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二(3)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2139次 字数:

  童喜独自站在大门外,很无奈,只好抽出烟袋找个地方坐下来吸起来。吸了一袋又一袋,还不见所长回来。他很着急,不时探头向西看看。吸了几袋烟,嘴也燎得生疼,把烟袋磕了,用烟钎子把烟袋锅挖得干干净净,还是不见回来。他站起身来,想自己去找。他吐了口吐沫,顺着大街急忙忙向西走去,不一会儿,到了镇公所门前,他远远看到镇公所里人来人往,心想可能是忙,但是既然走到这里,就进去看看吧!

  童喜刚迈了一步,又停住了,他还怕碰见黑儿或老赵,觉得这俩人口气已经定了,不会再向着他,于是先打量一下院里,看看不见他俩身影,就迈了进去,迎面看到一个像是公事场儿的人,就打听刘所长,那人匆匆说:“啊,他走了!”

  “他去哪儿啦?”

  “不知道!”

  童喜想:“奇怪了,难道是我走错了,没碰上?”抽回了脚步。

  “诶,老童,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上屋传来。童喜抬头看看是黑儿,他心里很圪腻,但又不能不答应说“啊,忙着唻?”

  “啊,那事儿办好了?”

  “啊,啊……”童喜不知怎么回答。

  “你这个人,现在谁也没拿谁啥,可回去了,那烂窑住着老美?”黑儿的话很硬。

  童喜不想和他多说:“啊,啊……是,是……”说着急忙退了出来。

  走出大门,童喜不敢怠慢,急急往东街走来,二次叩响了所长家的大门。门开了,那老头儿一见面儿就说:“你这人,真捣蛋!叫你等着,你去哪了?”

  “啊,我等不着,去所里了!”童喜头上直冒汗。

  “叫你去,你不去,不叫你去你要去!他早回来了,进去吧!”

  童喜擦擦汗,点着头说:“好,好,麻烦您了!”他迈开脚步,身后的门哐咚一声又关上了,他吓了一跳,回头看看,那老头儿进厦房去了。

  他抬头看看院里,前面是一个扇屏门,迎面的隔墙上透雕着一幅梅鹿望松图,活灵活现。左右镌刻着一幅对联儿:“山高松声远,云深鹿鸣长。”

  他走过屏门,里边是整齐的四合院子,出檐上屋,左右对厦,混砖到顶。院子在冬阳的照耀下,显得半明半暗,明的一半刺眼,暗的一半充满寒气;上屋的台阶有五六级。

  童喜正在观看,所长从屋里出来了,“啊,你找我?”

  “啊,是啊!”

  “你往哪去了?没看见你!”

  “唉,我等了一会儿,没等着,又去所里了,人家说你早回来了!”

  “哪里的,有啥事儿?”

  “我,我是石槽坪的,有,有点事儿!”

  一说到石槽坪,所长就想起刚才说的事儿,问道:“石槽坪有两家争宅子,你知道吗?”

  “啊,那,那就是我!”童喜结结巴巴。

  “黑儿说这事已经下了,你还来弄啥?”

  “我,我想向您细说说!”童喜走近一步,所长说:“上来吧!”自己扭身进屋了。

  童喜慌忙也跟了上去,站在门外。所长回头说:“进来吧!”

  喜童在门外拍拍身上的灰尘,跺跺脚,迈进屋里。所长坐在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八仙桌上摆着一架灵屋,雕花镂空,很是精致,背后有一幅祖先轴子,左右对联分别是:木本水源功德大,春露秋霜孝思长。灵屋的左右各摆放着一个插瓶,里边插着鸡毛掸子和几支绢花。

  所长咳嗽一声,童喜匆忙收回眼睛,从怀里摸出那三封铜钱儿,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说:“所长,第一回来,一点小意思,请收下!”

  “啊,你咋弄这哩?有事儿说事儿。咱可不兴这!”所长很严肃。

  “请您收下,我再说。我是给您添麻烦来了!”童喜的声音有点儿发颤。

  “哟,来可来了,多一事!”随着娇滴滴的声音,西间门帘一撩,走出刚才搭腔的女人来,她说着走过来,接过铜钱儿,顺手拉了个凳子说:“来,坐,坐下说!”

  所长抬头看看女人,女人娇嗔地说:“当所长可要为民作主啊!好,你们说吧,我不打扰了!”手托着钱儿进了里屋,临进屋又向所长挤了下眼儿,童喜觉得很丑气,不敢多看。

  “呵呵,这是俺家里的,不会说话,见笑了!”所长打个哈哈,掩饰着尴尬,又回头说:“啊,坐下说!”

