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三(5)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2053次 字数:

  来到村头,向西瞭望,圆柏树隐隐约约,自己村庄的轮廓也很朦胧,他瞅着想着,心里一热,鼻子一酸,咽头有点紧,眼睛潮湿了。他急忙看看四周,除了村头的一群鸡子在刨食外,没有一个人,他,想家了!

  停了好大一会儿,他折身踅了回去,走到窑洞门前说:“科他娘,我今儿回家一趟,有点儿事儿!”

  科他娘说:“那就捎点粮食吧!”

  “中啊,布袋呢?”

  “布袋你带来了?”

  “嘿嘿,忘了,忘了,好,我走了!”

  “少背点儿,别累着,要不科也回去?”

  “算了,不用了!”老童说着扯开了脚步。

  傍黑,童喜背着二斗麦子回来了。科老远看见,跑过去接着说:“您回家也不说一声儿,我去背就行了!”

  童喜换过肩头,擦一把汗,笑笑说:“老了,不中用了,这二斗麦也够载儿了!”

  科说:“够载儿?您近来不是常说腰疼吗?”

  “没事儿,主要是这一阵子拿东西,人通好惯哩!对了,今天镇子上来人没有?”

  “没有!”

  “槐家也没人说啥?”

  “没见他家人!”

  “奇怪,是不是还没有想好?再等等吧!”

  童喜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有动静。反而看到槐老二挑个拾粪箩头,往地里去了。他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又把那天在镇公所的过程想了一遍儿,觉得刘所长已经说清楚了呀,要不再去问问?不,再等一天吧!他深知镇公所那群人的德行。惹烦了,弄不好又麻烦,唉!

  转眼三天过去了,童喜沉不住气了,心想恐怕是出绞岔了。吃过早饭,他向科他娘交代几句,往镇上走去,科他娘追出窑洞喊:“操点儿心!”,他头也没回,走了。

  童喜走进镇公所,院里冷清清的,他踮着脚儿,走到上屋,探头看看,赵老头一个人在那里扫地呢。他咳嗽一声儿说:“赵先生,正忙着哩?”

  老赵哼了一声儿,头也没抬。他感到有点儿不妙,说:“我,我那事儿?……”

  “你那事儿,你那事儿,光知道你那事儿!没看我正忙着哩?没眼色!”说着拿着笤帚照老童的脚上就扫。童喜慌忙要过笤帚,帮着打扫完整个屋子,老赵有一下没一下地抹着桌子,就是不说话,老童放下笤帚,试探着说:“赵先生……”

  “不用问了,你那事儿还没有说好,停停再说!”老赵的话语像他的脸一样冰冷。

  “那天不是……?”

  “那天是哪天,今儿是今儿,回去等吧!”

  童喜没法往下问了,但不死心,又呆了一会儿问:“所长今儿来不来?”

  “那我会知道,我连自己也管不住,还敢管所长?”

  童喜看着无望,退了出来,院里碰见黑儿,黑儿倒是先问了他一句,他慌忙问黑儿,黑儿的话和老赵一样,只是话尾又带个嘲弄的味道:“回家吧,光想美事儿!”说完走进厦房去了。

  童喜一个人站在院里又愣了半天,才低着头走了出去。童喜一时没有了主意,这事能这样放下?他最终摇了摇头。来了几次镇公所,对当今的公事场儿也算有了一点了解。古语说的“钱通神路”,看起来,这人路上也离不开钱呀!他仰天长叹了一声,心头有点酸,站在街头,愣愣的,心里在想着主意,所长家也去过了,看来老槐家也没闲着,这再找所长,恐怕得再高一些不中,况且事到如今,再后退觉得窝囊。走了几步,又想到自己去见见所长探探口气再说。想到这里,脚步一拐往东街走来。

  没几步路,到了刘家大门外。大门关着,他站在门前,深深吸了口气,拉拉衣襟,才伸手拍拍门环子。没有动静,他又用力拍了几下,好半天,才传来一阵老人的咳嗽,有人问:“谁了?”

