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三(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1890次 字数:

  槐老三从邢家告辞出来,邢家派了个小伙计跟着来拾药,老三心急,头前只管走,小伙计踢踢踏踏跟着。一到家,没顾上喘气,急匆匆抓了三副药,交给小伙计,又交代了几句,说要放上姜枣引子,早晚煎服,小伙计点点头走了。

  老三匆匆来到上院,槐青正在院里劈柴火,看见老三,忙放下斧子,披上棉衣来到屋里,坐下后问道:“说了没有?”

  “说了,老邢说打个招呼,还有个意思就是叫我找找所长,再说说!”

  “找他?那死鬼货,他会向咱?”槐青一提所长就来气。

  “唉,二哥,现在这世道就这样儿,没法儿!这样吧,明天吧,明天我去寻他!”老三看哥哥闷着头筋,知道心里别扭。

  “唉,中!不过这说说空话儿恐怕不中!”他想起了黑儿的话。

  老三听了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槐青走进屋里,稍停了一会儿,拿出一包铜圆来,说:“这俩钱儿你带上!”

  “我那儿有,您放那儿吧!”老三推辞着,心里也不好受。

  槐青说:“叫你拿着,就拿着。别气我!”老三抬头看看二哥,二哥的脸阴沉着。他知道二哥的脾气,没再说啥,拿了过来,又说了几句闲话,告辞了。

  邢家小伙计回到家里,把老三的叮嘱说了一遍,老邢点点头,吩咐小丫头找砂锅熬药,当晚饭后吃了一料儿,夜来感觉咳嗽轻了许多。第二天早上,又吃了一料,半上午咳嗽停了止了,老太太心里很高兴,不停地对老邢说:“你看看,还是人家石槽坪的槐先儿中,一副药可止住了咳嗽了,我看那两副也不用吃了!”

  老邢很高兴,说:“不吃会中,人家槐先儿的药有分寸呢,说吃几副一点也不敢少,少了不去根儿!”

  “是吗?我嫌苦,真不中再吃一副吧!”

  “苦是良药,吃完,拿回来了能扔了?”老邢很认真。

  “对了,他托你那事儿,也萦点心,别不知好歹!”

  “那是,那是,我现在就去找老刘!”

  “那还不快去?”

  “好,走了!”老邢说着迈出了上屋,匆匆而去。

  刘所长中午回到家里,王氏正在上屋门前逗着一只小猫玩,他乜斜了一眼迈腿要过门槛,王氏一把拉住他的裤腿说:“恶心死你哩,回来就往屋里拱!”

  他用手一拨拉说:“滚,拉拉扯扯像个啥!”

  “像啥?你说像啥?滚吧!”王氏顺手拧了他一把,一脸不屑。

  刘所长迈腿走进屋里,正间没人,撩开帘子赵氏正斜躺在床上,睁着眼看顶棚呢。一见他回来,折起身来一下子扑过来,扳着脖子打了个提溜儿,刘所长趁势抱着狠狠亲了一口说:“瞌睡了?”

  “不瞌睡,在想你哩!”

  “爬过去,大天白日想啥哩!”刘所长又伸手在赵氏脸上拧了一下,撇撇嘴说。

  “想你,想你那钱儿哩!”赵氏三句话不离钱儿,叫刘所长很扫兴,扭头走出里间说:“该做饭了,今儿晌午谁做?”

  王氏仍在逗着猫玩,象没听见。里屋赵氏也没搭腔。刘所长提高了声音:“该做饭了,今儿晌午谁做?”

  “你做——”屋里屋外异口同声。

  “呵呵呵,哈哈哈,嘻嘻嘻”三人又是异口同声。

  刘所长乐了:“我靠,碰上恁这俩懒货,算倒霉!”说完摇摇头向灶房走去。

  “所长大人,往哪儿去呢?”迎面传来说话声,他抬头一看,是西街的老邢。忙说:“啊,邢叔,不去哪儿,您咋这么闲哩。来来来,上屋坐!”说着一只手拉着老邢,十分亲热。

  王氏见老邢来了,抱起猫问了声:“邢叔,来了,屋里坐!”老邢点点头和刘所长一起迈进屋里。刘所长把老邢让在上坐,回头向里屋喊:“出来,给邢叔倒点儿茶!”