  童喜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儿,只是把给老赵豆儿的事略了。说完出了一口气,看着所长。所长皱着眉头,手握着下巴,半天没说一句话,又过了一会儿,才扭过脸来问:“你是咋想的?”

  “我,我觉着他既然说过,我也努力了,事到今天,我不能回去了,请您给我做主!”童喜做出一脸无奈。

  “那老赵和黑儿做的也不错,你确实没有啥证据,哪有这俩人说的就算是了?”

  “所长,您不知道,他先后两次说过,我有证人!”

  “有证人?你说来听听!”

  童喜把那次在龙兴寺的事情说了一遍,所长边听边点头,说:“好吧,我问问情况再说,你先回吧,不要说来找过我!”

  “中,中……”童喜长出了一口气,起身告辞了。

  童喜走后,刘所长走进里屋,赵氏正在查钱呢!他笑了,说:“你呀,真不主贵,没见过啥!”

  “你主贵,你怕钱儿咬手?这是我的,你不用捱!”赵氏娇嗔地说。

  “多少?”所长走近桌子。

  “你管多少哩!”赵氏一撸把钱都压在胳膊下,抬头看着所长,动人的笑着。

  “呵呵,想独吞哩?那你给人家的事儿办了!”

  “我办?我是所长?”赵氏仍趴着。

  “起来吧,小出息,我见过钱儿!”所长伸手捏着赵氏的脸蛋儿,拧了一下,呵呵笑着。

  “诶,你在哪儿呀,出来一下!”外间传来大太太王氏的喊声。所长的手缩了回去,说:“知道了。”向赵氏笑了一下,挤挤眼睛,又在她的头上拍了一下,赵氏一伸手往他裆里打了一下,小嘴撅着暧昧地示意了一下,所长腰一弯,退了一步,低声骂了一句什么,一转身出去了。

  “老早回来,拱屋里弄啥哩?真咽气!”王氏嘴撇得像柿瓣儿。

  “啥事?”

  “才将谁来了?有没有好处?”

  “你这个人,成天光想着好处,好处!俗不俗?”

  “咦,知道你也是个白眼窝儿,两头捣!”

  “捣谁了?妇人之见!”所长一脸正经。

  “你捣你知道,不怕别人骂你!”

  “说,叫我弄啥哩?”

  “十几天了,也不去我屋,我咋了?”

  “呵,呵,有点儿忙,没去,没去!”

  “忙死你哩,忙着找你小妈儿哩!”王氏的嘴从来不饶人。

  “你,你。哎,想叫我打你哩!”所长举起手来吓她。王氏反而一头拱过来,说:“打吧,打吧!打死了你们过几天好日子儿!”

  “呵呵,我会舍得打你!”所长伸手在王氏的脸上抹了一下。

  “滚!”王氏抬腿照他腿上踢了一脚,又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拉进东间。王氏拉的时候抓得很实在,连衣服带肉一起拽,不容你不来。

  拉进屋里,王氏说:“我知道,来人办事都不会空手。这几天码牌都没钱儿了,掏俩!”说着去所长的口袋里乱掏。

  所长笑着说:“别急,别急!我给你掏!”说着把王氏的手拉了出来,后退一步从衣服兜里摸出几个铜圆说:“给!”

  “就这?”

  “嫌少?不要拉倒!”所长的手又缩了回去。

  王氏一把抓住说:“想来美,还想拿走?给我!”

  “呵呵……”

  王氏把钱装了起来,说:“带着那个狐狸精,去浪摆了几天,美了吧?”

  “你呀,就不会说句好听的?”

  “好听的?你成天都不想理我,我还给你唱唱哩?”王氏撇着嘴。

  “唉,别胡说,做饭没有?”所长的肚子咕咕叫了。

  “做饭?叫谁做哩?光会伺候恁?”

  “程伯哩?叫他做!”

  “别提那老汉儿,成天谁欠他二百钱儿似的,吊着脸!”

  “别和他一样,他老了,捣着他看好门儿,干好家务就行了!”

  “啥程伯?还不是你爹死后,你妈离不开他!”王氏信口猫捣了一句。所长一下子撕着她的嘴说:“你这烂X嘴,想说啥说啥!”

  “哎呀,哎呀,……松开,我不说了!”

  所长一松手,王氏又撂了一句:“你妈能离开他,中了吧?呵呵呵!”起来跑出里间,所长抬腿踢了个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二(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