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四十七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11-01 点击数:1487次 字数:
  在奥斯陆生活期间,和我们有缘分的挪威人,除了埃德以外,另外就是麦亚。这是个矮矮的小老头,逢人开口笑,是个很快乐的人。柳老师搬入新居,我们帮他去电器行搬回一些家用电器,麦亚正是店主。他年轻时曾经随同父母在上海居住,对中国人有一种特殊的好感。我们每天到芙庐饭店上班,总是骑车经过他的商店,放慢速度,我们隔着玻璃门互相打招呼,彼此都有一种亲热的欢愉。麦亚很有心,有一天特意候在店门口,问我们是否愿意到他的一位老主顾的家里,帮助室内装修以及布置房间,这样多少可以挣些外快。
  说来也巧,于老板同意让我和大成的工作时间错开,是因为厨师长姜舒伦,不忍心看着我们白日黑夜连轴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愤愤地对于老板提出异议:“你如果把他们俩给折腾死了,再到哪儿去找这样任劳任怨的工人?”于老板想想也有道理,从谏如流做了调整。从此,每天大成上午十点到晚上八点,而我下午三点直至半夜一点。咱俩商量下来,决定由我去完成任务,我每天清晨到东家干装修至下午,然后赶回饭店上班,两头都不误事。
  第二天早晨七点,外面又飘起棉絮般的雪片,不禁想到李白的“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麦亚亲自开车把我送到主人家,主人是位独居的老太太,约莫六十岁上下,十分壮实硬朗,一双北欧人深邃的蓝眼睛,看得出年轻时是位十分漂亮的姑娘,究竟有否子女,鉴于语言障碍,无从知晓。麦亚像个老情人似地亲吻女主人的手背,接着把我这个中国小工介绍上去。
  她的房子有五大间房间和一个大厨房,彩绘玻璃吊顶,壁炉,地毯,窗帘以及帐幔,无不透着典雅恬静。家具和门窗多漆成白色,线条部位饰以金边,十分整洁明亮。老太太把她的所有生存空间,收拾得干净利落,实在看不出有重新布置的必要。通过麦亚翻译,女主人告诉我,所有房间的壁纸和厨房组合餐柜的颜色以及地板必须更换,一则是变化色彩以求视觉效果,二则每年一度刷新可以保持其鲜艳度。老太太帮我准备了各种油漆,裱墙布,地板以及工具。把麦亚送走,我回到房间,开始进行有模有样的装修工作。
  女主人告诉冰箱的位置,让我随时自取各种饮料解渴,然后出门购物。我环视四周,黑胡桃缀木工装饰护墙板,色彩淡雅的土耳其羊毛地毯,带有复古感觉。花草藤蔓图案的橱柜,古典式的床罩,缀满珠珠的靠垫,高雅的流苏灯饰,很有欧洲典型田园乡村风格。站在雍容华贵的居室之中,感到生着壁炉的空间暖极了。透过镂空的纱质窗帘,可以一窥外面天色,依旧下雪不止,不过天幕露出一角青天。“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不由得想起万里之遥的家乡,心中苦涩莫名。
  下了汽车他们来到市区的一家小旅店,虽然表面平淡无奇,不过十分干净,一对上了年龄的土耳其夫妇操持着,忙上忙下的,无疑这是个家庭经营的客栈。由于事先预定好的,大家似曾相识,热情的主人帮忙提行李,带领风尘仆仆的远方客人参观房间。
  不久来了房东的女儿齐齐格(cicek),十七岁的土耳其姑娘,是个特有气质身体匀称的美女,和住店的中国客人是同龄人,操着一口带着口音然而文法标准的伦敦英语,从此不需再和齐齐格的父母打哑语,小甑一行觉得真是太棒了。用中国人的眼光来形容,齐齐格长的惊艳靓丽,可谓“一双瞳人剪秋水”,深邃的大眸子,清澈的眼波,浓密的睫毛,高高的鼻梁,洁白的皮肤,身段好得无可挑剔。古代的土耳其人应该是蒙古支脉的中亚突厥种族,不过如今是和欧罗巴白种人融合形成了混血民族。
  和年迈父母传统的沉闷装束不同,齐齐格一身西欧式的打扮,素雅的服装线条流畅飘逸,帅性且自然。外套里的衬衣由一系列明亮色彩组合,有热血沸腾的番茄红,清新俏丽的柠檬黄和轻盈活力的苹果绿,营造出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小甑想,这样一个土耳其少女在伊斯坦布尔的马路上散步,回头率一定是很高的。
