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五十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12-12 点击数:1924次 字数:
  第二天晚上,我和大成都在班上。老板令大成在地下室挖通一陈年通风洞,我则负责将清除出的垃圾运到地面。时逢斯里兰卡兄弟休假,厨房里除了大师傅们以外,只有阿卜杜勒在工作。我拖着大箩筐从电梯出来,通过曲曲弯弯的地下室,来到通风洞边,一面和大成说笑关于地道战的故事,一面清理狼藉的场地。突然酒吧挪威女招待跑下来,气急败坏地说,“你们在这里设法躲一下,千万不能上去。饭店里都是移民局的探员,正在到处搜查黑工。”然后一溜烟跑开了。瞬间,我们的处境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像当年被日寇堵在地洞里的游击队。
  我们先躲在米垛后面,继而又藏在堆积如山的罐头食品箱夹缝之中,惊慌失措仍感不安全。地下室属于饭店的一部分,难免有人下来搜索。这时候恨不得能够钻到地缝里去。就在最后的一刻,我们向电梯狂奔而去,乘着它直上九重天到了顶层。却没有想到这是一家银行的办公楼面,铁将军把门早已经收市打烊。按理应该有另外的消防出口,谁知通向大厦另一侧的楼梯,竟被一扇铁门锁得死死的,我们闯入绝径成了瓮中之鳖,这无疑是一大失策。
  挪威王国极其富裕,电费通常忽略不计,公共照明从不关闭,四周亮堂堂的,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突然发现一闪一烁的电子猫眼,才意识到整个楼层,是在银行警报系统的监控之中。现在若要退回地下室已经没有可能,惊魂落魄的我们只好趴在冰凉的,照出人影的光滑大理石地板上,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那天夜里,移民局警察抓住了阿卜杜勒,当即戴上手铐带回外事警察局。同时被捕还有台湾的蔡师傅,是因为他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明,当然事后很快给放了出来。蔡师傅曾经和阿卜杜勒关押在一起,据他说,当移民官员通知次日遣返的决定时,可怜的摩洛哥青年掉下眼泪。关于移民局突袭的原因,有二种版本的说法,第一个版本是有着白人阴暗心理的波兰人,伺机报复自以为使他蒙受屈辱的华人社会;第二个版本是阿卜杜勒自己酿下的祸根,他曾经在医院检查身体,无意中把芙庐饭店的地址报了上去。当医生得到其性病化验呈阳性的报告时,通知了公共卫生当局,由于电脑中查不到黑户口阿卜杜勒的档案,因而惊动了挪威移民局。
  这里要说明的是,挪威是完全的高福利国家,医疗保险涵盖全民,看病就诊包括开刀住院,都是全部免费,出示个人医保号码即可,所有公费医疗机构不设收费窗口。如果外国人在挪威期间得病,就地免费医治便是。据说,很多来自第三世界的病人利用这个漏洞,以访问旅游之名,跑到挪威接受这种不花钱的治疗。在这次黑工围剿中,我们得以逃脱,完全靠的是运气。于老板担心再失去硕果仅存的两个劳动力,考虑安全的原因从此缩短我们的工时,工作时段改为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条件是必须完成原先的工作量,并且薪金相应缩水。我们的工作场所固定在地下室,外面再加上一枚大锁,没有老板亲自召唤不得露面。
  土耳其是移民输出国,在欧洲众多外来移民社区之中,土耳其移民社区是规模最大的,人数也是最多。在这一点上,土耳其与中国相似,但是还是无法相比,前者仅仅是同一区域内部的迁移(如果土耳其算作欧洲国家的话),后者却是辐射整个世界,五湖四海每个角落均有踪迹(中国人大规模海外移民,应该是始于近代史,各种文献表明,原因无非是天灾人祸),况且海外华侨达数千万之多,是土耳其等国望尘莫及。想到这里,中国来的年青客人们显得有点迷惘,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后来青田小组到达了西欧,看见大量的土耳其移民和他们的生活现状(实际上也是生活在欧洲所有外来移民的缩影),证明了齐齐格所言不虚。不过他们还是挺羡慕土耳其兄弟的,土耳其和西欧近在咫尺,种族和文化毕竟相近;人种相差甚远的中国移民却要远渡重洋,面临各种巨大的文化冲突。
