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第九十七章 武德战记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1-05-27 点击数:1767次 字数:
  从武德二年起,大唐四周的战争阴云也愈发浓密,先是定扬可汗刘武周率军在山西介休境内的鼠雀谷大破唐军,太常少卿李仲文和左卫大将军姜宝谊遭遇惨败,双双做了俘虏。高祖李渊大惊,以右仆射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与刘武周麾下大将宋金刚决战于索原度,唐军不敌,溃不成军,裴寂只身得以逃亡。
  紧接着刘武周步步紧逼,直扑晋阳,齐王李元吉弃城星夜逃回长安,晋阳落入刘武周之手,不得已李渊再度启用秦王李世民征讨刘武周。
  
  武德三年,李世民大破宋金刚,成功招降其麾下大将尉迟恭,无奈之下,刘武周与宋金刚双双逃进突厥境内避难,后宋金刚因无法忍受突厥人的欺辱,意图逃离,结果途中被突厥人截获,被处以腰斩之刑,刘武周闻讯更是战战兢兢,寝食难安,与几个心腹意欲逃归马邑,不料其中一人向突厥告密,突厥可汗大怒,下令将其五马分尸,这二人皆死的惨不堪言。
  武德三年五月,李世民率军回归长安,李渊亲率文武百官至长安城东二十里外相迎,高祖赞其功高,堪比南岳。
  武德三年七月,高祖李渊再度下诏,以李世民为帅,东取洛阳,讨伐郑王王世充,王世充闻讯大惊,慌忙组织三十余万大军,严阵以待。
  李世民采用四面合围之势,将洛阳城围的水泄不通。八月,李世民顺利攻取北邙山,陈兵青城宫,与王世充部隔着一道涧水对峙。
  王世充兀自不甘心,他隔水高喊:“隋末丧乱,天下分崩,你大唐据关中,我王世充据洛阳,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相安,今殿下劳师远袭,其理何在?”李世民扬声答道:“四海之内皆承正统,都已受我大唐统领,唯独王公执迷不悟,妄想螳臂当车,今王公若降,尚可保一门富贵,若胆敢抗拒,将在我大唐铁骑之下化为齑粉。”王世充勃然大怒,誓于李世民拼个鱼死网破,双方大军遂展开殊死搏杀。
  九月辛巳日,李世民带五百余亲兵,暗中登上魏宣武陵,察看王世充大军军势,王世充获悉,遣大将单雄信率一万大军前往扑杀,李世民率部突围,追杀中单雄信一箭射伤李世民,李世民差点跌落马下,死于乱军之中。
  危急之际,李世民麾下骁将尉迟恭大展神威,单鞭夺槊,差点击杀敌方骁将单雄信,护送着李世民成功突围,随即李世民援军赶至,反而转败为胜,击溃王世充部。
  至十一月,王世充众叛亲离,麾下将领纷纷叛逃,归顺李世民,无奈之下,王世充只好听从谋士叶天信之计,修书向夏王窦建德求援。窦建德纳中书舍人刘斌建议,决定联郑拒唐,待机灭郑,而后再与李唐争夺天下。
  
  武德四年春,窦建德正式出兵救援王世充。戊午日,王世充麾下郑州司马沈悦暗中归顺唐将李世勣,里应外合,献出虎牢关,窦建德的大军被李世民部阻截于虎牢关以东。
  窦建德不听祭酒凌敬相谏,没有撤军北渡黄河,而是选择与李世民决战。五月,李世民大破窦建德部,窦建德本人也被生擒。旋即李世民将窦建德押至洛阳城下,以示王世充,王世充见最大的靠山窦建德也成了阶下囚,彻底绝望,流泪叹息道:“天欲亡我,如之奈何?”遂不再负隅顽抗。
  武德四年五月初九,王世充令人打开城门,身着素衣,带着太子和文武群臣计两千余人,步行出城,前往李世民军门前归降,谋士叶天信趁乱不知所踪,见了李世民,王世充满面羞惭,无言以对。
  李世民将王世充、窦建德押赴长安,请父皇李渊处置,旋即大开杀戒,将王世充麾下民愤极大的段达、郭善才等人拉至洛水之滨,当众开刀问斩,洛阳百姓拍手称快。
  同日,王世充麾下大将程知节在秦琼,李世勣等劝说下,降了李世民,大将单雄信因拒不归降且曾箭伤秦王,被判与段达等人一道问斩,秦琼、李世勣虽在秦王面前苦苦哀求,但单雄信死志早萌,在大帐中对李世民骂不绝口,李世民愤怒之下没有赦免于他,单雄信遂殁。
  此次东征,李世民一举平定王世充和窦建德,自此黄河两岸,郑夏版图尽属大唐。在大唐朝的将士眼里,秦王已巍峨如泰山,其地位再无人可以企及和替代。
