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四十一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8-11 点击数:1479次 字数:
  当风尘仆仆的长途班车向伊斯兰堡市区驶去时,迎面扑来的新风和异域夜景让疲惫不堪的旅客兴奋起来。世界上的道路坑坑洼洼,人们永远不晓得要旅行多久,跌跌撞撞勇往直前,一路爬山涉水,达到极限同时或许也就抵达终点。这样的人生感悟从年青人心中油然而生。
  通过一路实践,青田小组已经有了寻租旅店的经验和老到。两个小时以后,他们在这座城市东北角的一家客栈安顿下来,虽然简单毫不起眼,不过水电一应俱全,卫生条件也过得去,重要是既出路交通不错,而且房租可以承受。由于中巴特殊关系,早在八十年代,人民币在巴基斯坦境内就十分好使,这可是初次出国的人们事先没有想到的,真有点后悔带少了,中国海关可是禁止人民币出口的呀。接下来的日子,看来是必须动用宝贵的外汇储备。
  直到目前,青田小组所为均为合法,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真正的大戏还在后面。但是能够叩开西域之门,沿着古丝绸之路,跟着先贤足迹,到达当年高僧教宗去过的圣地,感到无疑是个好兆头,甚至于在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想象中,如张骞出使西域三十六国,成吉思汗逐鹿大漠弯弓射雕,给这些年轻人带来无比的力量和激励,虽然作为草民未必载入史册,但是不外乎是人生一大经历。
  多少天来饥一顿饱一顿,到达伊斯兰堡,顿时有了绿林好汉进城的饥饿感,于是大家决定大快朵颐,找个饭店好好犒劳自己一番。这是一家挺火的伊斯兰饭店,一边吃着香美的羊肉串牛肉饼,一边乘着春夏之交的习习凉风,很有升天的感觉。伊斯兰教义规定不可喝酒,但是可以食肉,出国以来第一次如此痛快过,看着满桌的狼藉,年青人们感觉自己是暴殄天物的食前方丈。
  作为小县城的青年,既没有都市人的自负和精明,又没有乡村人的自卑和颟顸,就像城乡结合部占尽了两边的优势。林,肖,甑三人的祖先自然世代务农,父辈成了吃商品粮的城镇居民,开放前中国的县城大多是当地的中心集市,没有现代意义的工商业,只有浓重的农业市镇色彩,用当时的流行语说,土极了,和“洋”根本沾不上边。
  隋唐时期就有了青田的历史记载。但是和数千年漫长岁月相比,华侨史也不过三百来年。清代梁启超有关于华侨海外殖民的说法,他阐述华侨的活动,并非拘泥于低层次的谋生,而是繁荣侨居国的经济,并最终主控其经济命脉,如南洋华侨的经济影响力。至于欧美华侨又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即便是以南洋华侨为例,梁启超的华侨“殖民”,与列强“殖民”的概念相差甚远,不可相提并论,前者仅仅是纯粹的经济活动,后者却是宗主国对殖民地全面的(主权,外交,军事)控制。
  改革开放以前,“海外关系”绝对是污点,侨眷和入团、入党、招工、提干、招生无缘。没有人愿意和“海外关系”沾边,更没有人会申请出国,如果非法移民无疑就是叛国大罪。现在突然地放开了,把颠倒的事物又颠倒过来,原先的黑可能变成白,过去的坏事可能变成好事,从头到尾调了个,就像变脸变天一般,奇妙之极不可思议,一开始这些年青人觉得迷茫无可适从,世界上的真假对错是非善恶,似乎应当是百年不变千年不易的普世真理,但没人会对此枉费口舌以作解释。不久他们如同大梦初醒,争先恐后跳入出国热的大潮。
  
  奥斯陆外事警察局一次性给了二个月的居留,我们像延长了生命一样高兴。现在必须预备后路,每天上工之前,我们奔走于各国驻奥斯陆的使领馆,开始密集的签证活动。
  
  上午街道空无一人,车辆很少,可谓“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驻奥斯陆各国外交机构,混杂在幽静的居民区,没有戒备森严的警力展示,毫无任何特权的标志。脚高脚低雪地行走,我们一路按图索骥。
  
