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十四(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9 点击数:1828次 字数:

  童喜点点头,站在那里不敢走了。“去吧,送到那个小窗口吧!”那人指指小窗子,童喜躬躬身,急忙走了过去。

  窗子上有个小口,一扇小门关着。老童伸手敲了敲,里边儿应了一声,哗啦打开了。一个带着瓜皮帽的脑袋,出现在窗口,问:“干啥唻?”童喜说不出告状俩字,只是把状子递了进去,瓜皮帽码①了一眼,说:“先放这儿吧!”

  “那,那啥时候能说?”

  “过罢年吧,回去等吧!”

  童喜一听急了,说:“先生,我的事儿急,能不能先说说?”

  “你的事急,谁的事儿不急?这算啥事儿,县长通忙哩!”

  童喜想起来写状先生的话来,他往里看看,里边儿只有瓜皮帽,又向身后看看,那俩站班的也没往这边儿看,就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把铜圆塞进窗里,一时哗哗啦啦。瓜皮帽压低声音说:“这是弄啥哩,没见过你这人,包住也好看些!”

  童喜抽回手说:“先生,俺,俺是乡下人,没办过事儿,没办过事儿!”说话时心里通通直跳。

  瓜皮帽一伸手拉开抽屉,一把把钱儿抹了进去,呵呵笑了说:“你这人真是没办过事儿,我这个人也好打抱不平。我看你状子上说的有理,这样吧,我告诉你,你们镇子里前几天转过来一宗案子,就是你这事儿。我催催,能办就先办,好吧?”

  “哎,哎!”童喜在窗下拱拱手,心里十分感激,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哎,你在那里歇歇脚。不要远去,我现在就去送!”瓜皮帽说。

  “好,我就在这儿等吧!”

  冬天的日头,半晌了才有一点儿温暖,照过了衙门的左侧房顶,又照到了大门前,童喜的身上渐渐暖和起来。他没敢走动,靠在墙边儿上吸了好几袋烟,还不时往小窗里看看,小窗里空荡荡的。这时又来了几个人,都是伸头看看没人,转身走了。童喜庆幸自己遇到了好人,要不是老先生指点,还真要等到过罢年呢!哎,时候不

  小了,咋不回话呢?

  童喜正想着心事,小窗里传来喊声:“诶,你过来!”老童慌忙走过去。

  “我去说了,县长现在有点儿空儿,你赶快进来说说!”

  童喜说:“好,好,好,那儿让进?”他指指大门。

  “让进,我说一声!”瓜皮帽走出来说,“让他进来吧!“那俩站班的点点头,向童喜摆摆手。童喜高兴透了,快步走了进来。瓜皮帽趴在他耳朵边说:“一直走,县长就在上屋里,不用怕,好好说啊!”

  童喜点点头,向瓜皮帽拱拱手,瓜皮帽挥挥手说:“去吧,去吧!”

  县衙的正屋就是大堂了。童喜打量着这庙一样的房子,房子檐下左边支着一个大鼓,心想这就是堂鼓了,红漆显得刺眼。门很宽,门外站着俩人,不用说是衙皂了。真跟唱戏的差不多,不过他们腰里没挎腰刀,手里也没拿棍子,童喜的心放松了一点儿。他打量一下里边,见一个四十来岁的人,白白胖胖坐在案子后边正翻看着一堆案卷,不用说这就是县长了。

  他正在打量,门外的一个衙役说:“哎,你就是刚才递状子的?快进去,县长问话!”,他的心一揪,腿有点颤,匆匆忙忙迈上台阶,没进门腿一软,扑通跪在了门槛外,咚地磕了个头说:“大老爷,小民冤枉!”

  “嗤——”惹得站班的衙役偷偷笑了,悄声儿说:“进去说,还没到地方就磕头?”

  他低着头爬过了门槛,又爬了几步,县长才放下案卷,说:“你是銮驾镇的童喜?”

  “是的,大老爷!”

  “镇里前几天已经把你的案子报来了,你说恁们这叫啥事儿,也值得打官司?”

  “老爷,是这样……”

  “不要说了,这里写得很清楚,你不就想要那宅子吗?”

  “不,不是……是这样!”

  “啥样?不是你告啥状呢?”

  “是,是,是这样!”童喜结结巴巴。

  “看看,还是想要嘛。好了,这事儿得问清楚才能说,你回去吧!”

  童喜抖着胆子问:“那,那啥时候,啥时候再说?”

  “过几天吧,走吧!”

  “那,那好……”他还想再问几句,门外的人说:“走吧,磨蹭啥哩!”他不敢再说,又叩了个头站起来退了出来,后退时还绊了一下门槛,差点坐在地下,惹得俩衙役忍不住笑了起来。

  童喜想:“这衙门问官司就这么简单?前后就说了三四句话?”他退出来,又溜到瓜皮帽的门前,瓜皮帽正在和大门外的人说话,看见他出来,扭过身来说:“问完了?”

  “问,问完了!”

  “咋说?”

  “没说!”

  “没说?”

  “光说问清楚,过几天再说!”

  “啊,啊……哈哈哈,知道了!”瓜皮帽也笑了。

  “啊,先生,那我啥时候再来?”

  “啥时候,没日子,不过……”

  “咋办,你给帮帮忙吧!”

  “唉,我能帮的都帮了,人家又没说不问!”

  童喜无语了,踌躇了半天,才说:“先生,走,到你屋里坐坐!”瓜皮帽说:“我很忙啊!”

  “我坐一会儿就走!”童喜有了镇里的经验,竟大着胆子先走进屋里。瓜皮帽跟了进来,随手把门关上了说:“老兄,有话快说,这里是公事场儿!”童喜从怀里掏出一封铜圆说:“先生,无论如何你作作难,路远,跑一回不容易!”

  “哎呀,哎呀,这是咋说的?”瓜皮帽赶紧起身挡住窗口。童喜哀求道:“行行好吧,先生!”

  “好,好,好。我这个人心软,见不得可怜人,你放心吧,我下午再催催!你住哪里?”

  ①:方言: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四(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