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五十一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12-26 点击数:1478次 字数:
  相对西欧,北欧对非法移民控制较为成功,一则,在移民问题上,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比如说在挪威,早在七十年代终止了移民国家的性质,并且严格执行有关政策。二则,地处北角背靠冰川天然屏障,前面有中西欧富有国家作为缓冲,东欧和第三世界的移民兵团难以染指。后来在一次全球化问题国际会议上,和我聊天的联合国难民总署的一位高级官员,同意我这个出身草根移民的直观分析。他用西方式的语言说,“过去的传奇经历,使您的观察具有深刻的说服力。”
  奥斯陆当局不允许拆除旧有房屋,以维持花园城市传统的原貌,这条政策的制定,应该是当年埃德之辈奋力抗争的结果。这样一来,房屋内部设施的更新换代,大型的现代化机械毫无用武之地,需要大量的手工和人力才能完成。我们路过一处工地,怀着尝试的心理,找到工头一问,对方表示正缺人手,即便没有工作许可也能考虑,这确实是个天大的意外惊喜。当工头问到每个小时报酬要多少,我们私下作了商议,心里想总得报高点以备对方还价,于是回答道:“每小时二十克郎。”实际上即使每小时十克郎我们也干了。
  听到我们的回话,整个工地的人都笑了,以为是自己漫天要价而闹出笑话,我们显得十分尴尬,连忙说道:“是不是太多了?那么请你们说个价就是。我们确实需要这份工作。”包工头乔治笑道,“不,不,是二位要得太少了,你们难道是从火星上掉下来的?整个北欧没有这样的价钱,好了,给你们每小时四十克郎,这是挪威法定最低工资,不能再低了。”并不因为是两眼一抹黑的外国民工,就欺负人,乘人之危,一个社会纯洁到这样地步,令人震动。于是,除了晚上的饭店工作照旧,白天我们在建筑工地做小工。从此我们有了两份固定工作,喜出望外。
  建筑工地上的工作时间完全是弹性的,可以随时来,也可以随时走。每个人自觉在记工本填上时间,作为工资结算的凭据。房地产开发商先把旧别墅买下,由建筑包工队负责返修,然后转手出售。乔治和其他队员进行旧设施的拆除和重新装修的技术处理,咱俩跟着后面当帮工,日常工作是把拆下的旧材料和水泥块,扔到大集装箱柜中。每过二个小时,乔治会召唤大伙儿喝咖啡,整个过程一般不下于四十分钟,当然是作为工时计算在内。
  除了乔治是归化的希腊人以外,还有来自加拿大的泥水匠亨利,在挪威定居已逾十五年,他口吃得厉害,但是为人十分和善。亨利和挪威妻子生了八个子女,在出生率负增长的北欧是个轰动的个案,为此奥斯陆市议会特别颁发了一枚勋章,给这对家喻户晓的模范夫妇。亨利说,每天工作完毕后回到家,八个孩子一拥而上,齐叫爸爸,大有天堂的滋味。加拿大是可爱的故土,但是亨利更加依恋挪威这个第二故乡,因为这里极其富裕的物质生活,并没有导致西方常见的精神颓废和污染,仿佛就是世外桃源。另外几位是原籍的挪威人,都是肩宽膀圆膂力过人的颟顸大汉,电锯手泰利绝不逊色于猿人泰山,腼腆得却像个少女;身高二米的巨人强生,能轻易把数百斤的木柱举过肩头,但是谈吐幽默诙谐,思想敏捷像头幼鹿。
  
  在进入清真寺之前,小林和小肖先在洗脚处清洗,然后把鞋子放进塑料袋提着,和摩肩接踵的信徒们进入大殿朝拜,虔诚的人们在这里祈祷和聆听圣歌。清真寺内装修极尽奢华艳丽,四周墙壁镶嵌着蓝色瓷砖,静谧柔和的视觉唤起人们的沉思,“蓝色清真寺”的称号也就有了出处。据说当年窗户的彩色玻璃是来自威尼斯,制作瓷砖的工匠是从波斯招来的,展示了奥斯曼王朝的财大气粗,就像当今的阔佬必定使用舶来品是同样的道理。根据教规,妇女不便涉足圣殿,齐齐格和小甑只能在外面等候。