  驻在这个地球北端富裕之国的外交人员,大多轻声轻气笑容可掬,令人心情舒畅。葡萄牙签证领事是一位非常迷人的妙龄女郎,她对我护照上身穿学生装的黑白照片十分感兴趣,远东的中国对她来说是个梦幻世界。英国使馆的中年领事风度翩翩,他很委婉问及申请人的经济状况,当我们笨拙地从衣兜往外掏钱以资证明,他拦住我们连连道歉,表示自己并没有令客人难堪的意思。
  
  从法国使馆出来后,无意中发现以色列使馆,保安级别之高是个特例。这是一栋貌似医生诊所的独立小楼,只是出于好奇,我们按了门铃,对讲机开始发话,用英语询问我们的国籍,有何贵干。同时,门上的监控摄像头开始转动,嘶嘶作响,无疑里面的屏幕显示的是二个亚裔人士,至少不像巴勒斯坦的刺客。我们被放进一间狭小的前室,一个以色列安全人员说了声对不起,从头到脚搜了我们全身,确保不是敢死队员。
  
  过了半晌功夫,厚厚的防弹玻璃后面,出现了二个以色列官员,其中一位通过扩音器再次问道,“您们是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吗?”从半尺厚的混凝土墙的一个窟窿,我们塞进自己的护照。他们新奇地看了老半天。最后他们打开一扇铁门,很客气地请我们进入使馆的会客厅,说他们的上司要亲自和我们谈话。以色列领事身材魁梧,上来热情打着招呼。他告诉我们,以色列驻奥斯陆使馆是第一次接待中国公民,十分荣幸,尽管两国目前尚未建交,还是非常欢迎我们到以色列作客。我们注意到他的右手缺了二个手指,不禁联想到犹太国和阿拉伯诸国之间,数次残酷的中东战争。
  
  我们陆续得到几乎整个西欧的入境签证,其中的奥地利签证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奥国使馆四面花圃环抱,环境十分优雅。签证室是个小客厅,一排摩登的软皮沙发,玻璃茶几上散放着旅行资料,一位雍容富贵的妇女坐在我们身边,和颜悦色地说笑着,气氛如同买卖人之间洽谈生意。这里的西方外交人员,完全没有那种戒备心理:视中国人为到处移民的黄祸和洪水猛兽。在暂时拾回中国人的尊严之际,心中不知有多苦涩。对方给了许多有关奥地利大学的资料,并且耐心指导我们如何申请入学。一个月后,我们取得维也纳大学的书面入学许可,轻而易举地得到长达一年的学生签证。这是我们煞费苦心得到的,西方国家签证中时效最长的一个,之前我们在匈牙利奥国使馆惨遭滑铁卢的沮丧,没想到在挪威的奥斯陆一扫而尽。
  
  奥斯陆的四月,飞雪带春风,徘徊乱绕空,一片冰雪世界北国风光,可谓“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柳老师乔迁新居,我们一同搬家,不知有多高兴。帮助布置新房之际,到居民楼下的商店借用工具,我们认识了商店老板埃德,此人毫无铜臭之气,我们一拍即合,相见恨晚成了好友。
  
  埃德的商店规模十分庞大,除了经营各种日本和德国摩托车,还有意大利,美国和挪威本土制造的各款游艇,包括运动型,休闲型和家庭型,五光十色琳琅满目。每次看望埃德的时候,他总是招呼我坐在大门正中央,展开一只小巧玲珑的茶几,上面放上一台精致的咖啡机,就是这样边喝咖啡,边聊着天。埃德拿出上好的烟丝,像个农民一样教我如何卷烟,说实在的,对于几个月来没钱抽烟的我,吞云吐雾无疑是神仙般的享受。
  
  我担心这样当门神似的,想必会影响他的生意。埃德笑了,“我过去做过海员,后来又当过长途货柜汽车司机,那种飘泊颠簸的生活,我是过得够够的了。现在成了老板,就是为了能够悠闲坐在这里,和远道来的朋友谈古论今,否则当老板干嘛?至于生意吗,”他瞟了身边西德“PRERD REITEN”牌子(骑悍马的意思)的玻璃钢游艇一眼,一挥手表示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四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