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三(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1992次 字数:

  刘所长下午回到所里,把黑儿和老赵叫到一处,询问童喜的事。黑儿和老赵都说童喜理由不足,槐青只是开了个玩笑,他当真了,并说此事已经按下。刘所长看俩人都这样说,点点头没作声,好半天才站起身来,在屋里转了一圈儿。黑儿和老赵看所长沉吟不语,心里有点儿毛,他咋不说话呢?是不是另有想法,一定是童喜找他了,不知道那家伙在所长面前说了啥。俩人对视一下,相互点了一下头,都做自己的事儿去了。

  黑儿在西厦房,老赵却是上屋的位置,黑儿走后,他坐在那里,总觉得所长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心里很不自在,连所长咳嗽一声儿,他都得哆嗦一下。过了一会儿,觉得空气太沉闷,就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所长拉起闲话。问问前几天灵山之行,说说这几天的琐碎事儿。所长也有一句没一句地答着。说着说着,所长说:“老赵,我觉着石槽坪的事儿恐怕不妥,那槐青虽说是开玩笑,但那童家信了,况且到了这一步,把人家也折腾得不轻!”

  “嘿嘿,是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后来感觉那毕竟是说笑话儿。况且是俩人说着玩的,别人又没听见,能算数?”老赵回答的很在情理。

  “不,不是这样!那老童说槐青是认真的,有人证明。”

  “啊,我不知道哇,他没说呀!”老赵显得不安起来。

  “好吧,你喊黑儿来,咱合计合计,不能草率从事!”

  “中,中……”老赵慌忙站起来,走出屋门儿对西屋喊:“黑儿,上来一下,所长叫你!”

  黑儿回到屋里,心就没闲着,想到所长的态度暧昧,是不是童喜找他去了,这事儿恐怕有麻烦!他正在心不安稳的时候,老赵喊他,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定定神,心想,反正我和老赵处理的也有道理,槐家自然不会说出其中的事情,想到这里,口里答应着,走出屋来,抬头看看老赵,老赵的脸耷拉着,知道一定是所长要重说此事儿。

  黑儿和老赵走进屋里,所长说:“我看石槽坪的事,还得再说说!”

  “啊,那你说咋办?那是他俩私下说笑话儿哩!”黑儿抢着说。

  “不,人家老童说有人作证,槐青是认真的!”

  “有人在场?有人作证?他以前没说过呀!”黑儿的心紧跳了几下,又想,这事儿算啥事儿,他毕竟是空口说的,谁听见了?哼!

  “这样吧,黑儿你给他们捎个信儿,让他们两家明儿再来一回,再说说!”

  “啊,中,中……”黑儿口里说着,心里直嘀咕:“扯球蛋!”抬头看看老赵,老赵一脸冷漠。

  所长吩咐完毕,起身回家了。黑儿和老赵急忙凑在一起,商量对策。

  老赵说:“黑儿,看来所长是向着童家了,这事儿咱俩都不利亮,你看咋办?”

  “球,有啥不利亮?说到底是笑话儿!”黑儿口上满不在乎。

  “那,咱俩的话儿得说一致,你私下再和槐家说说,不要来回说!”

  “行,算我倒霉!跑腿儿不落好!我现在就去!”黑儿还故作轻松地抱怨着。

  童喜昨天离开所长家,下午回了趟家,找到瘸子和狗娃儿,把要证见的事说了一遍儿。瘸子说:“喜,我也想是说笑话儿哩,这些年了,你玩真的了?”

  童喜点点头说:“老哥不图您啥,只要您到时候说句实话——他真说了!”

  瘸子说:“真鸡巴还有这事?成天忙,到时候还不知能不能去哩!”

  童喜知道他的脾气,不过是不想白去。就说:“老哥,没事儿,不叫您白跑,给,这俩钱儿您看看买点儿啥!”说着掏出来一串钱儿。

  “诶,诶,诶,看看你,这叫啥?我去,我去,我会不去?收起来,收起来!”瘸子假意推辞着。

  狗娃儿倒不客气:“哥,这事儿您放心,咱既然做了,就不服斗不过他,不用说说啦,就是没说也有门儿!”说着把钱儿一把抓过来。

  童喜办完这些事儿,也没回家,只是离开村子时,站在村东的崖头上,看着那几间房子,无端的有点儿难过。

  镇公所今天气氛有点儿严肃,槐童两家及瘸子、狗娃儿都到齐了。所长正儿八经地坐在桌子后边儿,老赵坐着,面前放着文房四宝,黑儿站在所长背后脸绷着。

  所长说:“恁两家的事儿,已经几天了。前几天我不在家,回来后,听说了一些情况。今天把恁们叫来,再议一议,妥善解决为好。老童你先说,把底根源情说清楚!”

  童喜很感动,把事情的原委经过认真说了一遍。所长又让槐青说,槐青说:“我也没啥多说的,不过那是说笑话儿哩!”

  “呵呵,说笑话儿哩?笑话儿该说了说,不该说了不要说!看看,出麻烦了吧?”所长说,“我觉得你既然说过这事儿,你就得承认!”

  “啊,话是说过,不过真的没放在心上,真的是说笑话儿唻!”槐青急头白脸儿。

  “那说的时候就你俩?”

  “是的!”

  “你再想想!说了几回?”

  “两回!”

  “谁在场?”

  “第一回是俺俩说的,第二回是赶十月一儿会时在龙兴寺说的,瘸子和狗娃儿都在场!”童喜抢着说。

  “对,对,我跟瘸子都听着哩!”狗娃急忙说。

  “没叫你说话,你急啥里?你是谁?”所长呵斥狗娃儿,狗娃儿平时嘻嘻哈哈惯了,说:“真听见了,你不信?”

  “混账,谁说不信了?”所长骂道,狗娃儿一下子不敢吭气儿了。

  所长回过头来问:“槐青,他说的对不对?”

  “啊,也对也不对!”槐青不会说瞎话。

  “啥叫也对也不对?啥话!唵!”所长眼睛瞪了起来,槐青抬头看看老赵,老赵低着头,手握笔杆儿正在记录,他又看看黑儿,黑儿的脸迈在一边儿。他咽了口唾沫说:“对,真是我说了;不对,我还是说笑话儿哩!”

  “你这人就没正经,光鸡巴说笑话儿?”所长的腔高了起来。

  “我,我……唉,俺不是朋友吗?”槐青出汗了。

  “朋友,朋友就不说正经话了?像你这朋友一句实话都没有,啥朋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三(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