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三(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1981次 字数:

  槐青不听还好,一听说他没一句实话,心里急了:“我说的不是实话?”

  “你起啥火哩?这是你说的,啊——说的不是实话,老赵记上!”

  “您,您咋能这样呢?”槐青气坏了。

  “我怎么了,你不说实话,还性啥哩?”刘所长一拍桌子,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说的是笑话,来了两次,他们都知道!”老槐指着老赵和黑儿。黑儿和老赵不约而同地说:“所长问你啥你就说啥,啥俺俩都知道?”

  槐青的脸红得像猪血,脖子筋蹦大高,说:“你们不是知道俺和他说笑话儿嘛?”

  “你说笑话儿不说笑话儿,他们会知道?人家有证人!”刘所长指着狗娃儿和瘸子。

  瘸子和狗娃儿觉得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抢着说:“你忘了,那一年十月一儿会,你在龙兴寺大殿前说的?”

  “我,我不是还是当玩笑说的吗?那能算?”槐青急辩着。

  “玩笑,你连着说了两遍儿,是不是?还问喜听了美不美,对不对?”瘸子理直气壮地说。

  “是这样,所长,他这人不老实,说话不算话儿!”狗娃儿也气愤起来。

  “我,我……哎,你叫喜说,我当时是不是说笑话儿哩?”槐青急了,把希望寄给了童喜。

  “哥,我可是当真了啊,不再说吧,说了老丑气!”童喜轻松地笑了。

  “喜,你,你真的不念交情了?啊?”槐青差点儿没噎死。

  “好了,好了,不要再拗了,想个日子,给人家腾房子!”刘所长下了定语。

  槐青喉咙憋大粗,好半天才说:“这样断,我不服!”

  “刁民,事儿是你自己办成这样了,还犟啥哩?再犟把你丢在地窖里,叫你好好想想!散了!”刘所长拂袖而去,黑儿、老赵对视一眼没敢多说啥,等所长走出屋门,他俩说:“走吧,还搁这儿弄啥哩?”

  童喜和狗娃儿、瘸子松了一口气,回头走出屋门儿,老赵收拾着桌子,黑儿过来在槐青的肩上拍了一下悄声说:“先走,到外边等我!”槐青木然地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黑儿看童喜他们都走出了院子,过了一会儿,才走出上屋,往所长的住室里看了看,悄悄溜了出来。

  黑儿溜出大门,见槐青还在那里杵着,脸哭皱着,他急忙把槐青拉进旁边的小巷,说:“老哥,不是俺不帮忙,所长一回来,俺俩都跟他说了,谁知道今儿他一屁股坐到那头了。对了,前儿,我见老童来了,瞄了一眼,没多问,一定是他去找所长了!您想想!”

  槐青说:“恁们不是说没事儿嘛!”

  “哎,哥,这事通复杂哩。你可不敢说找过俺。俺俩不会坑你,这官司,官司,官说了是!”

  “那,那咋办?”

  “唉,我看所长话口气儿也不死,他不是叫你想想嘛,我看是给你留的茬口儿,要不再找个人说说?”黑儿给他出主意。

  “我,我找谁?谁也不认识!”槐青气咻咻的。

  “哎呀,您咋恁直哩。您不认识人,槐大夫认识人多呀!咱镇上那几个绅士,都请他看过病,都能说上话,叫他替您跑跑!”

  “我,我这事儿办得有点窝囊,见老三我说不出口!”

  “回去吧,打虎还是亲兄弟!这儿请您放心,俺会给您敲敲边鼓!快回去吧,我走了,时候大了不美气!”黑儿临走又拍了槐青一下。

  槐青闷闷不乐地往家走着,碰上个熟人也懒得打招呼,伤脑筋透了。这黑儿们原来不当家儿?咋办?就按他说的,叫老三再寻寻人!他低头走着,胡思乱想一气。

  “二哥,回来了,咋样?”槐青猛抬头,老三正站在面前焦急地看着他。

  “唉,别提了,那混蛋所长!”话刚说出口,老三急忙打断了他的话:“二哥……”,又示示眼色。

  槐青把在所里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问:“你也去镇上?赶集,还是看病?”

