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十五章 回归故里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1-05-19 点击数:1739次 字数:
  第九十五章回归故里
  
  武德年间,河北某地。
  这是一座仅有数百人口的小村落,房屋大都泥墙茅顶,依山傍水,十分偏僻幽静,无论外界掀起如何的滔天巨浪,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它,这里一如以往的安静祥和。在村子周围种植着大片的庄稼,每户人家前面的护院篱笆上或多或少的挂着一些山中小兽的兽皮,显示这里的村民耕作之余也不忘狩猎。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每户人家冒出的袅袅炊烟飘升天际,不时传来阵阵狗吠之声,耕种回来的村民正赶着牛儿回家,时不时的响起皮鞭的声响和呵斥声。。。。。。这一切张昱再熟悉不过了,此刻让他感到无比的亲切,索性下马四下观看。
  杨颦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四周的一切,觉得这里每一处都是哪么美,哪么新鲜,她能感受到张昱此时的激动和快乐,想到即将见到他的父亲,顿时一颗心不争气的砰砰跳个不停,脸庞忽的飞霞一片。
  压抑不住对老父的思念,张昱与杨颦牵着马匹,加快步伐朝村口奔去,村头的几个老汉正蹲在地上闲谈,忽然看到有两个陌生人来至,都站起身形,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几个孩童更是畏惧的躲在大人的后面,怯怯的从大人的身后偷偷的看着张昱二人,显是从未见过生人。
  有一个年迈老汉忽的大声叫道:“宝哥儿,你是宝哥儿!”张昱停住身形,微笑着对其做了一个揖,口中道:“田伯,你老人家身体还好啊。”“看,这就是宝哥儿,怎么长的变了摸样?”
  这时候其他人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很快又有许多村民闻讯赶来,他们簇拥着张昱,每个人的目光中都带着敬仰和信服之意,毕竟此人是过去山村里唯一能写一笔好字的,还知晓这些山民一辈子都难以明白的高深学问,更让他们敬重的是当年这个小伙子乃是村中打猎的第一把好手。
  张昱急着拜见父亲,连忙四下作揖,问候一番乡亲后,赶紧带着杨颦进入村中。穿过一片小竹林,来到了一所宅院前,院子前后三进,房屋布列整齐雅致,整座宅院掩映在四周竹林中显得格外和谐,两棵合抱粗的大树伫立在大门两旁,院墙的基石已遍布青苔,显得年代久远,这座宅院放在一般州府闹市内绝不起眼,甚至很是普通,但在这山村里却显得鹤立鸡群,一眼看去就显示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张昱看着眼前的宅院,眼中不禁微微湿润,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喃喃道:“颦儿,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此时大门紧闭,他近前颤抖着双手击打门环,不多时,门吱呀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苍头探首出来,看见眼前立着的二人,一时面露讶色,一双浑浊的老眼上下打量着他们。
  张昱大声道:“福伯,我是张昱啊!”老苍头闻言顿时周身一颤,张大了嘴巴,半响方如梦方醒,喃喃道:“少爷,是少爷回来了!”忽的转身大喊到:“老爷,老爷,少爷回来了!”老人狂喜之下竟然忘了招呼门外两人进来,踉踉跄跄的向院内跑去,口中大声叫嚷着。
  张昱在门前将两匹马拴好,然后推开宅门,带着杨颦进入院内,不多时就听见福伯的脚步声蹬蹬而至,紧接着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人。这个人看上去年近七十,一身青衫,头发已经略显斑白,但肤色却像年轻人般红润而富有光泽,身形挺拔,年岁虽大可腰背没有一丝弯曲,站在那儿给人的感觉有如渊停岳峙,周身散发着难言的气势,一双眸子更是充满洞察世事的睿智。
  此刻这老人正慈祥的看着张昱,看着这个世界上唯一让他牵挂的人。张昱紧走几步,扑通跪倒在地,他抱着眼前老者的腿,鼻子一酸,不禁放声痛哭,这么多年来压抑沉积在心中的苦恼、悲伤、酸楚一股脑的倾泻出来。
  老者怜爱的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着张昱的头发,口中低声道:“痴儿,你终于回来了!”到最后声音也不禁带着一丝颤意。
  这老者正是张昱的父亲张庭芳,隐居在此地已数十年,张昱母亲去世的早,自从张昱只身离家赴洛阳闯荡后,家中就只有他和老管家福伯夫妻三人,日常深居简出,一日三餐和日常杂务都是福伯和老伴张婶负责,日子过的平淡无比。
  一阵悲喜交集后,张昱止住悲声,站立起来,他见老父好奇的看着身后的杨颦,不禁面上一红,欲言又止。张庭芳何等聪慧之人,见儿子身后此人虽然一身男装,可观之分明乃是女子之身,此时更是一副羞不可抑,满面绯红的神态,已是明了于心,张庭芳缓缓点了点头,暗赞儿子眼光甚佳,心里更是老怀弥慰。
  杨颦鼓起勇气,来至张庭芳近前,拜伏于地,口中称道:“伯父在上,晚辈杨颦给您老请安。”她话一出口,有如出谷黄莺般清脆,顿时显出女子的声音来,身旁的福伯这才恍然大悟,暗骂自己老眼昏花,竟看不出这个清秀俊美的少年乃是女子之身,看来此女定是少爷的红颜知己,也就是日后的少夫人了,福伯夫妻俩膝下无儿无女,向来视张昱为己出,此时见杨颦如此温顺也不禁一阵心花怒放。
  张庭芳温和一笑,伸手虚挽一下,让杨颦起身,然后转身带着张昱、杨颦往正堂走去,落座后,杨颦眼见屋内正面墙上挂着一幅硕大的猛虎图,画面上一头斑斓猛虎伏于悬崖之上,一对虎目炯炯有神,露出慑人光华,天空愁云惨淡,隐隐可见山雨欲来,这幅画中老虎这个兽中之王的气势呼之欲出。
  杨颦自幼长于宫廷之内,眼光非同一般,此刻也不禁被这幅画的笔力画意所折服,见落款分明就是眼前这位张伯父所作,心中不禁暗道:“没料到张郎的父亲如此才华横溢。”此时福伯忙不迭的提来茶水,口中道:“少爷,这是你最喜欢喝的茶,都是用山后泉水烧沸冲泡的。”
  张昱端起茶盏,顿觉一阵清香扑鼻,轻轻饮了一口,更是满口皆香,唇齿留芳,心中一时陶醉无比,缓缓的闭上眼睛细细品味,一旁的杨颦见他一副陶醉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可又不敢造次,当下强自忍住。
  就闻张庭芳对福伯道:“福伯,你去把袁老七喊来,到了晚膳时分,还装模作样打坐作甚。”福伯应声而去。张昱很是费解,问父亲道:“爹爹,咱们家中还有客人?”
