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四十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7-28 点击数:1505次 字数:
  我还有一个特殊的额外工作,即隔三差五为于老板擦车一次,要求是一丝不苟。这是一辆奔驰500,时价十二万美金豪华轿车,和他无名指上的大钻戒一样,是于老板最为炫耀的东西。开着崭新的奔驰车,在奥斯陆招摇过市,用于老板的原话是:“太拉风了!”。
  每次温水洗车以后,我用全棉纱布擦干车身,然后开始打蜡抛光,增进车漆光泽,用麂皮擦拭以达镜面效果。接下来是汽车内饰美容:对仪表台、顶棚、地毯、脚垫、座椅、座套吸尘清洁保养。为了嘉奖我的敬业精神,于老板特许打开一流的汽车音响,系统在全车十二处配有喇叭,车门上也有三组扬声器,宛如置身于音乐厅歌剧院般现场享受,让我一边工作,一边聆听北欧歌星令人过耳难忘的绝活—热情奔放的蓝调摇滚。
  虽然汽车的主人太过吹毛求疵,不过每当服侍这辆高级小车,无疑是我最为陶醉的时刻。当抚摸着乌黑油亮的车身,不禁心想,今生今世若能开上这样漂亮的汽车,也不枉世上走一遭。早年在挪威的汽车美容经历,使我落下了这方面的洁癖和嗜好,以后的岁月,只要看到汽车有点尘土,无论是他人还是自己的,都会有上前擦洗不可遏制的冲动,就像摩登时代的卓别林,从流水线下来无法自制的机械动作。
  为了实现边际效益最大化,于老板把饭店每一寸可以生钱的地方,都合理安排了,自己却龟缩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仓库一角,与我们为伍,与其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是个狗窝,活像现代版吝啬成性的葛朗台(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的主人公)。
  于老板每次走向地下仓库的尽头时,总会跑过来顺便看看埋头苦干的工人,很潇洒地谈几句他的人生哲理。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平等?”他取下金丝边眼镜,用白手绢抹着镜片,咧嘴一笑,“我当老板的整日晃悠,而你们拼死拼活为我卖命,不是吗?”取笑我们是于老板莫大的乐趣,但是我们并不感到被挖苦的滋味,他说的很在理,不是吗?
  “有钱便有一切,这才是朴素的真理。政治家编织了那些神话,不过是给百姓灌迷魂汤,结果呢,这个社会更不平等。几十年的光阴,药性已过,早不灵了!”
  于老板告诉我们,刚到挪威的时候,他只是个两手空空的小瘪三,靠着过人的勤奋,创下如今这等家业,有了暴发户的荣耀,而且对这个世界的真正内涵有了发言权。他苦口婆心的教诲我们,忘记自己的过去,放下知识分子的身段,做人切记“吃亏就是便宜”这个座右铭。除了其中高深的哲学含义以外,同时我们也理解他的暗示**外之音,即是多干活少计较报酬,至少是在他这里。
  于老板对劳工关系的直言不讳让人钦佩不已,他说“在奥斯陆,航老板人称“老狐狸”,我于某为“小狐狸”,他来自香港,我来自台湾,不同的经历习性差的去了,不过爱钱是共同的嗜好。我们俩经常一起饮酒,商量应对劳工的对策,结果一致同意用“骗”最为行之有效。骗人不犯法,我们有骗人的自由和本领。”
  他最钟爱的话题是女人,并且告诉我们,他有三个老婆,和走马灯般难以统计的情人,“和一般人的区别就是,成功人士应该占有更多社会的资源,做老板的有钱有美女,多多益善,天经地义。”于老板认为,寻花问柳无疑是人生一大乐趣,只不过性病倒是个伤脑筋的问题,话锋一转,“拼死吃河豚”,浪漫得够有气魄的了。
  作为台湾侨界挪威首领,他有一张蒋经国接见的照片,放得大大的,搁在办公桌上。于老板对我们眨眨眼说,“不过吓唬吓唬人而已。政党均是一路货色,美国总统也不是个东西,大家都说我不干净,比起我来搞政治的要肮脏五百倍,信不信由你!”