  欧洲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是托普卡匹宫,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皇宫,因为外面有一座御敌的炮台,又称之为“炮台皇宫”,可以供五千人同时居住。半个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历史上,多数的苏丹坐朝于此君临天下,皇宫坐拥黄金角(Halic),俯视玛尔玛拉海,远眺博斯普鲁斯海峡,整座皇宫由大海和城堡包围,堪称君士坦丁堡的心脏,俨然一个土耳其的紫禁城。
  还有海峡边的多尔马巴哈切皇宫,共和国奠基人凯末尔就在这里办公直到去世。引人注目的是皇家风格的钟楼,四层建筑各个方位都有一座大钟,第四层的四座大钟来自法兰西。建于十九世纪皇宫的装修富丽堂皇,连外墙的建筑材料都是用大理石,内部则是雕梁画栋,金璧辉煌,有些地方还用黄金点缀,非常豪华,皇宫大殿有五十六个大柱,穹顶上的枝状吊灯重达五吨,由数百颗大水晶构成,十分壮观。皇帝起居的地方极有气派,用洁白色大理石镶嵌。寝宫明亮宽敞,奢华的家具,表现帝王的穷奢极侈。在这里中国客人意外地发现了一对中国大瓷瓶,上面有花鸟仕女的彩色图案,齐齐格说是当时中国的清朝皇帝送给苏丹的礼物。
  。
  毕竟是靠近北非,春天的的伊斯坦布尔,金色的阳光普照整个城市,虽然海风阵阵,气温还是高达摄氏三十度。如果在马路上散步,已经有了初夏的感觉。时不时大伙决定到海峡附近的饮食店作一个小憩,解解渴或者解决一顿午餐。
  伊斯坦布尔新城区,有了摩登国际大都市的气息,欧亚文明的冲击在这里显露无遗,一面还是历尽沧桑的宗教建筑,如古典建筑风格向奥斯曼建筑风格过渡的Beyazit清真寺,诸如此类的历史沉淀;另一面是现代化的市政建设,如高楼大厦,宽阔的马路和新式的折叠吊桥加拉达桥,不胜枚举的新鲜事物,对比之下有着一种视觉冲击效应。加拉达桥是新老市区的交界处,熙熙攘攘热闹非常,毕竟是亚洲的一部分,人口是少不了,大桥上垂钓者可谓人山人海,不计其数,是伊斯坦布尔一道独有风景线。
  。
  Taksim广场竖有土耳其独立纪念碑,广场一头的现代商业大街,是时尚青年喜爱光顾的地方,成群的鸽子在此地闲庭散步,围着人们老要吃的,这种人和动物和睦相处的祥和景象,通常只有在欧洲的城市才能见到,说明伊斯坦布尔不仅是个一个亚洲城市,而且确实也是一个欧洲城市,货真价实。
  鸟语花香的埃米尔格公园,以郁金香闻名于世,这里正好举行一年一度的郁金香节,花园中郁金香大片绽放,各种灿烂色彩,延伸目之所及,遥看像是片片彩色的条纹,游客们蜂拥至此欣赏美景,尽情沉浸在花的海洋之中。郁金香象征美丽,庄严和华贵,高雅脱俗,清新隽永,其魅力使观赏者不禁为之倾倒。在这个前奥斯曼帝国的御花园中,原先郁金香是专门种给皇室贵族享受的。世人只知郁金香是荷兰的象征,实际上土耳其比荷兰更早把它定为国花。郁金香的土耳其语为“tulbend”,来自波斯语,含义是如同穆斯林少女的头巾一样美丽。
  伊斯坦布尔拥有伊斯坦布尔大学、海峡大学等三十多所大学和高等学府。土耳其第一所大学是在公元425年,由狄奥多西二世所建,比我们中国第一所大学早出一千五百年(据文献记载,成立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上海圣约瀚大学,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高等学府),那么早就有了高等教育,可真是不可小觑。
  土耳其著名的海峡大学坐落在御花园附近。这座由美国人创办于十八世纪的大学校区,郁郁葱葱的乔木草坪,五颜六色的奇葩艳卉,教学楼掩映于万绿丛中,和湛蓝的海水相互映衬,令人心旷神怡。在校园内外可见一群群课间休息的大学生。羡慕不已的青田小组在这里逗留了许久,迟迟不肯离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五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