  张庭芳捋须笑道:“什么客人啊,乃是为父的结义兄弟,姓袁名天罡,排行老七,为父都叫他袁老七,你可得叫他袁伯伯了,唉!想当年为父与你师傅还有他兄弟七人结义,纵横天下,快意恩仇,是何等快活逍遥啊!可如今老兄弟们接二连三的过世,只余下为父和他活在这世间了。”
  话音刚落,就闻一人尖声道:“老大,你这就太不地道了,怎么能在后辈面前编排于我,我咋就不算客人了?”此时就见一人大步走了进来。
  张昱一看,此人一副道士打扮,脸孔狭长,面色白皙,颔下三缕稀疏长须飘洒胸前,身材甚是高挑,长袖飘飘,咋看倒也有几分仙风道骨,可惜一双三角眼白多黑少,凭空多了几分阴森之气。
  张庭芳对张昱道:“昱儿,还不快点拜见你袁伯父。”张昱慌忙起身见礼,杨颦也赶紧上前拜见,袁天罡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张昱和杨颦,口中道:“老大,这就是我那侄儿张昱?这女娃子又是何人?”紧接着又道:“我这侄儿还是在他满月之际见过一次,一晃已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言罢口中唏嘘几声。
  未等张昱接话,袁天罡忽的似是想起一事,一下子变得喜笑颜开,口中连声道:“来来来,待老夫为你二人先看看相。”张庭芳闻言不觉皱起眉头,刚欲出声,就见袁天罡围着杨颦已是转了几圈,口中啧啧连连,搞的杨颦很不自然。
  就听袁天罡道:“看不出你这女娃子竟是出身皇室,不简单,不简单!”杨颦闻言很是吃惊,不知对方是如何看出的,接着袁天罡又将目光转向张昱,仔细的上下打量,忽的袁天罡面色大变,连退几步,看着张昱的眼神充满惊惧之意,口中喃喃道:“你这孩子好重的杀孽啊!”张昱一时为之瞠目结舌,觉得这位袁伯伯一副做派像极了跑江湖骗人的术士神棍。
  张庭芳霍然站起喝道:“袁老七,休要在此装神弄鬼,你也不怕在孩子们面前丢丑!”袁天罡被他这么一训斥,不禁面上一红,讪讪道:“老大,我习惯了,遇到人就想算上一卦,看一下面相,何况这俩孩子又不是外人。”
  张庭芳冷冷道:“你屡屡泄露天机,也不怕遭了天谴,想你太乙门昔日声势浩大,风光无比,可如今死的死亡的亡,眼下满门仅余你一人,难道还不知收敛吗?”语气到最后已是严厉至极,袁天罡闻言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耷拉下眼皮不再言语。
  张昱此时已然想起,昔日在家时父亲曾经对他提起过,这袁伯伯乃是道家太乙门嫡系传人,有一身神鬼莫测的本领,一副卦象更是窥破天机,灵验无比,所言无不应运,昔日曾一度名声大噪南北,那旧隋皇帝杨广为晋王时就想将其收罗麾下,曾使人四下寻访于他未果,未料今日得以一见。
  此时天色已晚,张婶端来饭菜,几个人落座吃饭,因为张昱归来,张婶还特意多做了几个菜,有几个还是山中新鲜野味,看上去色香味俱全,令人馋涎欲滴。张庭芳更是在高兴之余,叫福伯拿出他珍藏多年的一坛美酒,张昱拍开泥封,一股浓烈的酒香顿时弥漫整个室内。
  袁天罡大为高兴,一把从张昱手中夺过酒坛,先给自己满满倒上一碗,端起来就是一饮而尽,口中连呼痛快,接着迅捷的又替自己满满倒上一碗,然后长长吁了一口气,一双三角眼瞪着张庭芳,嚷道:“老大,你端的小气,这麽好的美酒竟然藏起来不让我喝个痛快。”接着又感慨的叹道:“美酒啊美酒!你孤零零的躺在僻静处,这么多年来真是苦了你了。”一席话说的张昱等人哈哈大笑,杨颦更是忍俊不禁,觉得这位袁道长很是有趣。
  就见袁天罡如鲸吞牛饮般,不一会一坛酒就被他一个人下去大半,酒水淋漓洒满衣襟,嘴里更是塞满了野味,连说话都成问题。张庭芳瞪了他一眼,口中道:“你这做长辈的也要有点长辈的样子,身为出家之人,这样成何体统?”话虽如此,脸上却毫无不悦之色。
  袁天罡一边大嚼一边笑嘻嘻道:“老大,你又不是不知,我只不过是个假道士,世俗的礼法我是最讨厌不过了。”张庭芳一时语塞。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九十五章 回归故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