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七(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28 点击数:2007次 字数:

  槐青说:“多亏是夜里,要是白日叫人看见才笑话唻!”

  喜说:“这是正事儿,谁会笑咱?”

  俩人又围在火旁,说着闲话,不一会儿都靠着神台打起瞌睡来……

  槐老二想到这里,凄然地笑了,这人呀,真是的。这多年来,俩人相处的很好,两家也没少走动、帮忙,可如今,咋会走到这一步?

  夜里他胡梦颠倒,啥也不是,啥也模模糊糊,没有记清楚一点儿。五更时头昏昏沉沉,再也睡不着了,一翻身坐了起来,打火吸着烟,吸了两口,又觉得口苦,当当磕了,吹了一口气,一股热气从烟袋锅里冒出来,带出一个火星子,闪了一下,马上熄灭了。

  他穿好衣服,拉开门,上屋里,葛掌柜还没有起床,有两个伙计在打扫院子。槐青走到上屋窗前,和葛掌柜打了个招呼说:“葛掌柜,我去县衙里看看!”

  葛掌柜说:“还早着唻,吃过饭再去吧!”

  “啊,不啦,不啦,我着急!”

  “啊,那好吧,槐青,你不管遇到啥事,别着急,说话注意点儿,别惹事儿,有啥回来再说——啊!”葛掌柜叮嘱着,知道的情况也不好明说。

  “中,中,我记住了!”槐青说晚转身匆匆地走出了杏林堂。

  时候还早,大街上的生意刚刚开门,有的在打扫,有的在卸门板。槐青也没心思吃饭,但是天冷,没走几步,身上的热气就散发了不少。唉,喝碗汤吧。他想着走进一家羊汤铺儿,急匆匆喝了一碗,身上热呼多了,付过钱,走上中街,直奔衙门而去。

  衙门今天也仿佛开得早,门外有倆衙役在打扫,灰尘一股一股。站班的也早早站在那里,看到槐青走过来,问明了情况,放了进去。

  槐青进门碰上瓜皮帽,瓜皮帽很神气,对着他哼了一声。槐青说:“先生正忙着唻?”

  “去吧,陈书吏等着你唻,今儿就赢了!”

  这话儿槐青听着很刺耳,心里咯噔一下,没再说啥,往大堂走去。

  他远远看见陈书吏从廊下走过,他急走几步,在大堂下俩人打了个照面。陈书吏显得很热情,说:“老槐,来早了?”

  “啊,昨天后晌儿到的。”

  “啊,怪搁劲儿。既然来了,也不必再进去了,就在这儿我跟你说说!”

  “中,中啊!”

  “那事儿不中了,你回去给人家腾房子吧!”

  “咋又变了呢?那天没说不中啊?”

  “那天是那天,今儿是今儿。你是明白人,我不用多说了吧?”

  “大爷,这事不能这样断呀!”

  “算了吧,老槐。这衙门里的事你知道多少?我不会骗你,也不横你,回去吧,不要弄不美气!”

  “那,那我找大老爷!”槐青的倔劲儿又上来了。

  “走吧,找他也是这句话,我是看你是个直人,不想叫你吃亏,才在这里给你说唻!”

  “不中,我找大老爷!”

  “真的不中?”

  “不中!”

  陈书吏冷笑一声,对堂口站班的说:“准备好,升堂!”

  那几个人陡然站直身体高呼:“喂——”槐青一愣,这真像戏里的,前两次可没有这样啊!

  他发愣时,陈书吏已走进后堂。不一会儿,又听站班的齐呼一声:“喂——”接着听见堂上说:“带被告!”

  马上扑过来俩人,一边一个扭着槐青的胳膊推了进去,往下一按,槐青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只听案桌上“啪”的一声响,他抬头看看,县太爷今儿穿戴整齐,端坐在条案后边,陈书吏坐在右边案外,脸绷着。

  县太爷说:“大胆被告,陈书吏已经对你说了,还不相信,你是想试试这大堂审问的滋味不是?”

  槐青的心腾腾地跳着,说:“我,我不服!”

  “不服?欠挨!上次没挨够?打!”

  几个站班的扑过来一脚踢倒了槐青,马上脊梁上又挨了一棒子,他刚扭一下身子,这边又挨了一棒,他疼得大叫一声,接下来乱七八糟又挨了几下,他也说不清,翻滚中额头上还挨了一下,血流下来迷住了眼睛。他大声哭叫。县长手一摆,站班的停下手来,县长问:“啥样,服不服?”

  “我,我……不,不服!”

  “混蛋,再打!”马上又是一阵乱棒,趴在地下连喊的力气也没了,一口一口地喘着长气。

  陈书吏向县长使了个眼色,县长说:“服也是这样,不服也是这样,谁叫你自己说了过头话,回去腾房子!叫他画押!”

  上来几个衙役,把一张字据拿到他面前,他看看字据头摇了摇,一个衙役拉过他的手在印盒里一蘸,在那两张纸上按了两下,槐青挣扎着,也没挣脱,他大叫一声一头撞在地下。

  “退堂!”一声吆喝,县太爷、站班的呼啦走了个精光,只剩下陈书吏,他站起身来走过来说:“看看如何,说你你不服气,美了吧?”

  槐青挣扎着坐起来,大口地喘着气,吐了口嘴里的血沫,眼睛耷拉着,看都不想看他。

  陈书吏说:“现在这里没外人,我对你说,这官司你赢不了。知趣点儿,房子又不是白要你的,那一坑钱儿唻!你不会再买一处?”

  槐老二仍不做声。

  “想想,说句利亮话。要不是看杏林……”说到这里,陈书吏走到堂口左右看看,又回头说,“要不是看你是杏林堂的亲戚,打不死你算你能,叫你人财两空!给这是你的一份字据!”说着把字据塞进槐青怀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七(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