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三十七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6-18 点击数:1774次 字数:
  我们一边干,一边互相打趣,光凭整顿市容一项,奥斯陆市政府该给我们颁发奖章才是。我们搜索公共地界每一个角落,就像老道的扫雷工兵。拾瓶子必须掌握时辰,最佳时间段为半夜至凌晨,因为夜半时分,丢弃的酒瓶数量达到最大值,我们二人“夜袭队”的紧张工作,可以一直持续到拂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之际,别动队的干活,可以无所顾忌,如果众目睽睽之下,毕竟难免感到有失脸面。接下来该诅咒的强大对手,奥斯陆市政的机械化清洁工出动,地毯式地把酒瓶扫荡一空,运作效率之高,速度之快,不是我们游击队员可以望其项背,也就到了鸣金收兵的时刻。
  我们跑到居民住家的后花园,打开塑胶的分类垃圾箱,或者爬到路边集装箱式废物柜中,翻腾我们所要的东西,在那里面,我们往往可以看到各种丢弃的家具电器,许多几乎是完好无缺,国民的富裕程度,由此可想而知。如果说衡量一个国家的**P,看看该国的垃圾桶即可知晓,不能够说不无道理。有一天,我们正在专心工作,突然发现路边站着一个警察,托着下巴望着二个灰头土脸的东方人,我们赶紧解释,这是自己的收藏爱好,何况这都是些废弃的物品,这位大胡子的挪威巡捕耸耸肩膀走开了。看来他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我们,虽然听来匪夷所思。
  小贝贝是编制外的帮手,经常放学回来,一进门就嚷道,“舅舅,一路上我又给你们捡到几个瓶子。”
  挪威的华人大部分集中在奥斯陆地区,挪威国土显狭长形南北走向,奥斯陆位于最南端,越朝北,人烟越加稀少。据说有一个华侨,跑到挪威和苏联边境开饭店,挪威政府大为赞赏,通报嘉奖,这位仁兄开设饭店的贷款,由政府提供担保,听说饭店生意不错,在那里,别说是中国饭店,饭店也是绝无仅有。
  我们讨论,在进一步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干脆深入挪威北部讨生活。挪威的北端位于北极圈之内,到了6、7月份那里根本没有黑夜,可以看到夏日的午夜太阳以及美丽的北极光,即便想想也挺浪漫。北极圈中的斯瓦巴特群岛,以及由永久冻土组成的北国冰海雪原,是冰川和北极熊的永冻世界。据说,那里一个鸡蛋砸到地上,就会如同皮球弹跳起来。挪威保持有两千名矿工常年生活在那里,半年轮换一次。我们打算到达斯瓦巴特群岛以后,为挪威矿工充当伙头军,服务于极地的居民,应该能够感动上帝和挪威当局。我们草拟了一封给挪威国王的英文信,同时抄送政府,国会和报社,同样富有想象力的柳老师表示大力支持,他将要给我们配备越野自行车,御寒皮衣等装备,使我们顺利到达北角。
  柳太太坚决反对,埋怨丈夫非但不劝阻,还跟着想入非非,她害怕我们成了北上不归路的冻死骨,“那是北极,外面多呆一会就成冰棍,多少探险家送了命,亏你们还想得出来。你们都是有妻儿的,万一有个闪失,如何对得起家人。”奢太太知道这个消息,也急忙赶来劝告我们,她和奢先生商量下来,认为这个计划太过天真,万一挪威政府不予同情,我们连延期签证的喘息机会都可能失去。所以不宜轻举妄动,还是暂时逗留奥斯陆从长计议,设法积累些钱和申请其他西方国家的入境许可。
  
  中国客人找到唯一的旅店,整个小镇不见游客,看来他们是绝无仅有的外乡人。八十年代,尽管国家友好,中巴之间除了边民的往来以外,内地来的客人少之甚少。对于涉世不深的年青人,头一次出国门,来到当年昭君下嫁的西域,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忧愁,不过觉得什么都好奇。
  古代青田出石雕,也能营生牟利,历史上出过不少青田籍皇室名匠,近代时期迫于生计,才有了出洋的记录,以欧美为目的地,没有涉足巴基斯坦的记载,这几位青田子孙倒是做了先行者,填补了空白。国际间迁移有着漫长的历史,它最原始的动机是人类对财富或美好生活的追求,一定是经济落后地区的人向经济发达地区的迁徙,但是先进入更加贫困的国家作为跳板和过渡,曲折迂回以达到目的,是这代人聪明才智和一大发明。
  中国客人的行李是由一个大胡子的中年人帮着提进旅店,刚在旅店大厅的长凳坐稳,还来不及问房间和价格,大胡子请大家喝奶茶,十分友善,大有“客从远方来,不亦悦乎”的意思。这里很久没有客人,老板带着参观了房间,说实在的非常简陋,和青田县城最末流的招待所,还相差一大截。床上被褥发黄,很难鉴别是年代久远还是没有洗涤。这里没有自来水,用一个硕大的木桶储存水,这桶水肯定放了很久,大胡子表示马上让下人更换新鲜的山水,为他们洗尘。
  天色渐晚,又是当地仅有客栈,无论如何对付一夜再说,他们要了二间房,林和肖二个小伙住北间,甑姑娘住南间,价钱还很公道,也就安顿下来,开始了异国他乡的第一宿。客栈后面是一条羊肠小道,沿着这蜿蜒崎岖的草径,可抵达远处的古堡,长年失修显得破败不堪,在清澈湛蓝的天穹背景下,和周围的农舍构成一幅自然人文的素描。罕萨的卡里玛巴德(Karimabad)依山傍水,四周险峻喀喇昆仑雪山拔地而起,风光壮丽,令人震撼。
  夜幕降临,气温骤降,房间没有暖气,大胡子老板的客栈大厅有个烧柴的火炉,大伙儿就在那里取暖,一边嚼着从喀什带来的干粮,一边喝着奶茶聊天。老板说,于乾隆二十六年罕萨归附清而成为外藩,后来英国殖民者入侵,沦为臣属克什米尔的山帮,印巴分治成为巴属克什米尔的一个地区。世间哪来的世外桃源,即使是与世无争的穷山僻壤,也无法免于劫难。
  和老板聊天之中,知道旅店生意萧条,勉强维持。客人们吃完饭在客厅坐了一会就回房休息,老板烧了点水让大家洗脸烫脚。可能是山上雪水的缘故,矿物质含量高,水的色泽发黑,老板告诉他们,大胆用这些水洗澡洗脸对皮肤有滋润光滑的功效。
  北间的小伙子们很快进入梦乡,南间的小姑娘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被子又脏又破,问题是其中的棉絮结成硬块,根本没有御寒的保暖功能。小甑天生丽质,虽然外表柔弱,性格却像男孩一般,从小跟着祖父在村里听说书的,讲水浒的故事。她告诉我们,到了外国的第一个晚上,梦见自己是当年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被差人押解到遮天蔽日的野猪林,绑在一棵大树上动弹不得,醒来时一身的冷汗,东方翻起鱼肚白,已是当年丝绸之路的黎明,推开窗户,外面一派山川雪域景色,既雄伟又苍凉。她有了写家信的冲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三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