  巴基斯坦是第三世界前殖民地国家的一个缩影,视野所及之处,色彩的对比,事物的反差,如此之大,如此之不协调,凡是来过的人都会有深刻的印象:荒芜沉睡的崇山峻岭和人声鼎沸的集镇城池,千年古迹和现代科技,原始部落和摩登都市,处处脏乱差和世外之桃源,贫困潦倒和穷奢极侈,中世纪式的缓慢和高效之社会的快捷,宗教净土和生态污染,清教徒的生活方式和充斥诱惑人欲横流,极端崇洋和绝对排外,清真寺古兰经和集束弹战斗机,毒品交易和核武器基地,枪弹与鲜花,战争与和平,野蛮与文明,所有的这一切,居然都能组合一起,令人匪夷所思。
  就像泰国禁娼然而满目花街柳巷一般,巴国严禁民间拥有枪支,然而白沙瓦拥兵自重的豪门望族比比皆是。每到节日,民间对空实弹鸣枪以表庆祝,巴基斯坦人淳厚性情温和,却又是如此尚武,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无奈之举。
  前面是本次旅行第一目的站伊斯兰堡。巴基斯坦建国初期,首都不在伊斯兰堡而是在卡拉奇。卡拉奇位于巴国南端,面临浩瀚的阿拉伯海,是商业海港都市,是巴基斯坦人口众多的第一大城市,可比中国的上海。海滨城市作为国都,从抵御外敌角度考虑,巴基斯坦政府认为不甚安全,所以也就有了迁都之举。
  据统计,从十八世纪末到现在为止,全世界已有六十余国家实施了迁都,是一波挺时髦的世界迁都潮。商朝盘庚迁都,秦朝三次迁都,和美国首都由纽约迁到内陆华盛顿,都是时光荏苒中外历史上的实例。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另起炉灶,建立一个崭新的首都,经过专家论证,最终定在旁遮普省北端的波特瓦尔地区建都,冠名伊斯兰堡,是具有宗教色彩的“伊斯兰教城”之意。在新首都竣工之前,拉瓦尔品第为临时的陪都。伊斯兰堡处于内陆,背靠喜马拉雅山,面对印度河大平原和拉瓦尔湖,确是绿水青山的所在。当年巴基斯坦政府把新首都建成花园城市的誓言,现在看来是达到了目的。
  由于是地球上年轻的都城,规划整齐标准,市区的交通干线垂直相交,把整个市区等分为几十个区,其中有住宅区、商业区、高校区,行政区、使馆区和工贸区等等。克什米尔和苏拉瓦底二条大道东西向贯穿伊斯兰堡市,把首都分为南北各两部。
  城东头行政区和使馆区区内,巴基斯坦议会大厦,政府大厦和最高法院以及总统府就在其中。至少从体制上来看,和原来的宗主国英国一样,三权分立应有尽有。南侧是外国使团驻地,西侧是一条宽阔的宪法大街,隔街相望的是中央银行,国家电视台和广播公司。这里居民房多为三至四层的公寓,设计伊斯兰化,色彩浓烈美观。当地中产阶级的居住单位宽敞,各家庭院植树栽花,十分幽雅别致,令人赏心悦目。
  规划井然有序的住宅区,配套有学校,商店和清真寺。伊斯兰堡可能是亚洲最环保的首都之一,按照当地法令,一般的工厂尤其是有污染之嫌的,一律禁止建立于首都之中。同时这里没有高楼大厦,那种现代化的玻璃幕墙摩天大楼绝迹于此地。伊斯兰堡可以说是一座绿色的城市,反映了当地政府的远见。
  当地人很注意环境美化,道路两边均是树荫、草地、花卉和池塘。街头鸟语花香,一派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景象,没有通常现代都市那种,来自四面八方钢筋水泥压迫感,这里生活是随着太阳舞步的节奏,依偎在自然的搂抱之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宽阔的街道、稀少的行人、保持了一种难得的田园宁静。伊斯兰堡很少乞丐,也许是都给留在了风沙肆虐的卡拉奇,难怪许多人说,到了伊斯兰堡就好象出国了一样。还是要归功迁都的英明决策。伊斯兰堡虽然没有文物古迹,但正是因为没有历史的沉重感,它显得格外的清新活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四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