  “我!”

  “弄啥哩?”声音近了。

  “刘所长在家没有?”

  “哎,搁家哩!”门哗啦开了,是老程头儿。

  “哎呀,大伯麻烦你了!”

  “有事儿?”

  “有点儿小事儿!”

  老程头儿前几天见他来过,扯开身让他进去了。

  童喜踏进院里,一转过扇屏门,看到刘所长正在上屋,一看见他一转身不见了,童喜急忙喊:“刘所长,刘所长!”没人答应,他几步走到上屋门前,又喊:“刘所长,搁家没有?”

  “没搁家!”随着一句冷冷的话头儿,从东间里走出王氏。一听话音儿,童喜也不敢说看见了,就问:“他去哪了?”

  “老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说着走出上屋,一回身把门拉上了。童喜说:“我寻他有事儿!”

  “有事儿?没搁家,有事儿咋着?”王氏抽身往台阶下走着,一边嚷着老程头儿:“诶,叫你看个门儿都看不住,啥人儿都往家里引!”

  老程头儿正在打扫院子,一听这话说:“啥人儿都引,他不是来过吗?”这时正好那只小猫喵喵叫着走近王氏,王氏没好气地踢了它一脚:“爬过去,不逮老鼠,光知道吃!”小猫尖叫一声,不明白今天女主人为啥这么大火气,一溜烟跑了。老程头儿气得把扫帚一扔,冲童喜嚷道:“出去!”

  童喜吓了一跳,连忙跑下台阶说:“老伯,别生气,我走,我走!”他不敢久留,跑出大门,身后那两扇黑漆大门哐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童喜惊慌地回头看看,那两个铜门环儿还在打着晃儿,心里说:“日你娘,我活见鬼了!”

  “咋着哩童哥?”身后的询问声打断了童喜的思绪,回头一看,似曾相识,说:“没啥,你是……?”

  “不认识了?”对方笑眯眯的。童喜又一次打量着,那人中等个子,四方脸儿,笑一下眼睛眯成一道缝儿,穿着也还整齐。看了半天,童喜还是不敢肯定在那儿认识,只好尴尬地摇了摇头。

  “哈哈,好忘性,我叫四宝儿!”

  “四宝儿?”

  “你忘了,我以前在莲花山见过你!”

  童喜一听莲花山,脸一下子白了。多年来不敢想那次上山,虽然后来得到过山寨好处,但毕竟钱财来路不正。

  他慌忙把四宝儿拉到街边儿,压低声音问:“你啥时候来的,听说恁们不是去陕州了吗?”

  “哈哈,不用怕,我老早都不干了。那年他们走,我觉得好出门儿不胜赖搁家。以前莲花山离家不远,要去陕州,我不想去,再说那种日子,担惊受怕的!”

  “也是,我那一回也吓得不轻,恐怕回不来!”

  “当时我就在半山站岗,看你那脸都是白的。你走后我才听说是你的指点,山寨办了几件顺事儿,大当家的和弟兄们说了几次,说你有本事!”

  “啊——”童喜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四宝儿仅是个小喽啰,那些事他一定不会知道,就说:“四宝儿,你家是——?”

  “也是,我鸡巴一个吃粮的,你会认得?哈哈,我是汉岭的!”

  “哦,来赶集的?”

  “搁家没事儿,来转转,顺便去我表伯家耍耍!”

  “你表伯是谁?”

  “谁,镇上的李斌。”四宝儿的眼睛里有一丝骄傲。

  “啊,知道,人家在镇上也是个户儿哩!”

  “那是,绅士呀!连镇上的一些公事儿都离不开他!”

  “啊,是。听说过,听说过!”童喜说到这里,猛然想起自己的事儿为啥不托他去说说呢?就说:“四宝儿,你表伯是亲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三(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