  “哟,邢叔您来了?”赵氏声应人到,帘子在身后翻卷一下,人已飘到了中屋,伸手去拿茶壶。

  “啊,不喝,不喝!”老邢忙摆着手。

  “不喝?”

  “不喝!”

  “那好,恁俩坐,我出去了!”

  “诶,去哪里,做饭!”所长喊道。赵氏回过头来嘴一撇,扭头就走了。所长干笑一声说:“哈哈,邢叔见笑了!”

  “呵呵,年轻人,好耍!”

  “邢叔,您有事儿?”

  “啊,无事不登你三宝殿,是这,听说石槽坪两家争宅子?”

  “啊,有这回事!您咋知道哩?是您亲戚?”

  “呵呵,哪里,哪里,只是槐家老三是咱这里的好大夫,是我们用得着的人,他哥也是实受人,说句笑话,哪能当真呢?”

  “啊,邢叔,他一句笑话,人家当真了,现在找上门了,您说咋办?”

  “看,我就是叫你作难哩,你有办法,我知道!呵呵。”

  “唉,有点难!”

  “好了,看看我的老脸儿,想想办法!”老邢恳切地说。刘所长心里想:“不用说,这槐家一定和老邢关系不错,要不,他老邢一般人能央动?”想到这里,哈哈一笑说:“看邢叔说的,啥时候我也不敢扫您的脸儿呀!这样吧我再想想!”

  “好好好,感谢你赏脸,就这样吧,我走了,闲了回家坐,啊!”老邢说着站起身来。

  “中,中,中。这两天有点儿忙,有空我一定去!”

  老邢点点头,笑眯眯地走出上屋,刘所长送到大门口,看着老邢走下台阶,向西街去了,才回头踏进院子。边走边想:“这事儿刚替老童家说完话,又出这种搅叉儿,这咋办呢?”

  一时眉头皱着,走到上屋门前,王氏抱着猫走出来,乜斜一下眼说:“发愁了?眉毛头儿绾着?”刘所长唉了一声没有说话。

  “笨气,老邢家可得罪不起,镇子里的事儿没有他可不行!”

  “我知道,可童家咋跟人家说呢?”

  “咋说,叫你小妈儿给你出主意,她不是老会办事儿吗?”

  “滚,没一句正经话!”

  “没一句正经话?有一句你可想听?”王氏轻飘飘地说。

  “啥,你说!”

  “哟,说?我贱了,你老待见我,我巴结你哩?”王氏抱着猫在屋檐下走来晃去,一只手在不停的地抚摸着猫。

  “诶,有啥办法,你说说!”

  “说说?”

  “说说!”

  “你咋对槐家说的,就咋对童家说!”

  “日你娘,这不等于没说?”

  “狗屁不通,嚼谁哩?”王氏眼瞪了起来。

  “嚼?谁也不嚼!……”说到这里,刘所长停住了,低下头,琢磨琢磨王氏的话,觉得也是,作这难弄啥哩!唔,对……”

  刘所长有了主意后,不觉得瞅了王氏一眼,虽说她年龄大自己三岁,平时也没生养,还算保养得不错,也还顺眼儿。就说:“诶,来屋里一下!”

  “不吃饭,弄啥哩?”王氏一脸不高兴,刚才的气还没消。

  “有事儿!”刘所长先进屋了,王氏放下猫随后也跟进了上屋,看他进了自己的房间,犹豫了一下,走到槅扇门前问:“啥事儿?”

  “你过来,好事儿!”

  “你有啥好事儿,好事儿能想起老娘?”王氏嘴说着,脚步却挪了进去。刘所长猛地扭过身来,一把抱住了她。王氏扭着身子挣扎着说:“滚,爬远远儿的!”刘所长抱得更紧了,低头去亲她的脸,王氏左右摇摆,不给刘所长正脸。还抽空狠狠地踩了刘所长一脚。刘所长很扫兴,一把推开她,举起了巴掌,正要打下去,院子里有人咳嗽了一声,刘所长慌忙扭身出了里间。

  院子里,站着程伯和另一个人。那人中等个子,有四十来岁,穿一身黑粗布棉袍,白净的脸上挂着笑。看见刘所长走出来,程伯伸手一指说:“有人寻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三(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