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九章 颠沛流离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1-05-08 点击数:2527次 字数:
  第八十九章颠沛流离
  
  就在李密被杀不久,他的宿敌王世充也加快了篡位的步伐,武德二年三月,王世充矫皇泰帝诏书,封自己为郑王,加九锡。
  四月,王世充再度矫诏,令长史韦节、杨续等人会同太常博士孔颖达制作禅让依仗,令段达等人上奏皇泰帝,暗示其退位禅让。
  皇泰帝杨侗悲愤莫名,他冷冷的对面前的段达等人言道:“天下乃是高祖之天下,若隋祚未败,尔等安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若天命已改,大隋当亡,又何须如此惺惺作态,自欺欺人。尔等皆为高祖和先皇旧臣,身居高位,不想今日却都来逼迫朕退位,真是可笑之极,朕还有什么指望?”段达等满面通红,羞惭而退。
  王世充闻讯大怒,于是派其哥哥王世恽领军进宫,强行将皇泰帝杨侗打入冷宫含凉殿,至此皇泰帝被废,降级为潞国公。废掉杨侗后,王世充迫不及待的登基为帝,建元曰开明,国号郑,立长子王宏应为太子,次子王玄恕为汉王,其余宗族部下皆有封赏。
  六月的一个夜晚,四下漆黑如墨,刚坐上皇位的王世充为绝后患,彻底断了隋朝旧臣重新拥立皇泰帝的念头,下令侄子王仁则和府中勇士梁百年等人悄悄去除掉杨侗。
  此时的杨侗正一个人呆呆的静坐于含凉殿内,孤零零的显得无比凄凉,看见王仁则等人杀气腾腾的闯了进来,年轻的皇帝面容微微抽搐了几下,心中似有预感。
  王仁则走至杨侗近前,眼中寒光闪烁,狞笑着从侍从手中端过一杯毒酒,恶声道:“潞国公,还请速速饮下此酒,早些上路去吧。”杨侗缓缓站起,来到殿内香炉近前,再度点燃一炷香插上,双目现出伤感之色,口中喃喃道:“请佛祖保佑于我,但愿来世投胎,不要再生在帝王之家。”言毕,杨侗不再犹豫,转身从王仁则手中接过毒酒,仰面一饮而尽,少倾七窍流血而亡。
  鸩杀皇泰帝后,王世充谥号杨侗为隋恭帝,恰在此时,身在长安的杨侑也突然暴病而亡,死因被严密封锁,令人讳莫如深,唐高祖李渊也将其谥号隋恭帝,至此,昔日大隋太子杨昭一脉三子,两个恭帝,一个燕王杨倓全部死于非命。
  景阳公主坐在马车内,随着一阵阵轻微的颠簸,她的思绪也随之延伸开去,这段日子对她来说恍如隔世,就如同在恶梦中没有醒来一般。吹弹得破的脸上看不到半丝欢乐,有的只是无尽的悲伤与哀愁,忧郁和无助像大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故,身边的亲人们接踵离自己远去,化作一缕缕魂魄,金枝玉叶的公主虽然性情坚毅,可也无法承受一个又一个噩耗,巨大的伤痛让她几乎要崩溃了。
  驸马宇文士及也许是良心发现,觉得愧对萧后等人,加上对自己的结发妻子南阳公主他亦念着旧日之情,疼爱依旧,所以在南阳公主的终日泪眼下,宇文士及终于招架不住了,他决定不再带着萧后等人回归关中,毕竟关中已经成了李氏的天下。
  而据后方传讯的家将得到的消息,兄长宇文化及数日前攻打魏州不下,反而被守将元宝藏打的大败而逃,现在率残部据守聊城,已是困顿不堪,在窦建德等当世豪强的窥伺下,败亡是迟早的事情。
  此际宇文士及身侧的队伍,除了三十来个家族死士一直忠心跟随外,就剩下公主身侧的青云庵仪平等四位尼姑了,这四位懂得武技的出家人谨遵庵主虚云师太之令,一路守护公主,不离不弃,实是可敬,其余的军士随从眼看情形不对,宇文氏大厦将倾,一个个树倒猢狲散,在途中相续暗中逃遁,不再跟随自己。
  宇文士及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有所选择了,于是他近日来刻意讨好萧后,并遵从萧后的意愿,决定北上突厥,投靠大隋义成公主,欲借助突厥的力量以图家族东山再起。
  萧后也选择了原谅宇文士及,一来他毕竟是自己女婿,二来在杨氏皇族风光不再之际,他对自己和景阳公主等还算是执礼甚恭,对妻子南阳公主也是恩爱有加,三来现在还必须继续仰仗自己这个女婿,虽然他是萧后切齿痛恨的宇文家族的一员。
  可是出乎萧后等人的意料,在北上途中,她们却被窦建德麾下的一队精锐骑军发现,这只骑军乃是奉窦建德之令,四下掠夺青壮男子从军的,见到萧后等人后也很是意外,见这帮人竟然敢擎刀意图抗争,为首将领怒从心头起,一声呼哨之下将宇文士及等人团团围住,箭矢刀枪一齐招呼,很快负隅顽抗的宇文士及的亲卫被杀戮一空,青云庵四位女尼也仅仪平得以身免,萧后、景阳、宇文士及等人成了窦建德的阶下囚。
  好在窦建德对昔日素有贤名的萧后很是尊敬,不愿背上杀害旧日国母的恶名,因此萧后等人倒是不虞性命之忧。窦建德对萧后等人非常友善,终日盛情款待,并将她们安置在一处旧隋郡守的府中,可谓照顾有加。
