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四(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9 点击数:2005次 字数:

  掌柜的说:“顺北街一直往前走,前边就是中大街,到那里再往西拐,走一段有个十字街,路上边儿里边有座高大的房子,那就是衙门了。”

  “啊,知道了!”

  “老兄,到衙门有事儿?”

  “唉,有点事儿!”童喜欲言又止,不想把事儿说给生人听。

  “啊,啊……”掌柜也不多问,手里忙着自己的活,但眼睛却不断地打量着他。

  童喜觉得有点不自在,他以为自己脸上有灰尘,忙伸手摸摸,又拿出手巾抹抹,掌柜的笑了,摇摇头。

  童喜说:“吃好了,多少钱儿?”

  “啊,馍是一文钱一个,汤是俺家自己喝的,看你冷,送你啦,不要钱儿!”

  童喜心里一热,想:“谁说城里人不实诚?”忙从怀里掏出三个小钱儿递过去,嘴里说着:“哎呀,哎呀,您真好,真好!”

  掌柜接过来钱儿,说:“不用客气,出门人不容易!”

  童喜整整衣服说:“我走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哎,掌柜的,我,我不常来城,想,想……”

  掌柜的笑了说:“看你,老哥,有事尽管说,您放心!”

  喜童又走回来,站在掌柜的案板前低声地问:“兄弟,我看您是好人,这打官司是咋弄唻?”

  “呵呵,我看您老哥脸色就不对,果然有事儿。那是这样……哎,您衙门里有熟人没有?”

  “没有。”童喜嚅嚅地说。

  “那您到县衙外边,不要贸然往里去。那衙门外边,两边的店铺,都是帮人打官司写状子的。您找一家,把您的事儿说说,掏俩钱儿写一张状子,再送到衙门旁边儿的一个小窗户里,那里有人接状。接住后,您问问啥时候再来,然后看人家咋说,时间长了,就不用等了,回去过几天再来,时间短了,您就随便转转,等着,不敢远离啊!”

  掌柜说得很细致,童喜一边听一边点头,心里很感激。听完向掌柜深深鞠了一躬,挥挥手,沿着大街走了下去。

  中大街比北大街宽阔得多,两边各色店铺一家挨一家,童喜心里有事,目不旁视,按烧饼铺掌柜说的路,不一会儿就到了十字街。往路儿上一看,上半截街当头横着一座像庙的山门一样的房子,高高地矗在那里,五脊六兽,房角上翘。中间大门洞开,门两边站着两个人,穿着整齐的服装,笔杆一样站着。出出进进地都是一些长袍马褂的,看起来很有派头。童喜吸了一口气,心里镇定了一下。他先溜到街边儿走着看着,看见这几家店里没有几个顾客。里边的摆设也有点儿像镇上的药铺儿,放几个柜子,迎门摆着长凳或者长桌,一两个人坐在桌凳后边,桌上摆着一些笔墨纸砚。这些人有的戴着眼镜,低头写着什么,有的拿一本书在默默地看着。童喜想:“这大概就是写状子的了。

  他在街两边儿走了一圈儿,最后在靠近衙门的地方找到一家儿,他看坐铺的是个满脸胡须的老年人,觉得老年人可靠一些,学问也会深。他走了进去,先鞠了一个躬。老先生放下手中的书,摘下眼镜,回头看看说:“不用客气,坐坐,有事儿坐下说!”

  “啊,啊,好,好!”童喜伸手拉过来一条凳子,坐下来。

  老先生欠欠身说:“有事儿请讲!”

  童喜看看老先生,先咳嗽了一声说:“是这样的……”他把事情经过简要说了一下,老先生又询问了一些细节说:“唉,这事儿,说事儿也不是事儿,说不是事儿也是事儿。你打算进去说说?”

  “是呀,您看我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住在村边儿的破窑里已经一个多月了,天寒地冻的!”

  “唉,好吧,我帮你写张状子。不过这事不会恁及时,这在县衙里说实话就不算个事儿!”老先生伸手拿过来桌上的毛边纸,用镇纸压着,又把砚台摆好,给它添了点儿水。

  童喜连忙站起来说:“来,先生,叫我磨墨!”说着拿起先生递过来的墨块,慌慌张张地磨起来。先生笑了说“不要慌,不要慌,磨得快了,墨粗,写的字不好看!”

  童喜放慢了速度,刺啦刺啦地磨着。不一会儿,墨路看着显了,老先生示意他停下来,从笔筒里取过来一支狼毫小楷笔,先在手指上摁摁笔尖,才在砚台上一下一下膏起来,膏了有一歇子才说:“那家人叫啥?您的大名?”

  童喜一一说了,老先生刷刷地写着,不时问一些细节。不一会儿,老先生写好了,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儿,长长舒了一口气,用嘴吹吹墨迹说:“稍等一会儿,干了再拿!”

  “先生,多少钱?”

  “唉,多少钱儿。字又不会说话。这样吧,你一大早就来了,出十文吧!”

  童喜忙从怀里摸出钱儿来数了十文,递给先生,又试探着问:“先生,您说这事儿要想快点儿,该咋办?”

  “呵呵,哎呀,花点儿小钱儿吧。一会儿你到门边那个小窗子递状子时,顺手给人家几个再说事急,他就会先把你的状子递上去,说不定还会帮句腔唻!”

  喜童点点头,也叹了口气。老先生把头摇了几摇说:“没门儿,这世道!”接着把状子折叠起来,交给了老童。

  童喜告辞出来,抬头看看那巍峨的大门,心里忽然很虚,来路上的想法变得模糊起来,他又想起戏里的四十大板了,身上一禁,打个冷颤,心头轰地一下子汗津津的。

  过了一会儿,他定定神,心里想,既然是从小窗口递状子,就不会挨板子了吧?想着慢慢往前走,挨到大门前,站着的俩人老早看到他犹犹豫豫的样子,等他到了跟前,其中一个问:“干啥唻?”

  “啊,这,这……”童喜嘴有点儿软,只是把状子举了举。

  “啊,告状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四(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