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三十六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1-06-05 点击数:1818次 字数:
  天山,帕米尔高原,喀喇昆仑山三面环绕塔什,东部是一望无际摄人心弦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光听这些令人魂飞魄散的地名,就意识到是来到世界的脊梁。顶天立地的山峰冰川直指苍穹,之中竟有一座悬在天地间的高山湖,映衬神秘巍峨的雪墙冰峰,超凡脱俗的地貌,使人感叹宇宙的造化和超自然的力量,人类是如此渺小和微不足道,原先试比天公的刚愎自用荡然无存,看来人不应该也不能无可敬畏。
  当时塔什库尔干县城只有一条马路,除一家极其简陋的供销合作社以外,没有商场,饭馆和客栈。当地农牧参半的塔吉克人几乎没有商业的概念,多少世纪以来那里的人们不需要商品,或许货币也是多余的。塔吉克族牧马放羊耙草打柴的青年无法想象,这些来自江南的青田同龄人的向往,而那些西方国家天之骄子悠哉游哉的年轻人,同样无法理解中国青年闯荡世界的冲动和动机。这里还有回族,维吾尔族和乌兹别克族等其他少数民族,生活在中西文化交融的地带。新疆最大的伊斯兰教清真寺就在塔什,每到周五穆斯林信徒们前来聆听大阿訇的讲经。
  主人带着来自青田的客人,搭乘当地特有的马车,从海拔三千多米的县城,向海拔将近五千米的红旗拉普哨所进发,人开始喘不上气来,有了高原反应。每年的五月到十一月,红其拉甫山口开关通行,其余时间闭关。塔县县城到中巴边界线还有一百多公里,这里是气势磅礴的帕米尔高原,惊忧鬼神的喀喇昆仑山雪峰,像东方的宙斯挺立天地之间,荒凉寥落,寒气逼人,没有任何植被生物,是个寸草不生鸟不生蛋的世界。
  好心的部队首长,一则是尽地主之谊,二则让远方之客看看大自然的阵势,希望他们能知难而退,并且告之即便到了国境线的另一边,也不过是长征刚刚开始,那头的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更加恶劣。面对绵绵无尽亘古不变的荒山野地,因强紫外线照射下而面孔黝黑的边防人员,都力劝他们不要铤而走险。
  在喀什逗留期间,虽然是百无聊赖,倒是见识了风土人情。这里是帕米尔高原人口密度最大的乡镇,但是还是人烟稀少寥寥无几,由于正是放牧季节,从现在起到秋天,人们都进入到深山密林和茫茫大草原,只剩下留守的老幼病残。古代的冒险家曾经从这里来来去去,至今已无丝毫痕迹,新生代不久却要步其后尘,不过是到遥远国度去讨生活,少了前辈鸿鹄之志。
  如同过河的卒子,没有退缩的余地,他们表示决心,使出浑身解数,感动了上帝,团参谋请示了上级,既然是有合法签证,当局也就批准破例放行。出发之日,部队特意用汽车送客人到边境线,终于到了帕米尔高原之行的终点,这里竖立着有名的七号界碑,一边是中国,一边是巴国。日后甑姑娘回忆当时的情景,不无感慨地说,“我们一直担心他们会请示外交部,如果这样就完了。当我们走下送行的军用吉普车,通过巴基斯坦边防检查站时,才舒了一口气。”
  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位于亚洲南部,与印度,伊朗,阿富汗比邻,南面是印度洋,东北面就是中国新疆。“巴基斯坦”为“圣洁的土地”或“清真之国”之意,其首都伊斯兰堡是三人小组突击的第一目标。喀喇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和兴都库什山三条大山脉在中巴交界处开始会合,形成了世界屋脊。进入巴基斯坦境内,坐上极其破旧的大篷车,窗外十万大山终年不变的雪景,和国境线中国的一侧相比,这里多了千仞峭壁,峡谷仿佛是被切割而出,人们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出了红旗拉普边界不少路程,进入巴基斯坦的第一站是苏斯特(SOST),同时是喀喇昆仑公路交通枢纽站,远离边境线巴基斯坦的边检海关,就是设在这个古老村落,银行,饭店和邮局一概没有,峡谷里依山傍水的简陋土屋,保持千百年来的原貌。大篷车开进破败不堪的院子,好似闯关东的马帮来到了大车店。唯一的巴基斯坦边防警察,穿着油腻发亮的制服,就像喜出望外的掌柜上前迎客,用中文说:“你好!”并且客气地表示入境签证免检,青年们是第一次尝到了外宾的殊荣和优待。
  中国和巴基斯坦之所以睦邻友好,是因为中印关系一直紧张,六十年代由于边境问题,两国还干了一场恶仗,中国因此恨恨教训了印度;而巴基斯坦和印度历来不和,两国之间也有领土之争,如克什米尔争端。印度以前和巴基斯坦是一体的,殖**义的英国使坏搞了“印巴分治”。巴基斯坦建国之后,其国土被分为东西两块,东巴与西巴之间隔着印度的国土,相距两千多公里。在印度的支持下,东、西巴分裂了,原先的飞地东巴独立成孟加拉国。毛主席说过,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中国和巴基斯坦就走到一起来了,这是地缘政治的需要和结果。
  汽车继续进发,天黑以前要赶到罕萨(HUNZA)。从苏斯特到罕萨将近四个小时的路程,车子沿着当年的丝绸之路,往前艰难行驶。这条当今的“中巴友谊公路”,从中国喀什到巴基斯坦的拉瓦尔品第,全长一千多公里,优雅地穿过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和帕米尔高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之一。
  罕萨实际上是喀喇昆仑山主脉的河谷地区,被喜马拉雅山所环绕,首府是卡里玛巴德,位于罕萨河右岸,是当地的行政中心。往南经吉尔吉特市,可抵首都伊斯兰堡。罕萨过去是小小的王国,只有悬崖峭壁上的数条栈道和外界相通,有点像当年孔明曾经六次出师的祁山。罕萨人有着自己的语言风俗,因为是蓝眼睛白皮肤,据说其祖先是亚力山大大帝在此安家的士兵。千百年来,罕萨人在河谷里种田,用冰川雪水灌溉梯田和果树,与世人老死不相往来。时值满山遍野的杏花,盛开于雪峰下的山峦,一片生气昂扬。
  罕萨的生活宁静单纯,如同这里的雪融水一般。他们的祖先曾经驰骋疆场,金戈铁马,临了解甲归田,找了一个与人间隔绝的地方,从此务农与世无争,古今中外人生的归宿都是相通的,就像天文学塌缩星体的视界,这里的时间流淌是如此的缓慢,以至于在外界看来就像停滞了一般,因此这里的人异常长寿,该地区成为世界上高寿地区也就不奇怪了。鹤发童颜百岁老人不在少数,上山打柴如履平地,健步如飞,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极端贫困,但是有阳光,有雪山,有世界上最清洁的空气,以及最没有污染的水源,穷人的命苍天保佑,是上帝仁慈的眷顾。
  下了车,远方的客人开始找歇脚之地,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罕萨的Karimabad小镇有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清幽与静谧,和海拔两千多米的雪峰下的山谷,河流和树丛相映成趣。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如同一位出水芙蓉的乡村姑娘,欢迎来自异国的游客。虽然据说有数万人口,但是感觉上还是人烟稀少和超凡绝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三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