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十五(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17 点击数:1883次 字数:

  南大街上,坐落着几家货栈,还有几家药行。老三平时用的药,绝大部分是从杏林堂进的,来得多了与掌柜葛天台有了交情,葛掌柜也知道老三的医术精湛,非一般大夫可比,彼此都很尊重。

  葛天台原本不是城里人,年轻时也很苦,全家人靠他一条扁担生活,采药,卖柴,贩粮食,担脚。什么事儿都干,后来,他到杏林堂做伙计,办事精干,忠心不变,最后老掌柜看中了他。老掌柜膝下无儿,招他作了上门女婿,继承了杏林堂的烟火。

  杏林堂是城里最大的药行,又加上葛天台的努力,生意很是兴隆。人缘也很好,在城里上下无不敬仰,如今这葛掌柜年过花甲,店面有俩儿子招管着。

  槐老三来到杏林堂,葛家人一看老主顾到了,十分高兴,赶快请进后宅,老三见到天台先生,二话没说,就弯腰打躬,深深施了一礼。天台先生赶快扶了起来,惊问:“槐先儿,起得这么早,来进药的?”

  “啊,葛先生,药先别说,我有点儿急事儿来和您商量!”

  “喔,啥事儿,你尽管说!”

  “是这样……”老三把二哥的事儿简要说了一遍儿,最后说“老先生,无论如何帮帮忙,救救我二哥!”

  “呵呵,没事儿,没事儿!”葛掌柜笑了,回头喊“玉林,玉林!”

  大儿子急忙跑进来问:“爹,有事儿?”

  “啊,槐先生家哥哥在衙门有点事儿,你去看看,听说人圈住了,你找找你陈大叔,先把人领回来!”

  “好,好,槐先生稍坐,我去去就回!”玉林显得很有把握,扭头要走,老三一把拉住从怀里掏出几封铜钱说:“林,找人帮忙别空着手,把这个带上!”

  “啊,不用,不用,陈叔不是外人!”

  “看你说的,你拿上,用得上用,用不上还是咱的嘛!”

  “槐先儿,说不用就不用,叫玉林去吧!”葛掌柜说着。

  “不中不中,寻人办事很难,况且放人出来不是小事儿,一定得拿着,要不我不放心!”

  葛掌柜叹了口气说:“好吧,玉林。既然槐先生有这心意,你就先拿着,事儿一定要办成啊!”

  “啊,知道了。爹,槐先儿你们放心吧!”玉林接过两封铜钱儿扭头走了。

  葛玉林出了药行,直奔县衙。到了大门口,俩站班的和瓜皮帽都很客气,他径直在跨院里找到陈叔。陈叔五十多岁,是县衙的书吏。他把槐家的事儿说了一遍儿,又把两封钱送上,陈叔说:“知道了,你稍坐,我去看看!”说完急忙走了。

  槐青自从昨天前晌关进小屋,就没人再理他。他早上急于办事儿,也没吃饭,晌午还不怎么饿,天黑时,饥肠辘辘,口也很渴,要命的是他想解手,喊了半天没人理睬。他从那个小窗口往外看看,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理他,最后实在憋不住了,对着墙角解了一泡。开始热烘烘的尿臊气,叫他发呕,后来尿气和身体一样冷了下来。他坐在几块砖头上,生生地落下几滴泪来,唉,看来得熬一夜了。不知不觉中,昏昏睡去,梦中乱七八糟,都是奇奇怪怪的事情,纠缠不清。夜半醒来,身上冻得直打哆嗦,他再也睡不着,在小屋里走来走去,暖和着身子,不时地鼻子发酸,喉咙哽咽,悔恨自己不该交这个朋友。

  转了一会儿,腿酸了,坐下来歇歇,一会儿身上冷了,再站起来走走,直到听见远远的一声鸡叫,心里仿佛有点儿依托,继而又想到自己一夜没回家,家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萦记呢!

  陈书吏先到后堂,县长刚用过饭,在漱口。看见他进来问:“有事吗?”

  陈书吏犹豫了一下说:“昨天銮驾镇有个应官司的,走了没有?”

  “呵呵,那个人是个不会说话的货,说话儿很冲!”县长笑着说。

  “那他的事大吗?走了?”

  “没走,我叫张三把他押起来了,事也不大,就是争一处宅子。镇里来的呈文你看没有?”

  “啊,我这两天有点事儿,忙着下乡督粮,没有看!”

  “啊,对了你不在家,就是……”县长把事儿说了个大概,笑笑说,“要说他也窝囊,拿自己的宅子开玩笑。哼,这个人你认识?”

  “啊,是南街杏林堂的亲戚!”

  “杏林堂?他也没说呀!”

  “那是不是把他先放了,事有事在,再问问!”

  “好吧,你去把他放了吧,顺便再问问他有何打算。”县长开了恩。因为平时陈书吏帮他处理了不少棘手的事儿,特别是地方上的关系,其微妙之处有时他也弄不太清。

  陈书吏出来后堂,找到张三,把县长的话说了一遍,张三笑了:“好吧,我去把他领来!”

  张三走到后跨院,直着耳朵听听,小屋里没有动静,心想,昨天前晌儿圈进来也忘了,只怕没有吃饭,夜里很冷,是不是冻僵了?”

  屋里没有一丝声音,他从门缝儿里看看,见老槐正坐在砖头上闭着眼睛,他打开房门说:“喂,醒醒,还怪美唻,睡着啦?”

  老槐睁开眼一看,认得是昨天推搡自己的人,脸一迈没说话。

  “呵呵,还怪有志气唻,对你说,看你是乡下人没见识,还照顾你唻,没揍你!走,出去,有人叫你!”

  槐青站起身来,跨了出去。外边儿已是半上午了,他的肚子咕咕乱叫。张三前头领着,他紧跟着,来到大堂,心里有点儿发毛,又来这里,今儿是不是正式过堂?想到昨天挨的一脚,脊梁还隐隐作疼。到了门口,张三说:“进去吧!”

  屋里桌旁坐着个人,看见他踏进堂门,站起来问:“你是銮驾镇的?谁告你?啥事儿?”

  老槐抬眼看看,不是昨天那个人,但心里很堵,不过他还是忍着气把事儿说了一遍儿。那人说:“这都怪你,没事找事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五(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