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十四章虬髯怪客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1-05-19 点击数:2724次 字数:
  第九十四章虬髯怪客
  
  张昱苦笑一声,我是大英雄吗?他在心中暗暗的问自己,再看看杨颦梨花带雨般的摸样,看着她那纯洁如婴儿般的眼神,心中不禁一颤,叹道:“咱家也是出身寒微,岂有轻看你的意思!”
  杨颦闻言大喜过望,忙大声道:“你真的不嫌弃我是婢女出身?你可是当世英雄,可不能骗我?”说着已是满面笑意,显是开心无限。
  张昱暗叹一声,面上阴晴不定,杨颦见他脸上顷刻间无数变化,快乐与愁苦,悲伤与欣慰接踵爬上眉宇之间。默然半响,张昱目光渐转柔和,心中一阵豪气不断上涌,他仰面吁了一声,似是把什么东西从胸腔中吐出,从此再也不会受到任何羁绊,这世间的勾心斗角,纷乱情仇,都随之抛散。
  当下张昱朗声道:“起来吧,颦儿,此遭我要带你到我的家乡去,让你看看乡间的风光,只是届时你可不许叫苦。”杨颦闻言一声欢呼,从地上跃了起来,就像一个孩子般雀跃不已。
  张昱默默的注视着她,心中暗暗呼道:“我既然不能给公主带来喜乐安康,可也不能再辜负对我情深一片的颦儿,这么多年过去了,换在别的家世,她早就是有儿有女的人了,大丈夫立于世上,岂能没有担待!”
  杨颦也在注视着张昱,幸福像潮水般在周身流淌蔓延,天边的云霞似乎也变得更加鲜艳明亮,她看着眼前这个魁伟英武的汉子,心中在想:“公主,我会替你好好的伺候他一辈子,永远不离不弃,他是一个英雄,他需要有个体贴女人来精心照料。”在她心中,能够与张昱在一起种两亩薄田,直至垂垂老矣仍相互依靠,这样的日子胜过任何人间的荣华富贵。
  杨颦使劲的揉捏着自己的衣角,忽的脸布红晕,低声对张昱道:“刚才见你哪么绝情的走了,我连死了的心都有了,可又觉得你断断不会丢下我不管。”张昱微微苦笑,欲言又止,只是饱含怜惜的看着眼前这位女子。
  就在两人默默相视之际,一声冷哼传来,就见不远处赫然出现一人,正是那神出鬼没的虬髯怪客。杨颦先是一惊接着一阵羞恼,暗恨自己适才窘态都被此人悉数看在眼里,不禁又气又急。
  而张昱却是心中暗凛,虽然刚才自己心神激荡,被对方趁机潜近身侧,可也说明此人一身轻功实是非同小可,想到这他不敢大意,浓眉一轩,一双眸子顿时寒光四射,霎也不霎的看着虬髯怪客,这虬髯怪客却毫不介意,与之对视,眸子中丝毫没有退让惊惧之意。
  张昱森然道:“尊驾有何贵干?”虬髯怪客哈哈一笑道:“适才见你婆婆妈妈的,甚是不耐,这小丫头如此可爱,你怎可弃之如敝屐,某家正欲出手教训于你,不料你还算有所担待,马马虎虎算个汉子。”
  张昱闻言面上一红,面上很是挂不住,那颦儿倒是觉得这个虬髯怪客忽的变得顺眼起来。
  当下张昱冷哼道:“不知道尊驾手底下的功夫是否有嘴皮子哪么厉害?”虬髯怪客又是一阵狂笑,言道:“既如此还啰嗦什么?”说完身形已如鹰隼般欺身而近,双臂闪动之间,已是劈出数掌,一时掌影漫天,罩住张昱身形,张昱怒啸一声,身形不退反进,挥掌如风相迎,瞬息间,两人已是战在一起,斗的不可开交。
