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六(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28 点击数:1900次 字数:

  他顾不上吃饭,直奔县衙,县衙门前乱哄哄的,人出出进进,但人的脸上都很严肃,还有几辆大车拉着啥东西停在那里,童喜溜溜地挨到门前,看到瓜皮帽、陈书吏都在忙着,向一个人交代着啥,那人的身影很熟悉,就是脸朝里边,看不清楚,他低下头来认真地想着,想着,好一阵子,他想起来了——是他!心里一阵惊喜,同时也有一阵不安。

  他静静地等着,好容易看到陈书吏们说完了,和那个人又往里走了,他才急匆匆的赶过去,衙门口今天破例没人站班,他一直走过去,瓜皮帽看见他说:“你真不会来,今天太忙了!”

  “咋啦?”

  “咋啦?府里派官兵到永宁清剿刀客,给各县分派的粮食和物资,今天进剿的兵营来人拉东西!”

  “那事儿……?”

  “你咋恁没眼色哩,谁会顾着问你的屁事儿,走吧!”

  “啊,啊,那,那刚才的兵是谁?”

  “你管谁呢!扯淡不扯淡!”

  “不是,不是,我看着面熟!”

  “面熟?胡球扯,镇山侯的标统你也认识?”

  “叫我过去看看!”

  “欠挨!你敢过去?”

  童喜眼看标统进了大堂,顾不上和瓜皮帽多说,急忙走了,瓜皮帽摇摇头在背后说:“打死你都不亏!”看到童喜不顾阻拦,追了过去。瓜皮帽心想:“咳,这人还有点儿来头哩。但不知他和标统是啥关系,这人真不可貌相呀!”

  童喜看陈书吏陪着标统正要走进大堂,就喊:“袁成!”

  听到喊声,陈书吏和标统同时转过身来,陈书吏一看是童喜心里有点发火,说:“你弄啥的,这是啥地方乱喊乱叫,成何体统?”

  那标统定睛一看,高兴地说:“哎呀,老童你咋在这里?好多年没见了,一向可好?”

  童喜说:“好,好,还好!”但说到最后一个好字,鼻子发酸,眼圈也红了。

  袁成说:“咋回事儿唻?”向童喜投去疑虑的眼光。

  陈书吏一看标统和老童好像很熟识,也不敢吆喝他了,说:“大爷,恁们认识?那,那我先进去了,您们说话吧!”

  袁成点点头说:“去吧,把剩余的东西再催催,弄个单子,我也好交差!”陈书吏答应着进去了。

  童喜看陈书吏走了,回过头来问袁成:“你咋到这县里来了?”

  袁成说:“你会不知道?这永宁一带又起了刀客,烧杀抢掠,地方上上书行省,行省着令镇山侯统兵进剿,如今人马已集结于伊阙县,马上出兵!”

  “那你来是为了……?”

  “啊,我没说清楚,你知道这镇山侯是谁?”

  “是谁?”

  “就是我关大哥呀,我们那年在西省被朝庭编了,大哥为人耿直,有勇有谋,很有战功,被擢升为镇山侯了!”

  “啊,是这样,你来有事儿?”

  “你没看见那几个大车,是大哥派我来催办的粮草,事情已基本办完,一会儿手续交清就要返回了,你来县衙啥事儿?”

  童喜一听袁成的话,心里一阵惊喜,但不知道自己的事儿他会不会管。嚅嚅地说:“我,我来打官司唻!”

  “什么,打官司唻?咋回事儿?”袁成急急地问。

  “唉,一言难尽!”童喜把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儿,袁成说:“不要紧,我叫县里给你做主,尽快办咋样?”

  “那好,那好,感谢你!”

  “哎呀,你咋恁客气唻!我大哥可没有忘记你的指点之功,常常说起你呢。放心吧,走,进去说!“

  “好!”童喜一高兴,也忘了害怕,随着袁成就走,但走了两步,抬头看看这个自己挨了一耳刮子的地方,心里一震,脸仿佛火辣辣的。他马上说:“兄弟,您进去说说,我小老百姓就不进了吧!”

  “没事儿,没事儿,来吧!”袁成伸手来拉他,童喜还是执意不进。这时陈书吏走出来说:“既然是标统大爷的朋友,就不是外人,进来吧!”

  童喜才小心地看看书吏,随后跟了进来,低头站在一旁。袁成回头问书吏:“都弄好了?

  “大爷,都弄好了!”说着把一个公文袋子交给袁成,袁成翻看了一下,随手揣进怀里,回头说:“哎,还有一件事儿,这老童是侯爷的朋友,听说有场官司,你看看如何办,马上办了,别叫他来回跑了,兵荒马乱的!”

  陈书吏一听,倒吸一口冷气,心里说:“哎呀,这人还有这么个杆子靠着,也不知以前的事儿说了没有。”立马说,“好,好,马上办,马上办,您放心!”

  “啥事儿?”县长也从后边儿出来了,听到话尾,追问陈书吏。

  陈书吏慌忙说:“哎呀,以前不知道,这童喜是侯爷的朋友!”

  “啊,啊,哈哈,不知道,不知道啊!”县长急忙走过来,拉着童喜的手,童喜吓得直往后缩,头上汗也出来了。

  “哈哈,侯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事好办,好办!老陈,马上派人把槐青叫来,明天结案!”

  “好,好!”陈书吏头点得像鸡啄米,又回头讨好地对童喜说:“先生,麻烦你住一晚上,明天公堂上给你结案!”

  袁成看着县长和书吏都说话了,回头说:“童哥,您就等到明天吧,我军务在身,不便久留,我走了!”

  “好,好,回去问你大哥好!”童喜的脸红红的。县长和书吏也说:“问候爷好!”

  袁成告辞了,县长和书吏、童喜把袁成送到县衙外,袁成拱拱手,一跃上了大马说:“拜托了,走了!”

  县长说:“放心,祝侯爷进剿顺利,马到成功!”

  袁成一勒马,招呼大车上路后又回身拱拱手,一扬鞭走了。

  县长回头客气地对童喜点点头进去了,陈书吏也向童喜拱拱手说:“先生,要不要我给你寻个住处?”

  “不用啦,不用啦!”童喜虽说有了靠山,但他也不敢装大。

  “那好吧,你明天半晌过来!”陈书吏说着进去了。

  陈书吏回到衙内,不敢怠慢,马上派了捕班的一名捕快,如此这般地交代一番,捕快拉过一头快马,扬鞭出衙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六(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