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四十三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9-08 点击数:1492次 字数:
  埃德是东方禅学的虔诚弟子。挪威有个禅院,主持是一位来自日本的八十五岁的禅师。埃德告诉我,每星期有三个半天必去参禅打坐,商店干脆关门大吉。禅定是古东方人的内心艺术和设计,以静虑悟自性,与宇宙精神相往返,面对五欲六尘、世间生死能不动心,心中了无贪爱染著。起先我感到很惊奇,按理说,西方社会和人群重欲求利,很难想象与禅相通,让他们五蕴皆空,“无我”超然,匪夷所思。
  同时,禅学不立语言文字,讲究的是明心见性,就是内心感悟,适合所谓“高语境”文化的中国人,因为推崇“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悟性,是东方文化的特征;然而属于“低语境”的欧美人,思想通过语言表达非清晰充分不可,是西方文化的特点,要他们理解禅学含蓄隐晦的哲学思辨,逾越这两种截然不同文化的巨大跨度,几乎不可思议。
  后来在欧洲时间长了,发现北欧白人埃德现象并非个案,发人深思。这里的人们已度过狂热拜金的资本原始积累时代,物质到了极其富足的程度,人需求一种没有疑虑恐惧,没有多余的**生活,达到清静自在,抚慰心灵的大智慧,这是一种很有趣的跨文化社会现象。同时令人不禁想到,当西方人鄙视贪婪返朴归真,往往在东方的古老哲学中,找寻净化和充实自己的出世精神之际,第三世界的人们,拼命追求渴望已经过时的西方物欲模式,却要与其接轨,简直是一种滑稽的错位。
  埃德竟然送了一本中,英,挪威文对照的老子的“道德经”给我,他甚至能够背诵其中的“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埃德告诉我,禅师虽是佛家,因为老庄的旨趣和禅学的见地异曲同工,忘己和忘物之境地相通,也就有了对于老庄思想的偏爱。我听了十分惊奇,即便当今的中国,懂得这些道理的,也是凤毛麟角不可多得,何况是一个北欧业余汉学爱好者。
  过去挪威人又称为维京人,说起维京人,谈虎色变,人们就会想到作恶多端的海盗。对于祖先的历史,一般挪威人非但不忌讳,而且为之骄傲,认为海盗是劫富济贫的梁山好汉,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典范。正是这种勇于开拓的精神,确立了挪威立于现代先进国家之林的地位。
  可能受到东方哲学和文化的影响,埃德却是十分蔑视挪威的历史。他带我们游历了奥斯陆海盗博物馆。海盗博物馆坐落在奥斯陆的比格德岛上,从奥斯陆市码头乘上渡轮,20分钟后即可到达。博物馆拥有的世界上最多最完整的海盗物品出土文物,据说是斯堪的纳维亚各国中最著名的海盗文化宝库。很多展品是维京人墓穴出土文物,有炊具,战车,其中有海盗国王和贵族的殉葬物,其中最经典的是三艘挪威海盗古战舰,均是中世纪的实物。
  陈列馆里最触目的是海盗船“科克斯塔德号”,龙骨首尾设计出奇的精巧雅致,有点像卷轴中隋炀帝下江南的画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是出没惊涛骇浪冲锋陷阵的北欧海盗船。“科克斯塔德号”是海盗船中老大,船体长二十四米,船身两头往上翘起,好似两撇龙须,而且精工细雕,看来爱美之心人人有之,挪威海盗并非只有匹夫之勇,而且艺术素养了得。“科克斯塔德号”为坐头把交椅的大头目所有。船的两侧竖有六十四面盾牌,还饰有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金属兽头,渲染气氛用以威慑敌人。据说这就是当年的海上霸主,火力威猛不乏快捷灵巧,是商业船队的灾星,一般的兵舰闻风丧胆,远远不是它的对手。
  脱了鞋,赤脚穿过阳光明媚的清真寺广场,行走在光滑洁净的大理石地面上,有烫脚的感觉。摄步进入清真寺正殿,空间十分宽敞,站在红地毯上,环顾四周,欣赏伊斯兰文化韵味的精美壁画装饰,很有“一千零一夜”的异国情调。这里的巴基斯坦信徒对造访的异乡来客表示热情的欢迎,由于不是礼拜时间,只有十来位穆斯林,虔诚地跪在地毯上做祈祷。三位中国客人也随之五体投地,向伟大的先知穆罕默德顶礼膜拜。
