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七(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28 点击数:1991次 字数:

  槐青这几天心神不安,一是这时局一天天混乱,刀客抢劫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不断听到可怕的消息;二是这马上就要进腊月了,老童还在锲而不舍地告状,听说今天又进城了,事儿没完结,总是一块心病。现在他反而盼案子早日有个结果。吃罢早饭,他去找老三,老三出诊去了。他又往镇上找老邢,老邢仍然是宽慰他放心,不会有事儿。弄得他很没底气,在集上走走,啥也不想看,啥也不想买,又心焦地赶回家来,坐在屋里吸闷烟。

  县里来的捕快,飞马到了銮驾镇,直奔镇公所。黑儿在扫院子,看到县里来人不敢怠慢,接过马缰绳把捕快往屋里让。捕快很着急的样子,说:“所长呢?”

  “啊,马上就来了,您稍坐,先喝点儿茶!”

  捕快有点儿不耐烦了说:“啥时候了,还不来干事儿?”

  黑儿说:“好,好,我去叫他,我去叫他!”说着把马拴在左厢房的窗棂上,回身跑了出去。刚跑到门外,看见所长一步三晃地朝这边走来,他急头白脸地又喊又打手势,所长一看心里说:“这娃子手之舞之是弄啥唻?”紧走几步说:“看你那架子,那是弄啥唻?”

  黑儿赶忙凑过来说:“快点儿吧,县里来人了,叫你唻!”

  刘所长一听不敢怠慢,又紧走几步,到了院里,那捕快正在院里转圈儿呢,手里的马鞭一下一下地抽着马靴。刘所长慌忙上前说:“呵呵,上差,您来了?”

  捕快抬头一看刘所长说:“快,派人去找槐青,叫他赶黑到县衙去!”

  刘所长一听找槐青,心想可能是那两家的事儿有结果了。事到如今,不管县里判谁有理都行,省得再纠缠不清。马上说:“黑儿,你现在就去,叫槐青立马去县衙!”黑儿眼里出快,回头就走。

  好啦,捕快见黑儿走了,又照自己的马靴上抽了一鞭,说:“好了,我回去了!”

  刘所长连忙说:“看您跑了那么远的路连口水也不喝,走,出去吃吃饭再走!”

  捕快说:“算了吧,我还是赶紧走吧,回去晚了又该挨训了!”说完走下台阶,从厦房窗棂上解下马缰绳,偏身上了马把手一拱说:“告辞了!”勒转马头扬长而去。刘所长还想着送人家呢,等他走出门外,捕快已上中街了。刘所长摇摇头,回身走进所里,坐在桌子后,把槐童两家的事儿从前到后又想了一遍,心想这两家都找过自己,李邢两家也都要争面子。不管哪家输了,会不会亮出自己?他心里有点不踏实,但事如今,也没底,再这事儿又没别人知道。想到这里,他的心似乎平静了一些,眼睛直瞅着门上的兽头门环,直到有点儿发涩,才闭上眼睛,往椅子上一靠,迷糊起来。

  槐青听黑儿说得急头怪脑,问了两遍儿,也问不出啥倒底,就觉得有点儿心虚,他打发走黑儿,马上去找老三,老三皱了半天眉,也想出啥办法,只好说:“二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黑儿说得那么紧,您就先去看看,记住先到药行,找葛柜问问!”

  槐青没有办法,答应着走出老三家,急忙回到家里,稍事准备,给金他娘交代了一声,急匆匆地走了。

  槐青路上不敢怠慢,赶到申时,进了小城,直奔杏林堂。葛掌柜正在前堂看着伙计们忙活,一见槐青心急火燎的摸样,忙把他带到后堂,还没坐下,槐青就把今天的事儿说了一遍儿。葛掌柜沉吟了一下说:“这不算啥大事呀,不过这杨掌柜和陈书吏的关系也不一般,是不是又变化了?”

  槐青说:“那我咋办,先去衙门?”

  葛掌柜说:“时候不早了,这样,你先住下,我再打听打听看是咋回事!”

  老槐无奈地说:“那,那就等明儿吧!”

  童喜夜来仍住在那家干店,掌柜的看见他笑了说:“你那天咋一去不回头呢?也不打个招呼,床都给你留着唻!”

  童喜不好意思地说:“啊,啊,那天我出去有点儿急事儿,没有拐回来,失礼了,失礼了,给您添麻烦了!”

  掌柜说:“没啥,没啥,来的都是客,尽管住!”

  童喜说:“今黑儿就不走了,你给我寻个僻静点儿的地方,好好歇歇!”

  “中,中。”掌柜答应着把他领进后院的一间小屋。小屋里放了两张床,说:“你住这儿吧,晚上不会再添人!”

  “好吧!”童喜心里有点儿感激。

  “那你歇着吧,有啥事儿我在前头唻!”

  “好,好!”

  掌柜的挥挥手走了。

  童喜今天的心情很好,像熨斗熨了一样。晚饭虽然不是啥好饭,但他吃得平静、踏实。现在想来这人生在世,不知道蒙谁福唻。谁料想在县衙能碰到袁成,更想不到一提镇山侯,县长和陈书吏是那样的恭敬。唉,人敬有钱人,狗咬穿破衣呀。这叫人敬啥呢?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确切的话,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算了,管他啥唻,这件事儿是不用再操心了吧!”

  想到这里,他放倒身子,想美美地睡一觉,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总想到那宅子到手后,该怎样好好整理整理……又想到为这宅子吃的苦头,花的钱,细细算来,自己的那点儿积蓄已经搭进去一多半了。他心里有点儿恨,但恨谁呢?刘所长,四宝?老赵,黑儿?还时陈书吏?但理由都不充分,恨槐青?更没道理,这事想来自己也觉得理短。无缘无故去住人家宅子这叫啥?恨后母,恨老家?仿佛也不全是,心里乱七八糟,头闷疼闷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七(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