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四十八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11-15 点击数:1509次 字数:
  既然是包工,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之下,我拼命干活以求赶时间完成任务。我先粉刷天花板,其次二度油漆厨房组合餐柜,然后裱糊墙布,最末铺设地板。中国人搞这些玩意有点经验,没想到在北欧能大显身手。连续一个星期,我废寝忘食发疯般的干。老太太感到非常吃惊,除了我的工作效率以外,发现我在整个劳动过程中从不进食,如同一台传说中的永动机,不停运转。一则过于专注,根本想不到吃饭,二则花钱买食物太过浪费,反正下午回到饭店,总能够找到吃的。拿到工资以后,第一件事是从邮局寄了只包裹,是柳太太送给我儿子的衣服,我在其中偷偷夹了数十美金,虽不是大数目,对于远在天涯的妻子,多少是个慰籍。
  于老板恐怕是全挪威最玩世不恭,也是最敢于漠视移民法的华人老板。在整个饭店中,除了我们,还有四个黑工,分别为一个波兰人,一个摩洛哥人和一对斯里兰卡兄弟。
  波兰人原本是华沙体育学院的教师,确有一副运动员的体格,高大茁壮,能说一口流利而带浓重口音的英语。他的性格桀骜不驯,有一种对东方人毫不掩饰的蔑视,除了厨师长以外,对其他中国人从来不称其名。但是,他又必须在中国人手下做最低贱洗刷盘碟的差事,那种不仅单调而且肮脏的的勤杂工作,白人至上的傲慢和现实地位形成巨大的反差,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那被扭曲的内心有多大的憎恨。从他的身上可以发现,欧洲常见的新种族主义社会心理,尽管没有对肤色,生理露骨的歧视,然而认为种族文化有其优劣之分,实际上是旧种族主义的衍生,并非跨文化交流的福音。可笑的是,即使同是白色人种,西欧人骨子里却瞧不起东欧人,对这位新种族主义分子,是个莫大的讽刺。
  他痛恨苏联和布尔什维克,有一次他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我,问道,“你是不是赤色政党成员?”我反问,为何想起来提这样的问题?波兰人一下子沉下脸说,他不能忍受身边的魔鬼。当波兰人说起二战时期苏德两国瓜分波兰和“卡廷森林屠杀案”中,斯大林下令处决二万名波兰军官的民族恩怨,他的脸上肌肉抽搐,充满极端的仇恨。
  波兰人对我们说,挪威是个人间天堂,自由而且富有,何不设法留下来,何况老板又是民族同胞,必定鼎力相助,不会克扣工资想必当然,成全我们得到正式劳工许可都有可能。对此我们置之一笑,在这方面外国人比我们中国人可要天真许多,或者是我们比他们要世故成熟不少。我们反问他的打算,他说话很谨慎,不过天长日久,总要漏出什么。
  他是波兰自由团结工会成员,作为当时世界十大新闻之一,团结工会事件即便在中国也不陌生。团结工会是八十年代波兰自由工会,成员多为产业工人,最高峰超过一千万会员。波兰是典型的苏联式计划经济,大中型企业清一色是国营的。所谓劳资纠纷就是企业工人与政府的矛盾。工人运动也就成为政治运动。这位体育教师十分崇拜出身卑微的团结工会领袖,说起曾是造船厂电工瓦文萨的故事时如数家珍。
  这位团结工会会员自称到北欧旅游,遗失了护照,挪威警察答应,如果他能找到住房,即可发给挪威护照,当前他在外打工并不受限制,拼命赚钱争取早日把女友接来。从波兰人那些真言与谎话交互的谈吐之中,除了作为自我优越感十足之白人对他人智商的低估以外,可以从中看得出一些蛛丝马迹,这位波兰同事不过是众多东欧政治难民中的一员,通常人们用这样的手法,取得西方合法居留权。
  撇开他的弱点不说,此人的确是个奋斗型的人物。为了及早适应挪威社会,每天工作以后,通常熬夜至天明,挑灯苦读挪威文。他有一种和常人不同的特殊功能,如果手头上没活,即坐在厨房通往餐厅的台阶边,在嘈杂的环境下睁着眼睛打盹,不可思议令人吃惊。
  车上的观光客抚今追昔感慨万分,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先声夺人超过任何民族,祖上的能工巧匠建造了无数的人文建筑,但是由于饱受劫难,能够保存下来的屈指可数凤毛麟角,竟然没有一个都市可以象伊斯坦布尔,完整保留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想到这里人们不禁扼腕长叹。
