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四十九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11-29 点击数:1367次 字数:
  如果说,波兰人有当年开发西部的移民精神,那么摩洛哥青年阿卜杜勒却是另一类型的非法移民。阿卜杜勒是来自西非的摩洛哥王国,隔着直布罗陀海峡与西班牙相望,是距离欧洲门户最近的非洲国家。阿卜杜勒是年仅二十岁的英俊男子,黝黑的肤色,完美的体魄,一双充满男性雄风的眼睛天真无邪,在看到迷人的女人之时,会迸发出毫不掩饰的原欲光芒。
  以性解放闻名于世的北欧,男女之欢就像更换衣著一般随意,北欧的性关系极其自由开放,连一向前卫的美国人都甘拜下风。酒吧邂逅的一夜情成了常态,青年男女春宵一度之后,不留姓名电话号码比比皆是,这里根本没有钱钟书的“围城”现象,没有了城墙,也就没有男女进出城之矛盾和困惑。云雨后Say goodbye,不带走一丝彩虹,是欧洲男女潇洒走一回人生观的典型表现,既然没有感情和婚姻的羁绊,种族肤色就更不是障碍,欧洲女子以有色人种做伴侣为时髦,在非洲裔男子那儿,不少北欧姑娘找到了异国雄风的乐趣。
  因此阿卜杜勒如鱼得水。他洗碗得来的辛苦钱,无疑都花费在风月场泡女人上面,不过是心甘情愿。他出身不算富贵,但是绝不贫穷,父亲是摩洛哥一个小城市警察局长,各路孝敬的外快不少。阿卜杜勒受过些教育,英语说得不错。他告诉我们,在他的国家,人们既憎恨富人,同时又瞧不起穷人。摩洛哥不是工业化国家,是非洲大陆的一个穷国,不过由于同是王国的原因,持该国护照到挪威有三个月的居留权,不需签证。打黑工赚钱,逾期不归,只要不被发现,就像这里河流上到处可见的野鸭子,随波逐流,自由自在。
  另外一对斯里兰卡兄弟,表情木讷然而生性善良,属于那种身体短小的棕褐色人种,说的英语,很难辨别音节,他们是斯里兰卡南部闹独立的泰米尔邦难民,是为了逃避政府军和“猛虎”军事组织之间连年战火,逃到外部世界来了,是典型的“太阳和风争斗,殃及农夫”的翻版。斯里兰卡兄弟是虔诚的佛教徒,和我们初次见面时,双手在面部合十。
  斯里兰卡兄弟告诉我们,点头和摇头的意思和其他民族相反,点头是表示“不是”,摇头则表示“是”。吃饭是用右手拿起食物食用。他们来自经济落后的贫穷地区,融入先进的西方社会,难度要比前二种人高得多。当斯里兰卡兄弟得知,我们差一点去了他们灾难深重的国家,步做豆腐的上海老乡之后尘,怎么也弄不明白,我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眼睛睁的老大,吃惊得直点头,同时又宽慰的直摇头,庆幸我们最终没有去成。
  在严厉禁止非法黑市工人的挪威,对于一向谨小慎微的华人社会而言,芙庐饭店成了云集黑工的一角。但是好景不长,某天波兰人领了薪水,突然不辞而别。就在第二天饭店出事了。
  小甑想了一会儿,然后代表大家回答,普遍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贫富悬殊更不是社会主义。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同时也强调,是为了带动大家一起富裕,共同走富裕之路。中国的改革开放时间尚且不长,若干年后回过头看走过的历程,或许会更加有说服力。她说,有机会一定请齐齐格到自己家乡一游(多年以后小甑实现了诺言。二十一世纪初,齐齐格成为二个可爱孩子的母亲,不过并不妨碍职业妇女的身份,她已是一家德国大企业的高管。)
  有着硕大无比的拱顶的大市场,囊括几千家商店,就像日后中国浙江义乌商品市场,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市场,其规模在欧洲无疑是头把交椅。大市场的主干道和蜘蛛网般的分支纵横交错,占伊斯坦布尔十来个街区,约三万平方米,风格完全是土耳其特色。生活在伊斯兰世界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仿佛是阿里巴巴传说中市井生活的外景,充满中东的集市风情。据说这个商场已经存在了几百年,经营金银首饰和地毯的商店不计其数,来自欧亚的商品源源不断涌入这个巨大的集散地。
