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三(7)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1942次 字数:

  “黑儿还没来?”

  “嘿,年轻人不知道拐哪耍了吧!”

  “谁耍了,你老家伙,要告我状哩不是?”黑儿一脚跳进门来,嬉皮笑脸。一看所长脸阴着,舌头一伸不做声了,忙从门后拿出笤帚要扫地。

  “哎,放下!”所长说。

  黑儿一愣,说:“有事儿?”

  “你去一趟石槽坪,叫那两家儿来一下!”黑儿连说中,中!放下笤帚就走。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童槐二人随黑儿匆匆地来了。俩人走进上屋,所长十分客气,寒暄一阵说:“恁看,恁两家的事儿,日子也不少了,觉得也都有理,又觉得都有偏差,总觉着判谁有理都不恰当。”

  “那,所长,我可是倾家荡产了呀!”童喜格外着急。

  “我知道!”所长笑容满面。

  “所长,我只是一句笑话儿,我自己的宅子会轻易让人?”

  “我知道!”所长满面笑容。

  “那?”童槐异口同声地问。

  “唉,叫恁们来,就是下事儿的!”所长两手向下压一压,慢条斯理地说。

  “那,咋办?”又是同声。

  “这样吧,我看我也断不清楚,都是这俩人。要不恁俩一块住?”

  “那会中!”童槐都很不满意。

  “要不,都不住!”所长说这句话时底气分明不足,连自己也觉得是句废话。

  “您,您咋这样说呢?”

  “好了,说笑话儿唻!这样吧,我把这事报到县上,恁往高处走走,看看咋判,中不中?”所长一脸正经。

  槐青看看所长,看看童喜。童喜同样看看所长,看看槐青。老赵和黑儿都说:“中中,去县上看看!所长说得对,都是这俩人,去吧,去吧!”

  童喜和槐青都没有想到会这样,都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刘所长笑了笑,摇摇头说:“就这样吧!”说完先走出屋子,仰脸看看天空,然后径直走出了镇公所。

  童喜从镇公所出来,什么地方也不想去,盲然地走回石草坪,一屁股坐在窑洞外的牛车上,纳了半天闷。忽然窑洞里传出孙子响亮的哭声。唉,已经满月十来天了,还窝在这破窑洞里。他从儿媳无声的举动中,看出了些许哀怨和不满,但他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奔来跑去还不都是为了你们?!

  回头看看村北头那棵大槐树,树顶上站着一只喜鹊,东张西望,似乎在寻觅着什么。老童耳边又响起刚才所长的话,“我把恁这事儿报到县上……”县上,县上?县上离这里几十里地,那县衙是胡进的?

  童喜想起了唱戏里的打官司,有理无理先打四十大板。还想起包公案里的告状,原告往往是躺在铡刀口里诉说冤枉的。想想叫人害怕,更不用说有的戏里戴三须胡子,帽子歪戴着的县太爷了,动不动就大刑伺候!

  童喜不由打了个冷战,把棉袄又紧紧地裹了裹,背扛在车押栏上,似乎觉得心里踏实了些。再想想路走到这一步,退回去太窝囊。哼,县上也是人去的地方,去就去,有理走遍天下!呵呵,有理,有理?童喜想到自己在镇上有理的结果,心又虚了起来。

  “你回来了,咋坐在这儿呢,不冷?”科他娘从窑里走出来,看见童喜坐在哪里发呆,关切地问。

  “唉,——”喜童长叹了一口气,起来身拍拍屁股,走进窑洞,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儿,科他娘也不知咋说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他说:”科呢?”

  “科,会是去村里了,要不就是在那窑里!”

  “你看看,没有出去叫他来一下,咱商量商量!”

  “中!”科他娘拧着脚儿出去了,对着旧窑喊:“科,科——”

  “哎——”科一拉板门出来了,“娘,喊啥哩,有事儿?”

  “你爹叫你过来一下!”

  “啊,知道了!”科回身把门带上,扑踏扑踏走过来。进了窑洞说:“爹,您回来了?那事儿咋说哩?”

  “你坐下,那事儿是这样……”童喜把事情简要说了一遍儿。

  “那您咋打算?”科知道爹的脾气,先听他再说。

  “唉,这事儿明摆着哩,槐家肯定也寻人了,也花钱了。镇里推到现在,也没说出个输赢,都是些混蛋货,叫去县里说。”

  “县里?县里会是胡去唻?”科也满腹疑惑。

  “不是胡去的咋办?就这样放下?”童喜直瞅着儿子。

  “那您说咋办?”

  “唉,叫我说,咱争气不养家,把官司打到底儿!”童喜的话硬邦邦的。

  “喔,知道了!”科没敢打摆。

  “我明儿就去县上,先递上状子看看啥样儿!”

  槐青从镇公所出来,在街上买了盒果子,想到老邢家寻个主意,因为他对镇公所的做法心里没底儿。

  老邢正与老婆在家说着闲话儿,槐青走了进来,老邢客气了几句,招呼老槐坐了下来。槐青把刚才镇公所的事说了一边儿,老邢眯着眼睛认真地听着,末了,笑了笑说:“这个光蛋,滑头!”

  槐青说:“县里远,人又生,人家要是告下了,我可咋办?”

  “嘿嘿,不用怕,到哪儿也得说理,都是老刘这个滑头,没事儿,看看再说吧!”

  槐青看着老邢平静的态度,觉得既然他说没事儿,兴许没事儿?起身告辞了。

  回到家里,他心里仍不踏实,想到凭童喜的脾气,他不会善罢甘休,但又没办法去制止,唉声叹气,一天愁眉不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三(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