  二战以后为了重建欧洲,西方诸国大量吸引土耳其民工,请神容易送神难,大多数外国劳工最终选择留在西欧,对当地就业和治安的影响愈来愈大,同时一旦入籍即可获得国民待遇,享受西欧宽泛优厚的社会福利,在鼓励生育的负出生率的侨居国,生育孩子多多益善,光是领取国家对子女的丰厚津贴,就可以悠哉悠哉过上好日子,在土耳其移民中大有人在。久而久之,种种的这一切,都会使当地人产生反感。
  冷战后东西方的矛盾让位于宗教和移民的矛盾,土耳其紧邻中东地区,如果土耳其入欧盟,也就意味着欧洲向伊斯兰世界洞开,这是西方要好好掂量的问题。说到这里,看来美国教授亨廷顿的论断,或许是个会被证实的预言:冷战后的世界,其冲突根源不再是传统的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主宰全球的将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当然这都是后事。
  齐齐格领着大家来到一家地毯商店,很大也很阔绰挺气派,前台是洽谈生意的门面,后台是地毯作坊。众所周知,土耳其的地毯闻名天下。客人刚一上门,笑容可掬的老板快步迎上来,同时吩咐伙计送茶倒水,非常殷勤。接下来一群土耳其织娘出现了,为尊贵的客人表演羊毛地毯的手工制作,看着看着,小甑脑海中浮现“作秀”这个词,她甚至想不出更加恰当的字眼,来形容巧夺天工的技法,看来“作秀”原始的词义应该没有贬低的意义。同时有个气度非凡的经理,用英语为客人介绍土耳其地毯悠久的历史,然后带人们到陈列大厅欣赏各种纯毛的制成品,让大家看的眼花花。
  离开大市场,齐齐格驾车爬上陡峭的坡道,上了旧城区七座山的第一山,平坦的山顶上建有极富盛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它是伊斯坦布尔标志性建筑,从这座城市的任何角度都可以看见其金灿灿的尖顶,和宽阔的橙色外墙。各种蘑菇形的屋顶,众星拱月地烘托出主建筑拱门上硕大的园顶,非常壮观。高大无比的教堂大厅让人瞠目结舌,所有的窗户均由彩色玻璃点缀,连同地面上的图案都是用彩色大理石镶嵌而成,华丽奢靡,以此来凸显神圣罗马帝国的荣耀。这样一个用巨大石块建成的教堂,难怪千百年来坚固如初,逃过历史上一次次的战争浩劫。
  第二天早饭毕,年轻的女主人继续充当向导,开车陪伴中国客人游玩。离开旅馆之前,意大利来了电话,那边的人告知青田小组,需要在伊斯坦布尔等待西欧的签证,不过未必成功,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土耳其介于贫穷的亚洲国家和欧洲发达国家之间,其东面与南面邻国都有经济麻烦和社会问题,据说全球十几条经济移民路线,适合暗渡成仓的伊斯坦布尔属于其中的一条,所以西方各国在土耳其的使领馆提高签证门槛,也是在情理之中。如果不尽人意,只能进入东欧再做打算。后来果然派人送来了巴尔干地区国家的另纸过境签证,当然这是几天以后的事了。
  齐齐格去过不少地方,她很骄傲地说,伊斯坦布尔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确实并不夸张。接下来的日子,她几乎每天带领异国的朋友在市区闲逛,不亦乐乎。
  他们来到闻名遐迩的蓝色清真寺,位于伊斯坦布尔旧城区的中心。齐齐格说,Blue Mosque是它漂亮的英文名字,Sultanahmet Camii(苏丹何密清真寺)才是原名。蓝色清真寺年代不算太长,是回教最顶级的建筑师MehmetAga建于十七世纪,小圆顶,中圆顶和大圆顶,金字塔似地叠加,成莲花状,别具匠心。按规矩唯有麦加的清真寺才能有六个尖塔,由于当年苏丹何密一世的威仪,蓝色清真寺也就破例有了相同等级。从清真寺外部看,使人感觉到一种宗教的神秘和空灵。每逢星期五中午,人们都会涌到里面作祷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五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