  高祖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领十二卫,极尽褒奖之能事,此时的李世民在朝廷中的地位,已于太子李建成不相上下,甚至犹有过之。
  武德四年七月,窦建德在长安被李渊下诏诛杀,王世充因献城归降免于一死,被贬为庶人,与父兄子侄一道发配至蜀中,流放途中被昔日仇家,定州刺史独孤修德率人袭杀,高祖李渊闻讯,并没有怪罪独孤修德。
  窦建德的被诛,大大的激怒了他的昔日部下,其麾下大将刘黑闼发誓为夏王复仇,于窦建德被杀后的当月内,聚集旧将高雅贤、王小胡、范愿等起兵反唐,率众攻占漳南,李渊命淮安王李神通为山东道行台右仆射;率兵征讨。
  八月,刘黑闼引军大败大唐魏州刺史权威、贝州刺史戴元祥的联兵,权威和戴元祥双双战死,原窦建德麾下将士闻讯纷纷前来归附,刘黑闼遂于漳南筑坛,泪尽血流,遥祭夏王窦建德,自称大将军。
  旋即刘黑闼挥兵攻陷历亭,擒杀大唐屯卫将军王行敏,归顺大唐的大夏旧将崔元逊袭杀唐刺史裴晞,率部归顺刘黑闼。刘黑闼一时声势大振。
  九月,淮安王李神通与行军总管罗艺领军十余万人,在饶阳与刘黑闼决战,刘黑闼大败唐军,随后乘胜追击,连下瀛州、观州等十数城,刘黑闼定都沼州,自封汉东王,尽复大夏国。
  此时大唐兖州总管徐元朗也不甘寂寞,于武德四年八月,在兖州起兵反叛,自称鲁王。至此河北、齐鲁到处战火弥漫,血流成河,大唐王朝再一次陷入巨大的忧患之中。
  消息传至长安,高祖怒不可遏,本欲使李世民率军讨伐,可高祖又深恐其战功过大无法掌控,无论如何,李渊必须确保太子李建成储君之位的稳固,防止兄弟阋墙的惨剧发生。可刘黑闼与徐元朗的声势越来越大,眼见就要危及关中三辅一带,李神通等更是败绩连连。
  危急时刻,封德彝、萧瑀、李世勣等纷纷上书,要求皇帝派秦王出征讨伐。万般无奈之下,李渊只得再次起用李世民,令其和齐王李元吉一道征讨刘黑闼与徐元朗。
  武德五年,李世民对刘黑闼部展开全面围剿,二月,李世民率部将刘黑闼团团围困于洺州城。三月,李世民掘堤放水,洺水一泄而下,刘黑闼部死伤无数,刘黑闼率残部投靠突围,星夜投向突厥。
  武德五年七月,李世民征讨徐元朗,连克十余城,威震淮、泗地区,江淮霸主杜伏威也迫于李世民威势,率众归降。李渊为防李世民功劳过大,遂令李神通继续讨伐徐元朗,诏李世民返回长安。
  九月,刘黑闼的叛乱死灰复燃,在突厥的暗中支持下,刘黑闼部再度攻克瀛州,斩杀刺史马匡武。十月,贝州刺史许善护与刘黑闼交战,结果全军覆没。当月,大唐淮阳王李道玄也战死疆场,刘黑闼全歼其部众三万余人。
  武德五年十一月,为防止高祖再度使李世民领军平叛,太子李建成府中谋士徐师谟献计,让李建成主动请缨,前去平定刘黑闼叛乱。若能平定叛乱,太子可获取无上名望,趁机结交山东、河北的各路豪杰,可大大稳固太子的地位,削弱李世民在军中的影响力。李建成也对李世民的羽翼日渐丰满深感忌惮,当下依计而行。
  此举正合高祖心意,他即刻下诏,令太子李建成率军讨伐刘黑闼和徐元朗,同时令幽州行军总管罗艺全力南进,配合李建成。在徐师谟和魏征的运筹帷幄下,李建成的讨伐进展顺利,不久徐元朗就惨遭兵败,后被乡民所杀,接着刘黑闼在李建成和罗艺的夹击下,频频失利,手下将士开始离心离德,众叛亲离,陷入山穷水尽的地步。
  武德六年正月,走投无路的刘黑闼在饶阳,被其部下饶州刺史诸葛德威诱捕,押送至李建成处,作为归顺大唐的礼物。李建成为防止意外,断绝后患,下令将刘黑闼及其弟刘十善就地斩杀。
  随着刘黑闼的覆灭,夏王窦建德的残余势力终于被剿灭,李建成率战胜之师,志得意满的回归长安,此役,太子的仁义贤德与多谋善战也给出征军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武德四年起,盘踞在巴蜀的萧铣、江淮的辅公佑等割据势力也相续土崩瓦解,整个天下一统的局面初步形成。
  而随着天下平定,四海升平,太子李建成与秦王李世民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避免的被历史的车轮推至前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九十七章 武德战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