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五(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17 点击数:2059次 字数:

  槐青嘴张了几张,也没话可说,没有吭声。那人说:“南大街杏林堂的人你可认识?”

  “认识,我兄弟是大夫,常在那里买药!”

  “好了,出去对人说了你就说是亲戚!你这事儿过几天再说,走吧,有人在外边儿等你!”说完挥挥手。

  槐青走出大堂,舒了口气,左右看看也没人,他不知道敢不敢走,又回过头来看看大堂,陈书吏笑了,走出来把他领到跨院门前喊:“玉林,出来了,走吧!”

  玉林从屋里走出来,一看面熟,看长相和槐大夫也相像,看他脸色灰暗,知道没有好果子吃,没敢多说话,说:“走吧,槐先儿在行里等你唻!”又回头和陈书吏打了个招呼,头前走了。

  槐青一听说兄弟来了,心里一酸,眼眶发红,但他不想叫人看见,装着低头擦鼻涕,稳稳情绪,跟了上去。

  瓜皮帽看玉林把槐青领了出来,心里想,这人和杏林堂还有关系?一扭脸儿闪进屋里去了。

  玉林和槐青走到十字街,玉林说:“先生还没吃饭吧?”槐青虽然饿,但想到兄弟这样早就来看自己,心里十分着急,说:“不饿,不饿!”两个人相跟着回到杏林药行。

  玉林走后,老三也坐不住,就站在行门前等,不时向街口看看。葛老掌柜一再说没有事儿,会回来的,但他还是心里不安。玉林和槐青一露头,他的心剧烈跳了几下,快步迎上前去,一边喊着二哥,一边从头到脚打量着二哥,仿佛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似地。槐青看到三弟,眼泪唰地就下来了,但又觉得是在大街上,忙擦了两把,说:“三儿,你来了,我,我没事儿!”

  老三看二哥的脸色灰暗,知道一定是受苦了,回头对玉林说:“少掌柜,你先回去吧,我叫他去吃点饭。”

  玉林点点头进去了,老三说:“走吧,二哥,去吃饭吧!”老二的眼又红了说:“唉,走吧!”

  离药行不远的地方是个小饭铺儿,里外都很干净,老三进药一般都在这里吃饭,和掌柜也熟,见了面打个招呼。掌柜很热情,迎了进去,忙问吃啥饭,老三看看二哥说:“二哥,您看?”

  “啊,随意,啥都中!”

  “好,那就拾点儿包子,舀碗米汤,再来点小菜!”

  “好嘞,稍等!”掌柜回头叫小伙计把饭端了上来。

  槐青看到饭菜,肚里又是一阵翻腾,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把端来的包子一扫而光,老三示意小伙计又端来一盘,吃完后,他擦擦嘴说:“三儿,那县衙真不是人去的地方,不叫人说话儿!”

  老三摇摇头说:“家里人都很萦记,到底是咋回事儿?”槐青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儿,老三说:“看来喜家是找的有人。唉,好吧,咱就靠着葛掌柜了!走,到他行里再说!”

  兄弟二人从饭店出来,走进药行,葛掌柜正在后院踱步,看见他俩进来,让进上屋,坐下来询问了情况,葛掌柜也笑了,说:“你说话太直了,这会是咱家?”

  槐青脸红了,老三说:“葛先生,您看这城里我也不认识别人,就咱们交情好,我哥这事儿,就靠你了。啊!”

  “好吧,咱不是外人,这样吧,我和陈书吏再说说,叫他与县长通融通融,就行了!”

  槐青和老三的心稍稍平静下来,说:“这跑腿办事、找人都要花费,这还有点儿钱,先留下来,隔天我再送点儿!”

  “不用不用,这钱儿咱家也不缺,你不要客气,那书吏也是自己人,我和他是换帖弟兄!”

  “那也得用钱,县衙也不是他一个人,还得找县长不是?”

  “呵呵找县长不用花钱儿,县长这人还可以,再说,他们经常在一起,他会收熟人的钱儿?”

  但不管怎样说,老三还是留下了几封钱。槐青也想起自己的褡裢,那里边儿还有一些钱,但想到昨天那俩凶神,想来不会能找到了,暗自摇了摇头。

  老三和哥哥辞别了葛掌柜出来,老三又顺便捎了点儿药。

  童喜等了两天没有音信,他只听村里人说看见槐青前天进城了,一天没有回来。他心里暗想,那一定是去应官司的。应官司他会不找人?这老三在城里认识人呀,想到这里,他不安起来,决定再进趟城。清早起来,他早早吃过饭,又揣上一些钱儿上路了。

  童喜半晌赶到了县衙,有了上次的经历,他觉得仗义①多了,这县衙的人也是人!他直奔那个小窗而去,探头一看,瓜皮帽正在看书,抬头一看是他,笑了一下,示示眼色叫他进来。老童还是不敢贸然进去,瓜皮帽站在门口对门外的站班人说:“叫他进来吧,他是来打官司的!”

  童喜看看站班的,站班的笑笑,他才放心地走进衙门,他还没忘了给人家点点头儿。

  童喜跨进瓜皮帽的小屋,瓜皮帽就说:“咳,老童,你的事儿恐怕难了,那一家儿与南街杏林堂有牵连,这杏林堂在县城是大生意,掌柜是绅士呀,说句话顶你一千两银子,你信不信?”

  “唔,那,那也得论理吧?”

  “嗤——啥叫理?”瓜皮帽撇撇嘴。

  “那今天县长在不在?”

  “不在,一早去府里办事了,三天才能回来!”

  “那这事儿谁管?”

  “呵呵,没人管!”

  “家里会没人管事儿?”童喜疑惑地问。

  “有,陈书吏在家呢,这事儿恐怕他管不了!”

  “那我就去找找他!”

  “你不知道,这老陈和杏林堂掌柜是把兄弟唻!”瓜皮帽压低声音说。

  ①:方言:出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五(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