  “啊,我去镇上邢富有家看病,他家老婆病了!”

  “哦,刚才黑儿也说了,你人熟,能找个人说说,那邢家也是乡绅,你……”槐青不好意思说下去。

  “哦,中,中,我看看吧,你先回去,嫂子还萦记着您呢!”

  邢家住在后街,是镇上的大户,人老几辈做钱庄生意,有地有钱,在镇上说句话很算事。

  老三走到邢家大门前,早有人等候在那里,热情地接了进去,邢富有笑容满面地站在客厅的台阶上等着,看见老三来了,拉着手很是客气。坐下后,先是递过来水烟袋,老三吸了一袋,而后又端上来红糖鸡蛋茶一碗,清甜的味儿直扑鼻子。

  烟茶已毕,槐老三要来脸盆净净手,在老邢的带领下走进后院,老妇人已端坐在上屋里,两个丫头在旁边伺候着,老三走上前先问问病情,又认真地扣扣脉象,觉得是内热外寒所致,引起的气虚咳嗽,要过文房四宝,开了个方子,交代了煎服方法和注意事项,老邢和老妇人都很客气,拉了会家常,说话间,老三把哥哥的事儿简要说了一遍,要老邢关照一下,老邢满口答应说:“那刘所长是自己人,主要是您和他不熟,这样吧,我见他先说说,你回去了抽空再见见他,礼多人不怪嘛!”老邢把礼字说得很重,老三点了点头。

  童喜几个人从镇公所出来,狗娃儿说:“哥,这官司没事儿,咱赢定了。这一,咱有理,这二嘛,所长只要不没良心!”

  “也是,现在办点事儿可真难,阎王小鬼都不敢得罪!”童喜想一想前一段的遭遇,苦笑一声。

  “哥,俺这么远跑来给你作证,你不请请?”狗娃儿一肚子馋虫。

  瘸子笑了:“我靠,你这货,光萦记你那鳖嘴!”

  “啊,你不萦记,一会儿,我吃你看着!”

  童喜也觉得这俩人今天说话很硬,起到了很大作用,是得请请。说:“说吧,去哪里?吃啥哩?”

  “啊,去当街郭家饭馆,又干净又实在!”

  三个人说说笑笑走了过去,今儿逢集,郭家饭馆顾客不少。仨人挑了个角落,坐下来,要了几个菜,三碗面,还有一壶白干儿酒。狗娃儿狼吞虎咽,吃得一声响,满嘴都是油渍。一阵风卷残云,仨人吃好了,狗娃儿说:“哥,今儿集哩,我来的急,没拿钱儿,想买块儿布拿回去,先借您俩钱儿!”

  童喜知道狗娃儿的特性,热沾粘,你不求他办事儿,他还向你要钱儿哩,不用说今天了,就说:“要啥布,我给你买!”

  “球,您给我俩就行了,我会买!”狗娃儿不情愿。

  瘸子说:“怕你送给你的相好的!呵呵!”

  “哦,爬你小姨子那头儿吧,哪壶不开掂哪壶!”狗娃儿对瘸子翻翻白眼儿。

  “走吧,你们都辛苦了,咱一路去转转,给你们买点儿啥吧!”童喜今儿心里高兴,显得很大方。三人走出饭铺,沿街大小店铺儿,花红柳绿,琳琳朗朗。狗娃儿的眼就不够使唤,一会儿说这东西好,一会儿说那东西也不赖,童喜就是不深说。走来走去,走进王家布匹店,看看各种绸缎、洋布光彩耀眼,童喜询问了价钱,狗狗娃儿撕了七尺枣红花布,说:“回去给娃子们做件过年的衣服!”给瘸子撕了一根黑洋布裤子,瘸子假意地推让着,接了过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三(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