  称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历史悠久,中国旧称大食法。伊斯兰教是在唐朝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中国穆斯林大多数聚居在西北各省分并非偶然。宣称安拉是宇宙创造者和唯一主宰,宣讲末日审判和死后复活的观念,和基督教以及犹太教同属亚伯拉罕系。和其他宗教一样,强调止恶扬善为核心的行为规范和社会道德准则。在历史上,伊斯兰国家封建的生产关系占主导,落后贫困,几乎都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伊斯兰教是个全面和平的宗教,这一点从伊斯兰教崇尚绿色就可以看出。不过当生命和信仰受到威胁和迫害时,伊斯兰教允许信徒进行强烈的反抗和战斗。所以如今伊斯兰世界和西方世界及其他强权之间的摩擦,实际上是在宗教旗帜下,反抗霸权历史的延续和现实表现,所以八十年代的阿富汗战争也就容易理解了。
  傍晚时分,回到旅馆,打开窗户,面对“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的景致,大家发了一会儿呆,便聚在一个房间看电视,虽是黑白屏幕,画面十分清晰,其中还有一个英文频道,出国多日头一回看新闻,虽然没有国内的新闻联播,大多是伊斯兰世界的报道,如头条的苏联对阿富汗抵抗组织的靖绥,聊胜于无。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浙南人盼望改善经济,发家致富的心理越来越迫切,海外同乡汇来的侨汇,使家人喝香的吃辣的。华侨大兴土木,盖楼房修祖坟,以此证明在海外的成功。在青田时下的风尚,一人出国,全家光荣。虽说已经胜利出走,但是奇怪的是,他们都高兴不起来。
  小林小肖各有弟妹,小甑也是老大,是一对双胞胎的大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小就有辅佐父母照顾家庭的责任和义务,这是现在的独生子女想象不到的。在青田老家,他们无疑是当地的精英,但是为了替家庭分忧,都放弃了受高等教育的念头,小林是一所小学的教师,小肖辍学进工厂当学徒,小甑成了一名能掐会算的会计。这次出国,家里借了重债,就指望他们早日出息了,也好拉扯提携弟妹,有朝一日衣锦还乡,也可光宗耀祖。正当少女情窦初开,少年维特烦恼的青春年华,他们却要早早背上生活的十字架,任重而道远。
  和新世纪的年轻人相比,他们的生活是沉重不幸,同时却又是值得骄傲庆幸,就像当年的玄奘西天取经(据历史记载,当年唐三藏法师出玉门关,开始历经艰难西域之行,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因为只有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有了人格的升华。当今的年青人即使愿意,也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人生就是包含了这样的辩证法则。
  二十年以后再次重逢之际,当年青田小组男女青年均已为人父母,而且都实现了当年的誓言,成了欧洲华人社会的新贵大款,由于在侨乡的大手笔投资,受到政府表彰,小甑甚至成了名噪一方的红顶侨商。但是他们不约而同对我说,“大哥,太苦太艰难太没有意思了,后代不要步我们的后尘才好。”希望从曾祖开始的华侨血泪史到他们这一代,能够划上句号。当然这又是后话。
  在罕萨结下一夜之缘的客栈掌柜,曾经交给他们一个信封,里面有给亲戚的亲笔信和地址,吩咐中国客人到达伊斯兰堡与之联系,也可代他尽地主之谊。第二天青田小组让总台的经理,按照地址挂了电话,对方热情万分,请他们立即上门做客,盛情难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四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