
  齐齐格并不忌讳谈论自己的理想,虽然喜欢欧洲,不过她也想到社会活跃度高,移民机会更多的美国去看看。齐齐格告诉小甑,执行力很强的她设计了一个实施中的计划,即先进入欧洲的大学,然后努力学习争取优异成绩,得以申请欧美高校交换生的名额,可以免费赴美留学,大学毕业以后,无论是在哪儿发展,都要好好工作报答父兄养育之恩。齐齐格这种自立精神一点儿都不亚于她的中国朋友,也是宾主双方的共同之处。奋斗不止和强烈的责任感,是八十年代移民身上闪烁的金子,以后的步后尘者鲜有这样的品质。
  继续到处参观,值得一提的是建于1478年托普卡珀博物馆,这里收藏着将近两万件中国古瓷器,年代可追溯到唐朝,是当时的商人通过丝绸之路带到这里,据说收藏的数量和品质,仅次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德国德累斯顿艺术博物馆,排列世界第三位。
  一路上中外朋友边观光,边互相交流讨论,不断有新的话题。
  小甑爱好阅读文学作品,从小博览群书,无独有偶,齐齐格也是个土耳其的文学青年,她对小甑介绍土耳其著名作家帕慕克。人类社会各种文化碰撞融化,往往会产生出划时代的作家和作品,从这个角度说,伊斯坦布尔这座独特的城市,是帕慕克小说诞生的摇篮,他的作品深刻地洞察东西方文化的异同,史诗般展现了伊斯坦布尔历史和现实的冲突。后来帕慕克于200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证明了其粉丝齐齐格的品味和眼光。
  这两天在土耳其的日子,中国客人下意识拿土耳其和巴基斯坦来对比。当年奥斯曼帝国统治整个中东和北非,这里的居民百分之九十九是穆斯林,现在虽说是伊斯兰国家,但也是个摩登的世俗国家。土耳其妇女少有黑巾蒙面,甚至包头巾也只是象征性的。土耳其成为世界上最为先进,最西方化的世俗伊斯兰国家,绝非偶然。土耳其紧挨着欧洲,又有大量定居西欧的移民,近水楼台先得月,对欧洲的文明和进步有直观的认识。
  中国和土耳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悠久的历史,辉煌的文化,历史上都是叱诧风云的大帝国,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影响感召了邻国,国力之强大有时候也会让异族闻风丧胆,近代都受过列强的欺负,既憎恨西方,又推崇其文化,看似矛盾,但是不乏实用。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大伤元气的西欧,战后都获得了奇迹般的发展,而二战中因为恪守中立,养精蓄锐的土耳其原本应该独占鳌头,没有料到却被远远甩在后面。看来光靠移民和廉价商品输出,到头来只是攒取蝇头小利为他人做嫁衣裳,很难有太大的出息,这个现象耐人寻味。
  齐齐格说,二战后土耳其出现大规模的移民潮,进入八十年代,却又出现第二波移民潮,这次是以富裕阶层和社会精英为主力军。如果说第一次是穷人移民,是解决人口和就业问题的权宜之计,那么这一次即是富人移民,国民财富迅速流失,精英人才出走,绝非国家的福音,说到这里,她显得有点忧心忡忡。青田小组组员们用心听着,但是他们并不理解。八十年代的中国改革开放不久,建国以来第一次大规模海外移民,只是解决谋生问题,那时候还未曾有类似土耳其的新贵精英争相移民的现象。
  在伊斯坦布尔逗留了五天,青田小组再次启程,东道主齐齐格把他们送到机场,离别时刻大家依依不舍,不过后来有重逢的机会,当然是多年以后的事。
  飞机马上起飞,扩音器响了,一个豁亮的男中音朗诵古兰经,虔诚地向真主祈祷,保佑客人一路平安。这时候人们意识到,将要告别伊斯兰世界,飞往欧洲大陆,那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第一站是老牌修正主义的南斯拉夫
  
  五月下旬,奥斯陆下了最后一场雪,“风回共作婆娑舞,天巧能开顷刻花”,阳光满前户,雪水半中庭,已经感觉到姗姗来迟的春意。我们相继结束了建筑工地和芙庐饭店的工作,随即在挪威居留期也将告终。六月初,我们告别了柳老师一家,动身奔赴中欧。
  临走时行程有了变化,情况是这样的,到达挪威的第二个月,我们给瑞典方面挂了电话,与安德森和林耐接上了头,自从西伯利亚火车上分手以来,大家还相互惦记着。听说我们将启程前往中欧,他们结伴驾车赶到奥斯陆,说什么也要让我们到瑞典做客,人高马大的林耐说,“人都到北欧了,过吾家门而不入,太不给面子了。”同样身强体壮的安德森在一边附和,“别跟我说你们要赶着去上学,我可看过你们的维也纳大学入学通知书,过了暑期才开学,日子还早着呢。”他们哪里知道人家的苦衷,我们以留学生之名,行打工谋生之实,早一天到达居留国,就可早日挣钱养家糊口。最终不由分说,北欧大汉一边一个押送我们上车,兴高采烈地向瑞典进发。
  这是一辆沃尔沃四轮驱动的越野吉普,电动可加热真皮座椅,车身自动水平调节,防翻滚稳定控制系统,马力强劲,坐在里面有巴顿将军的威风。为了走捷径,东道主选择了联邦公路,正好显示了越野车的王者风范,专业看林人出身的林耐驱使着沃尔沃吉普车,驾轻就熟,在崎岖的山路上跑的欢快。扫雪车把路面上的积雪推到路的两旁,堆起齐腰高的雪丘,盘山公路一路蜿蜒逶迤,沿着山路行驶,虽然已经是春天了,然而冬天的洁白还未退去。近处山崖瀑布凝固成冰棱柱,晶莹剔透,远处终年不化的皑皑雪峰,云山雾罩。望不尽的挪威山林之北国风光,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让我们大饱眼福。
  正午到达了挪威和瑞典的国境边防站,这时候才想到我们根本没有瑞典的入境签证,有生以来第一次当人蛇,尽管是无意的,我们还是不禁血压升高手冰凉,自幼接受的教育告诉我们,这可是坐牢的大罪。两个瑞典哥儿们却完全不当一回事,在北欧根本没有偷越国境叛国投敌一说。和东方不同,这里的人们国家主权意识淡薄,北欧诸国互免签证,跑到这里的外国人少之甚少,各国边检几乎是装装门面而已。如果不是林耐按了喇叭,还不至于惊动瑞典的边防警员,而挪威方面干脆无人值班。
  走来一位标致的女警官,一身裁剪合体的制服,使这位金发女郎愈发的青春焕发。她和下车的二个瑞典男子互吻了脸颊,显然都是老相识了。安妮警官知道我们是来自中国,热情地上前和我们握手。大家聊了一阵子,我们和安妮道别,开车继续赶路,至始至终都没有被要求出示护照,验证了先前的担心是多余的。
  作为瑞典社民党党员,安德森认为自己的党是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政党,为了证明不打诳语,他出示了一本瑞典社民党党史,我们打开一看,开页的照片分别是该党奉为导师的马克思,恩格斯和拉萨尔,安德森告诉我们,瑞典社民党如今仍然沿用当年恩格斯创建的德国工党的党纲,以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基础,对此我们可是闻所未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五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