  就见虬髯怪客招招疾若迅雷,势大力沉,威势惊人至极,而张昱则身形矢矫如龙,进退间如同鬼魅。虬髯客一边酣战一边大呼痛快,张昱也是暗暗佩服,心知对方一身所学绝不在自己之下。战至酣处,虬髯客陡地一声长啸,大吼道:“给咱家小心了!”说完手中已是赫然多了一把形如弯月的利刃,似刀非刀,足有六尺来长,看上去锋锐无比。
  张昱见状不禁一怔,这虬髯怪客一身武学好似不像来自中原,就连兵刃也煞是怪异,当下他不敢轻敌,更是多了几分争胜之心,一抬手鹰翔宝刀已握在手中。
  就见虬髯怪客手中弯刀映着天上太阳光辉,发出耀眼光芒,弯刀划出道道刀花,就如同一条条灵蛇四下游动。张昱脸色变得愈发凝重起来,知道此人的刀法定然诡异莫名。就连杨颦现在也替张昱担心起来,在她看来当世已无人是张昱的对手,可一番较量下来,这个大胡子怪人却是丝毫不落下风,这让她觉得此人面目再度可憎起来。
  虬髯怪客虎吼一声,手中数道灵蛇忽的汇做一道寒气森森的长虹,有如天际闪电般,直奔张昱前胸袭来,张昱双目寒光暴涨,也是一声大吼,手中宝刀龙吟般长鸣,幻出如山刀芒,有如彗星袭月,猛然冲天而起,两道光芒在空中闪电般的交击三次,发出一阵刺耳金铁交鸣声,火花四射。
  两人已是自空中各自交换了一下位置,就见张昱身形甫一沾地,掌中刀立即一式凤栖昆仑,带着一阵撕裂空气的锐啸声猛扑虬髯怪客,虬髯怪客身形连闪,手中弯月型怪刀从令人目瞪口呆的角度内,向张昱劈出数刀。
  一时间场内刀光如练,上下翻飞,寒光飒飒,风雷隐隐,两个人均是以快打快,杀的是难分难解,一时分不清谁是张昱谁是虬髯怪客,就见两道人影兔起鹘落般飞舞交错。
  两人酣战多时,杨颦的眼睛都看花了,无法看清到底是谁占据了上风,正自心焦间,忽听再度一阵金铁交鸣声,场上刀光顿敛,就见两人各自擎着宝刀,有如斗鸡般互相对视,浑身均汗出如浆,湿透衣衫,更兼满面潮红,气喘如牛。
  虬髯怪客忽的将手中弯刀掷在地上,刀锋深深扎入地面,刀身仍旧颤抖不止,他口中大声道:“奶奶的不打了,赢不了你还打啥?”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不止。
  张昱此时对这虬髯怪客的功夫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心中油然生出惺惺相惜之意,他平生阅人无数,觉得撇开武艺不谈,单以豪气而论当以此人为最,当下也将刀插还后背,盘膝坐了下来,笑道:“兄台勿要谦逊,你赢不了我,我又何曾能奈何得了你啊!”
  虬髯怪客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一身武艺端的厉害了得,确属一条好汉,观你面相分明不是奸邪之辈,可某家那二弟三妹为啥恨你入骨,欲除之而后快,真是奇哉怪也!”
  张昱闻言一惊,又甚是纳闷,忙追问道:“不知兄台二弟三妹乃是何人,张昱愚钝,实是记不起曾经得罪过这样的人?”
  虬髯怪客笑道:“某家二弟提起来你定然知晓,现今秦王麾下,赫赫有名的大将李靖李药师便是他,三妹乃是他的夫人红拂女,姓张名出尘,某家叫张仲坚,江湖人称虬髯客的便是,某家与他二人昔日结拜为异姓兄妹,没料到俺那二弟看似木讷实则厉害,不动声色间便把三妹变成自己媳妇啦,哈哈!”