  在西亚和巴尔干地区,和其他民族相比,土耳其人有经商的天赋,除了坐店的商人,还有各等小贩沿街揽客,卖什么的都有,一种异域世界的诡谲感觉,如同《天方夜谭》中的场景再现。有一个穿着长袍的走过来,努力推销他的一大堆琳琅满目的商品,其中有一些假冒的名牌手表,看来世界上有着不少角落,具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知识产权意识在这里显得十分淡薄,西方始终不把土耳其看作有着共同价值观的欧洲国家,也就不奇怪了。齐齐格提醒客人,在这儿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而且必须讨价还价,开口至少杀价一半,否则一定会充当冤大头。这可是第三世界常见的潜规则,见怪不怪。
  在大商场齐齐格见到了熟人,是一个来自德国的女同学,和她一样是土耳其海外侨民,她们亲热地行了家乡的贴面礼。事后齐齐格告诉小甑,这位找到夫婿的同窗是回国举行婚礼,尽管已经欧化,不少土耳其侨民的年轻男女,还是选择同族婚姻。说到海外生活,齐齐格打开了话匣子。
  齐齐格是三岁就跟随爹娘到德国侨居,后来父母返回土耳其打理产业,她就继续和兄长们留在那儿,是典型的在西欧长大的德籍土耳其人,如今在欧洲的土耳其后裔已达到八百多万,其中很多人在侨居国出生,生长和受教育,之后在当地企业工作,西欧已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而第一代移民从事的职业大多是体力劳动,或者是简单重复的工作,语言不通远离社会主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得出齐齐格是个早熟和懂事的女孩,她说,跑到西欧客居他乡,还不是因为国家贫穷,出于无奈。
  土耳其人大规模移民德国始于二战结束。纳粹德国发动的战争导致五百多万德国人丧生,并且杀害和驱逐了几百万犹太人,东西德国分治再次导致了西德人口减半,一片废墟的德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来重建社会。自那时起大批的土耳其劳工涌向西德,成了功不可没的外国民工。如今土耳其后裔已成为德国各界一支生力军,不可小觑。
  齐齐格的兄长到德国的初期,都是苦力的干活,时间久了以后,一个哥哥经营了Kebab,是专卖土耳其肉夹馍的烤肉店,巨大的烤肉吊裹满牛肉或鸡肉,烤熟的肉用锋利的长刀一片片削下来,配以番茄、洋葱和生菜等,夹在芝麻厚饼中间而成;另一个哥哥成了开杂货铺的小老板,常年卖各种土耳其食品和蔬菜。开快餐店和开出租车的很多是土耳其人。这些是第一代外国移民标准的生活轨迹和奋斗历史。
  或许是具有亚洲人血统的原因,土耳其民族有很强的家庭凝聚力,通常以大家庭为单位生活在一起,并且在侨居国形成土耳其人集聚地,同时具有很高出生率。超过三百五十万土耳其后裔构成了德国人口的重要部分,如果经济产生问题,当地人就会怪罪移民侵占了工作机会和德国优越的社会福利,同时责备移民与侨居国主流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格格不入。
  齐齐格说,土耳其政府在八十年代开始紧缩开支,庞大的海外移民每年向祖国的亲人汇款,这些子民的血汗钱使土耳其能够大幅度降低财政赤字,这和穷人孩子外出打工挣钱,养家活口为父母分忧是一个道理,或许这是一个通俗的比喻,青田小组成员听了表示赞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四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