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十四(4)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9 点击数:1781次 字数:

  “来来,来屋里坐!”刘所长一看来人摸样,觉得像个外世场人,就热情的招呼着。

  那人向程伯说了一句什么,迈步向上屋走来。走进门来,抱拳施了一礼,自己说:“我是石槽坪的,姓槐……”

  “啊,知道了,我说有点儿面熟,槐青是你啥哩?”

  “啊,那是我二哥,我是老三!”

  “哎呀,你的大名早就听说过,就是没在一块说过话儿,快坐!”

  槐老三客气了几句,扭身坐了下来,说:“所长您是大忙人,公事多,这不,给您添麻烦来了!”

  “哪里哪里,整天就是这事儿,光得罪人,嘿嘿……”

  槐老二看了所长一眼,又看看院子里,见没有人,伸手从怀里掏出四封铜圆来,说:“没来过,今天来了,一点儿小意思,还请所长笑纳!”

  “啊,槐大夫,别见外,你有啥事儿就说!”刘所长故意不看那铜圆。

  “这事儿,不多说您也清楚,就是我二哥那宅子的事儿!”

  “啊,这我知道,前几天就说过了,你是来说腾房子的日子哩?还是别的事儿?”刘所长打着官腔。

  “呵呵,所长,我二哥和童喜是好朋友,说句笑话……”

  “笑话?这笑话能胡说?”

  “呵呵,人哦有失口的时候,还不是没把他当外人?”

  “这事儿不大好办呀!”

  槐老三一看所长端着架子,也觉得不好往下说了,干咳了一声,有点尴尬。

  正在这时候,赵氏从门外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刘所长一看,立即站起来跑了过去扶着说:“咋啦?”

  “咋啦,上台阶踩歪了,崴住了脚脖儿了,哎呀,疼死我了!”赵氏说着完全靠在所长身上,呲牙咧嘴,口里嘶嘶地吸着冷气。所长几乎是抱着她才把她弄进屋里。

  槐老三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忙说:“崴得啥样,别错窝儿啦!”

  “哎呀,疼死我了,呜呜……”赵氏哭了起来,刘所长束手无策。

  “疼死了?叫她去疯。不亏!”王氏一掀帘子走了出来,老三吓了一跳,心里说:“这屋里还有一个人呢!”

  “你少说一句中不中?”刘所长眼瞪着。

  “少说?再说一句,听了听,不听算拉倒。放着好医生不用,疼死白疼死!”王氏撇着嘴走了出去。

  刘所长恍然大悟,忙回过头来说:“槐大夫,只顾慌哩,忘了您了,麻烦您给看看吧!”

  槐老三这下有了话题,说:“看样子是崴得不轻,会是错窝儿啦!你站一下我看看!”

  赵氏一坐下就站不起来了,她抓着刘所长的手,努了几下力,疼得直叫唤。解开腿带,抹起裤脚看看,脚脖子肿的很粗。槐老三说:“错窝了,得捏一下才行!”

  “哎呀,我不,疼死我了!”赵氏哭喊不休。刘所长说:“忍着点儿,叫槐大夫捏一下就好了!槐大夫,就麻烦你了!”

  槐老三撩起袍子襟,掖在腰里,上前一步,蹲在那里,用手一按,赵氏杀猪一样叫了起来,把脚拳了回去。老三说:“所长,麻烦您按住她的腿,要用力,别松劲儿,要不一下对不住,返返手就要受二回症了!”

  刘所长听了对赵氏说:“好,好,来来,你要忍住点儿,可不敢乱动!”说完弯下腰用力按住赵氏的腿,赵氏也咧着嘴把脸扭到一边,紧闭着眼睛。槐老三先是握着赵氏的脚,轻轻晃了晃问:“疼不疼?”

  “疼!”

  老三又慢慢晃了一圈儿说:“疼不疼?”

  “疼!”

  “好,真是错窝了,好,好——”说着晃着,一边问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握着小腿,向刘所长使了个眼色说:“好了,好了——嘿!”猛一用力,只听得咯巴一声,赵氏大叫一声:“哎呀,妈呀!”

  刘所长也吓了一跳,槐老三拍拍手站起身来说:“好了,脚放地上试试!”

  赵氏慢慢转过脸来,刘所长也小心地扶着她的腿,慢慢地放下来。赵氏战战兢兢。

  老三说:“没事了,使劲放下!”

  赵氏脚放在了地上,脚脖也慢慢动了动,说:“诶,真的不咋疼了!”又踮起脚尖,也敢用力了。刘所长扶着她说:“慢慢站起来试试!”小太太还是慢慢小心地站了起来。老三说:“所长,你松手,没事了!”

  刘所长疑惑地看着老三,老三点点头,他才慢慢松开手。赵氏自己站在那里,咧开嘴笑了。

  老三说:“好了,自己回屋歇歇吧!”

  小太太果然慢慢地自己走到屋里,回头说:“真的不疼了,谢谢您大夫!”

  老三说:“说一点不疼也不会,不过没事儿了,你再找点五树皮加蒜辫子熬点汤,洗洗,溻溻!或者找点儿吃奶娃子的尿洗洗,过两天肿气消了,就好了!”

  刘所长连连点头说:“中,中,中,哎呀多亏您来,要不还真麻烦哩!”

  老三说:“呵呵,这是小伤,好治!诶,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刘所长一把抓住老三胳膊说:“诶,说啥走哩,晌午了,吃过饭再走!”

  老三说:“我来时家里还有几个病人在等着,我不敢停了!”说着蹭开胳膊,跑出上屋。

  刘所长这才想起桌上放的钱来,忙回身抓了起来追出来,老三已经出了大门,等他追到大门口,老三已经上了大街。回过头来说:“回去吧,别忘了熬汤!”

  刘所长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说话。耳边响起老邢说的话“那是咱都用得着的人!”

  童喜那天回来后心里很熨帖,觉得古人说的真是不差:“有钱能使鬼推磨”!他把情况对科他娘和科说了一遍,科他娘先是高兴,后是担忧:“他爹,要是再变了咋办?”

  “呸,光说丧气话。刘所长说得很硬,叫他说日子哩!等吧!”

  科他娘不敢再说啥了,科看看爹,看看娘,再看看媳妇和媳妇怀里的孩子,叹了一口气,出去了。

  童喜随后也走出窑门,抽出烟袋,装上烟,取出火镰,梆梆梆连敲了几下,都没打着。他拿起火媒子看看,觉得没有问题,就塞在棉袄里边,暖了一会儿,再拿出来,放在火石上,用力一敲,梆的一声,把火媒子头敲掉了,他很憋气,怄气把烟磕了出去,不吸了!随后他慢慢向村头走去。

  十月的山村,已显得萧索起来,半上午了,还有人懒懒洋洋地吃着饭,朝阳的墙根儿蹲着些无聊的人们,有一句无一句地说笑着,几只狗在人脚下趴着,眯着眼睛。童喜走过,并没有人问他,他觉得很不得劲,想想在家时,村里人没有不搭理他的,吃饭,做庄稼,修房盖屋,大家相互帮衬,和和睦睦感觉真好。只打到了石槽坪后,人们从开始的不知道,到慢慢地知道他来的目的,眼里始终充满了陌生异样的光芒。有意无意冷落着他,他自己也觉得像孤人一般,心里很难受。于是他显得很大方,主动和人打招呼,主动帮人做点啥,但对方的笑容总是僵硬硬的,他知道要想融入这个村庄,仅仅住进来是万万不够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四(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