  张昱见他虽然口中笑声不绝,但从其眼神中分明可以看出一丝惆怅,一丝迷惘,面色也瞬间变得古怪之极,想是当初这三人之间关系绝非如虬髯客所说的哪么简单,只是其间的情感纠葛不是他这个外人可以知晓的。
  张昱已然隐隐明了这张仲坚为啥对自己如此敌视了,定是那李靖红拂二人尚为昔日杨素府中一事含恨在心,曾在虬髯客面前提起过。
  正在思忖间,就听张仲坚道:“某家那二弟几日前听闻太子李建成于城西暗中探访一人,心中很是留意,当即使人查个究竟,这才知晓乃是你隐匿城西,秦王殿下获悉本欲招揽于你,可二弟坚决反对,说你乃豺狼本性,手段卑劣,断不愿与你同殿称臣,为绝秦王招揽之念,二弟请某家暗中寻机,出手将你除去,于是某家一路跟踪你出了长安城,可未曾想到还有这小丫头也一路尾随,某家实在好奇,就忍住没有出手,想看看其中到底有何猫腻,哈哈,没料到竟是看到一出儿女情长的好戏。”
  张昱闻言苦笑一声,杨颦则是满脸通红,张仲坚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这小丫头倒是敢作敢当,很投某家的脾气。”杨颦闻言更是大窘。
  张昱见张仲坚如此豪迈不羁,也是心折不已,当下将昔日与李靖红拂间发生误解之事和盘托出,张仲坚闻言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此事包在某家身上了,某家即刻返回长安,替你们化解这段恩怨。”说到这他忽的重重叹息一声,意态忽的萧索起来。
  张昱见状甚是费解,言道:“张兄世之豪杰,不知有何事能令你如此不开怀?”张仲坚默然良久,言道:“不瞒兄弟,某家数年前来至中原,本有逐鹿天下之心,可是自打结识二弟李靖,接着遇到李世民,现下又遇到你,方知中原实乃卧虎藏龙,人才济济,尤其是那李世民,更是某家王图霸业的最大敌手。当日某家曾在太原城外一道观内见过他一次,观面相端的是气宇轩昂,顾盼生雄,犹如日出之朝霞,英彩逼人,某家与其一盘棋未曾下完,心里就明白中原已出真主,非是某家可以驰骋的地方了,现今等为你与二弟夫妇化解冤仇之后,某家就要离开中原了。”
  张昱闻言顿时满嘴苦涩,他心中其实对李世民也很是心折,可是当日争霸疆场,乃是敌对阵营,接着义兄李密殁于李氏父子手中,今日又有公主一事横亘其间,公主下嫁李世民一事就像一根毒刺,牢牢的扎在张昱心中,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与李世民今生今世是万万不会成为朋友了。
  当下张昱问张仲坚道:“不知张兄有何去向?”张仲坚笑道:“天涯海角,飘萍无定,此后十年,东南数千里外倘有异闻,便是某家得意之时,到那时,张兄弟和这个小丫头可洒酒东南以相贺。”
  说完呼的站起身形,朗声道:“某家也该走了,你们好之为之吧,但愿日后还有相见之日。”说完一声呼哨,很快一匹枣红色骏马撒着欢沿着小道跑了过来,张仲坚一跃上马,冲张昱、杨颦摆了摆手,一催马已是绝尘而去。
  张昱怔怔的看着张仲坚一人一马逐渐远去,想到张仲坚如此英雄也难免壮志未酬,再想到自身境遇更是一阵黯然。忽的他看到地上尚有张仲坚遗留的那把弯刀,以为张仲坚一时疏忽忘了,忙扬声喊他停住,提醒他宝刀遗落了。
  可张仲坚丝毫没有停留,在马上大声回应道:“既然无法打败对手,这样的刀不要也罢!”说完哈哈一笑,转瞬已是不见,远方传来他苍凉雄浑的歌声:“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
  张昱看张仲坚已经去的无影无踪,只好近前捡起这把弯刀,小心的用布包裹好,放进坐骑后面的行囊里。他伸出大手,拉着杨颦温润的纤手,温言道:“天色已不早,咱们赶紧上路吧。”
  相挽的手掌,传到两个人心里的却是别样触动心弦的感受,杨颦嗯了一声,赶紧上了马,眉梢眼角皆是喜色。夕阳照耀下,两个马上的人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两道身影时分时合,最终汇成一道长长的影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九十四章虬髯怪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