  可窦建德的妻子曹氏却对此大为不满,以为窦建德乃是垂涎萧后、景阳公主等女眷的美貌,深为忌恨,为此夫妻二人数度争吵,这一切让景阳公主感到无比的羞辱,她恨不得立即离开此地。
  而萧后此时得到了一个令她极度震惊又无比欣慰的消息,当初江都流血之夜,杨氏皇族被杀戮一空,没成想齐王杨暕妃子却因为回娘家省亲,得以逃过一劫,留下遗腹子杨政道,后被秦王李世民麾下密谍首领侯君集无意中发现,将母子二人献于秦王,李世民不敢做主,详细禀告唐高祖李渊,李渊知晓杨广一族大势已去,已是无力回天,索性大度收容杨政道母子,已彰显自己仁爱之名。
  萧后本已心如死灰,对这个人世一度绝望,如今知晓自己尚有一孙子活在人间,杨氏血脉得以延续,心中真的是狂喜万端,难以言表。她按耐不住舐犊之情,数度上书窦建德,欲前往长安探望杨氏一族唯一的骨血。
  窦建德的妻子曹氏闻讯,巴不得萧后等眼中钉立即离开,于是也一个劲的劝说窦建德成人之美,窦建德本有收容萧后,拉拢旧隋将士归顺之意,可架不住曹氏数度劝说,终于答应,于是曹氏即刻安排一队卫士星夜护送萧后等人直奔长安。
  一阵欢呼声打断了景阳公主的思绪,帘子一挑,杨颦的笑脸出现在眼前,“公主,前面马上就到长安城了,听说那李渊闻讯皇后娘娘前来,已经使人前来迎接了。”杨颦兴奋的言道。
  毕竟这些日子的颠簸让几个昔日锦衣玉食的女流着实吃不消了,就是宇文化及等人也是形容憔悴,现在听说到了长安,大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景阳公主让马车停下,在杨颦的搀扶下,她下了马车,放眼望去,就见远处一座巍峨雄伟的城池出现在眼中,这就是长安城了。小时候自己就是在这里长大的,记忆里还依稀有所印象,可如今物是人非,这里已经成了大唐的都城,大隋朝已经成为过眼云烟。
  想到这景阳公主不禁想起了江都城那个可怕的夜晚,不知多少皇族中人倒在血泊之中,惨死在宇文化及的屠刀之下。“父皇啊父皇,你可知道你害了多少杨氏子孙”公主喃喃道,不知不觉间泪水挂满腮边。
  忽的远处烟尘滚滚,一列骑军风驰电掣般赶来,到了近前,就听一声呼哨,整个骑军队伍齐刷刷止住奔驰,动作整齐划一,显是训练有素。就见为首一人一袭白袍,坐在马上端的是风流俊美,仪表堂堂,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王李世民。
  要知唐高祖李渊与杨广本是姨表兄弟,其母与杨广生母独孤伽罗为嫡亲姊妹,昔日李渊在大隋为官,殿下称臣,如今自己却废了代王杨侑,登基做了皇帝,可谓夺了一个晚辈的江山,因此李渊也觉得此遭见了萧后不免尴尬。他知道二子世民言谈得当,举止得体,所以就派李世民代表他前来迎接萧后。
  就见李世民飞身下马,对着萧后的马车深施一礼,口中朗声道:“娘娘一路劳顿,世民有失远迎,还请娘娘恕罪。”
  萧后闻声掀开帘子,看着面前这个人,只觉得此人立在当地,有如渊停岳峙,额角峥嵘,星目生辉,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洒脱,周身王者之气更是扑面而来,她不禁暗暗喝了一声采,如此人物想我杨氏一族何曾有过啊,想到这心中不禁一阵酸楚,一阵嫉妒。
  萧后轻声道:“你就是秦王殿下了,看不出如此年轻有为,此遭妾身前来长安,不免叨扰殿下了。”李世民连称不敢,正欲引萧后等人入城,忽的他眼前一亮,看到在一辆马车旁,此际正俏生生的伫立一位女子,这名女子有着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庞,瑶鼻樱唇,肤色如玉,眼波流转间顾盼生姿,一袭白色宫装,使得她清丽绝俗,丝毫不带一点人间烟火之气,一时间,即便深沉如李世民者,也不禁为之失态,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位丽人。
  半响李世民方清醒过来,暗叫一声惭愧,他心知此女定是昔日风华冠绝京城的景阳公主了,当下微微一笑,对公主一拱手道:“这位莫非就是杨景表妹?”景阳公主苦涩一笑,微微一福,轻声言道:“杨景见过二表哥,此番多有叨扰。”
  李世民哈哈大笑道:“都是自家人,表妹何须如此客套。”当下带着萧后等人进入长安城,将萧后一行安置在淮安王李神通的府邸,这李神通乃是高祖李渊之弟,现任山东道安抚大使,长年不在京城,萧后等人住在他的府中很是适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八十九章 颠沛流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