  齐齐格一面熟练地开车,一面和客人们聊天,就像个出色的导游地陪。她饶有兴致地谈着自己的国家和民族。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土耳其和德奥结盟,战败后,土耳其的大片领土被战胜国瓜分,割让了小亚细亚和阿拉伯行省,丧权辱国痛定思痛。此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土耳其牢记历史教训严守中立,果然逃过一大劫难。战后与西方结盟并接受美国马歇尔计划的经济援助,用山姆大叔的能量来复兴自己,借他山之玉谋我发展之路。土耳其是入盟北约组织唯一的伊斯兰国家,同时参加了欧委会和欧洲经合组织,其外交重心在西方,已经向欧共体申请加入会员资格。
  土耳其是亚洲和欧洲的地缘结合部,两种迥然不同的文化,社会和经济体制交汇,形成巨大的冲击力。这种在不同文化价值观念矛盾冲突的背景下,进行历尽艰辛的时代变迁,是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现代历史中似曾相识。
  1923年的瑞士洛桑会议确定,土耳其取消苏丹制成为共和国,由凯末尔为第一任总统。从此土耳其在凯末尔的领导下进入现代化进程,这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文字由阿拉伯字母改为拉丁字母,从德国,瑞士和意大利等国借鉴现代西方法律意识,凯末尔政权力推世俗化实行政教分离,废除国教和伊斯兰原教旨的深闺制,妇女禁止带面纱,禁止一夫多妻等等,妇女地位得到提高。提到被尊称为国父的凯末尔,齐齐格眸盈秋水,看来这位年轻的大学生十分崇拜他,就像中国人缅怀孙中山先生一样。只要是为国家社稷无私奉献的政治人物,青史标名留芳万古,人们会世世代代怀念他们,这一点上,看来世界各个民族都是同样的,没有例外。
  齐齐格驱车来到了一个安静优雅的港湾,叫做塔拉巴雅湾。这位业余导游倒是十分专业,把客人带到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最漂亮的景点。琥珀色的海湾停泊着数不清的私人豪华游艇,岸边有着各种风格的酒吧和俱乐部,整个地区布满了一栋栋雪白的别墅,建筑风格各异,藏在奇花异木之间依稀可见。沿着海边,极目远眺,天海一色,波光粼粼,海鸥飞翔,一艘巨轮缓缓通过,不远之处就是黑海,再过去便是北约舰队的码头和土耳其海军司令部。
  这里是伊斯坦布尔环境保护最佳的地方,郁郁葱葱天然氧吧,是当地顶级富豪云集之处,看来全世界的有钱人都一个样,很会挑好地方落脚。人类社会就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都是亚当夏娃的子孙,同样都是骨头经络支撑的血肉之躯,但有人在辛苦劳作,有人在马路边乞讨,有人在经受战争的劫难……然而这些锦衣玉食的天之骄子却在人间天堂里尽情享乐。
  天堂虽然美丽,欣赏之余还得返回现实。齐齐格带客人回到商业区,一路上看到不少街头要饭的,男女老少,还有残障人士,看来千万人口的伊斯坦布尔,确有很多穷人,挣扎在贫困线之下,比比皆是,和大多数人口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样,这里的贫富悬殊也是够大的。汽车停下找了泊位,大家正打算进入伊斯坦布尔著名的大市场(Ground Bazaar),一大群人蜂拥而上,要帮客人擦拭皮鞋,齐齐格用当地话表示谢绝,二个十来岁的小孩还是尾随不怠,眼泪汪汪的,女主人掏出钱袋,给每个孩子一些分币,欣喜万分的他们走开了。
  伊斯坦布尔繁华的马路上,不乏飞驰而过的豪华名车,其中有法拉利,保时捷和美洲虎,土耳其社会一掷千金的暴发户有的是。然而如果把镜头对准社会的另一边,所见风景却是大相径庭,俨然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大都市之通病,伊斯坦布尔同样也无法幸免,城市发展吸引愈来愈多的农村人口进城。在高楼大厦的背后,有着大量肮脏简陋的贫民窟,光线昏暗潮湿不堪,污水垃圾臭气熏天,这些贫苦的外乡人就生活在没有任何卫生设施的棚屋之中。在穷困的人们眼里,使用冰箱之类的家用电器都是一种奢望。
  贫富悬殊和分配不公历来是不少社会的顽疾,长期在收入分配较平等的,也就是基尼系数较小的西欧社会生活,使齐齐格有了触目惊心的两地比较,她已经到了有思想的年龄,告诉客人自己的衷肠和心曲,担心在世界民族之林的竞争之中,自己的民族老是得不上名次,在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中被冲刷到下游。这位锦瑟年华的土耳其姑娘的社稷忧患意识,令中国的同龄人肃然起敬。她问起客人老家的情形,齐齐格从来没有去过中国,对于她而言,这个东方古国充满神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四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