  和传统的父母不同,齐齐格是一个西方化的土耳其姑娘,她告诉客人,虽然出生在土耳其,从小随同外出谋生的兄长们侨居西欧,今年刚刚取得德国波恩大学的入学许可,秋季开学之前回伊斯坦布尔,既是探视年事已高的双亲,又是步入高校欢欣之余的度假。她说是奉父母之命,可以陪伴他们到处逛逛,看看这座漂亮的城市。
  齐齐格带客人来到旅馆的小餐厅,她的妈妈亲自下厨,已经准备了正餐和饮料,并没有另外的客人,看得出是专门为他们接风。在土耳其的家庭旅馆中,厨师工作往往由老板娘承担,同时兼顾菜市场的采购,负责肉类蔬菜的切洗工作,厨师不但要烧饭煮菜,同时担当服务生的工作。主食有奶酪,香肠,鸡蛋,橄榄和面包,配有西红柿黄瓜沙拉,甜点有牛奶布丁,饮料主要是茶,喝茶是当地人的时尚,和欧洲人一样,土耳其人不喝绿茶,只喝红茶加糖,茶杯小巧玲珑,好像中国的小酒盅,使人想起福建的乌龙和东瀛的茶道。
  土耳其菜肴介乎于中东和欧洲的饮食文化,用餐的顺序和西餐别无二致,先来汤和色拉,然后主菜和甜点,餐桌上用的也是刀叉。齐齐格暗示这些远道的客人,如果用面包蘸着盘底剩下的汁并且吃个精光,在土耳其即是对主人厨艺最大的褒奖,入乡随俗的中国年轻人雷厉风行如法炮制,果然使老板娘乐得闭不拢嘴。
  餐后大伙来到车水马龙的街口,从旅馆后院驶出一辆客货两用的大众汽车,前面的驾驶舱有两排位置,后面的是一露天车厢,齐齐格从驾驶座探出脑袋,招呼人们上车一溜烟开走,风风火火跑得欢快,这是平时她老爸用来采购物品的工具车,如今坐在上面,小主人却像驾驭敞篷轿车一般神气。
  土耳其北临黑海,南濒地中海,西毗爱琴海,东南与中东伊拉克和叙利亚接壤,同时比邻希腊和保加利亚,东部与苏联和伊朗为邻。博斯普鲁斯海峡是欧亚地块的分界,北起黑海,南抵马尔马拉海,蜿延曲折,数十公里长度,伊斯坦布尔就骑跨海峡之上,虎视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海峡,监管着这条战略海口所有船只的进出,包括从俄国不冻港开出的舰队,是名副其实的兵家必争之地。世界霸主美国对土耳其另眼看待,也就在情理之中。
  伊斯坦布尔也是洲际铁路的枢纽,亚洲铁路到此为止,欧洲铁路由此开始。著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在侦探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其中的故事正是发生于此地,作品中主人公比利时大侦探波洛,当时从叙利亚公差回国,就是伊斯坦布尔换上东方快车,然后破了列车行驶途中的凶杀案。
  伊斯坦布尔市分成三个区,两个位于欧洲地界,另一个即在亚洲区域。位于欧洲的旧城区内有七座小山,是从古罗马拷贝而来,七座山上名胜古迹有数十处之多,实际上,有古迹半岛之称的老城区苏丹阿梅特区,被列为世界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这里闪烁着古罗马,拜占庭和奥斯曼帝国昔日的光辉。
  汽车在一马平川的滨海大道上飞驰,横跨欧亚两陆的斜拉大桥天堑般壮丽,集大自然雄浑旖旎的风光,和人类试比天公的杰作之大成,令人叹为观止。齐齐格告诉客人,这座名为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建成于七十年代,之前人们往来欧亚大陆用的是渡轮。绿波荡漾的博斯普鲁士海峡气势非凡,这里有着密集的教堂、宫殿、清真寺和博物馆,富丽堂皇古朴典雅,令人神往流连忘返。两岸悠久而丰富的历史古迹和文化积淀,令人产生了进入时光隧道的幻觉,重现了古代波斯,阿拉伯,拜占廷,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文明,使海峡两边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和谐地融为一体,更加充满无穷的魅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四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