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二(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4-02 点击数:1828次 字数:

  镇公所刘所长带着小老婆赵氏去灵山是烧香求子的。刘所长今年四十多岁,娶了老婆后一直没有孩子,他怀疑是老婆有毛病,就不顾老婆反对,又娶了赵氏,谁知二三年了,连个老鼠娃儿也没下,他很着急。后来听有人说灵山寺的神可灵了,谁谁谁家的娃子就是在那里祈的。他不大相信,后来经不住赵氏的软缠硬磨,选了个好日子儿一起动身了。

  其实赵氏是在家里闷得慌,有时还受大老婆的气,想出去散散心儿,能不能祈来娃子,鬼才知道。

  俩人觅了两头小毛驴骑着上路了,一路上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并不着急。第一天只是走到了明皋街。

  明皋街处于九皋山下,在豫西山区也是个小有名气的镇子。镇上几百户人家,商贾店铺很多。

  刘所长与赵氏找个客店住下,安排停当,天色还早,俩人相跟着,把明皋街走了个遍,俩人有说有笑,买些小吃点心,当夜无话。

  第二天吃过早饭,俩人打听此地有何风景可看,掌柜的用手指指街西的小岗子,说:“那里是个南阳爷爷庙,传说程大、二夫子在那里讲过学,但令人津津乐道的是那庙里的尊神——南阳爷爷。哈哈,看看就知道了……不过也很灵验,俺这里不少人都在那里祈雨、祈娃子!”

  俩人听了掌柜的话,正中下怀,就和掌柜打个招呼说转转去,回来结账,又吩咐把驴喂好。

  刘所长看看不远,就相跟着,出了西门。沿途不少老人、女人手里拿着香果,看来也是去南阳庙的。他们走过几簇香客,前边又有几个人走着说着,笑声朗朗,他们赶上去,看见一个年轻人正说得热闹,刘所长俩人伸长了耳朵,只听年轻人说:“……传说南阳爷爷刚做了神仙,志满意得,每日沉湎于酒乐,有时还和别的神仙赌上一把。

  有一天,他兴致所至,驾祥云直奔王屋山而去,他和王屋山的山神是同榜神仙,颇有些交往,俩人一见面,十分高兴,山神取出佳酿美酒,两个喝五吆六起来,一下子喝了个酩酊大醉。俩人还不尽兴,又拿出骨牌赌了起来,谁知南阳爷爷那天手背,没几局就输干了所带的银两。山神说:‘算了吧,今儿你手气不好,再当你也赢不了!’

  南阳爷爷说:‘我,我不信,我不服,再来一局!’

  山神说:‘你没有钱了,再当没意思!’

  南阳爷爷说:‘我先借点儿!’

  ‘借着当,才没意思唻。要不咱这样……呵呵!’

  ‘咋样?’

  ‘听说你新娶的夫人很漂亮?咱就赌她吧?’

  ‘那,你呢?’

  ‘我?我有钱,多下点!’

  ‘中,中!’

  说话之间,二人又摆开牌局。南阳爷爷求赢心切,三下五除二,又输了。

  山神哈哈大笑说:‘啥样,不反悔吧?’

  南阳爷爷理屈了,红着脸说:‘不反悔!’

  ‘真的?’

  ‘真的!’

  ‘好,空口无凭,写个字据!’

  ‘写啥字据,寻个好日子你去抬人吧!’南阳爷爷嚅嚅地说。

  精明的山神哈哈一笑说:‘那不行,到时候我人马三旗去了,你说没那回事儿,我找谁?呵呵!’

  ‘那好,我,我写!’

  山神一摆手,一个山鬼端过来文房四宝,放在他们面前。山神又认真看看南阳爷爷说:‘玩真的了啊,你真的不后悔?’

  ‘不,不后悔!为神说话得算话!’

  ‘好,好。不愧真神也!’山神故意把大拇指伸得高高的。

  说话间,字据已经写好,南阳爷爷虽然口气硬,但心里还是有点儿那个,写完后一下子把笔扔进沟里,把字据一推,踉跄着站起身来,说声告辞了。歪歪扭扭驾着斜云,游荡了半天,回到九皋山下的庙内,倒头便睡,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

  转眼几天过去了,山神准备停当,带着人马轿子,腾云驾雾来了,到了南阳庙院,按落云头叫门神通禀一声,就说山神搬亲来啦!

  门神对山神也不生疏,忙进去通禀,南阳爷爷正在眯着眼睛假寐呢。一听门神禀报,还以为是老朋友来串门儿了,急忙吩咐迎接,大开山门,看到山神的队伍旗鲜服亮,精神焕发。他正赞不绝口,山神急步走过来,抱拳齐眉说:‘老兄,我迎亲来了!’

  ‘迎亲?迎啥亲?’把南阳爷爷弄了个头晕。

  ‘哈哈,看看,贵人多忘事儿,不会是耍赖吧?’

  ‘你——我,唉真是莫名其妙,’南阳爷爷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

  ‘你忘了,那天你去我那儿了,咱俩说的事儿?’

  ‘啥事儿?去——啊,好像我去过。’

  ‘不说了,你看看这个字据吧!’山神说着掏出一张黄表纸,朗朗地念起来:‘岁在甲子春月庚辛日,南阳与山神赌彩,南阳愿将老婆作注,山神赌技高超,一举取胜,南阳老婆现归山神作妾,永不反悔。空口无凭,立此为据。’

  ‘这,这……’南阳总算想起来朦朦胧胧中的赌事来,张口结舌,脸红脖子粗,扭头就走。

  ‘哈哈……’身后的山兵野卒们高声大笑,山神高喊:‘鸣炮奏乐!’一时锣鼓喧天……”

  “哈哈哈哈……”那几个人大笑起来,一个说:“哎呀,这神还赌博?”

  “赌博也行,不该把老婆输了,哈哈!”

  其中一位中年人说:“听你胡说,南阳爷饶不了你!”

  “连媳妇都看不住,饶不了我咋着?呵呵!”

  刘所长也跟着笑了起来,赵氏拧了他一下,说:“不去了,回去!”

  “咋不去了,听着多嬲①!呵呵”

  “多嬲,像这样的神还会给你送娃子?”赵氏撇撇嘴,站住了。

  “走吧,中不中去看看!”

  “我不看!”赵氏回头就走。刘所长也摇摇头跟了上去。回到店里,和掌柜的算清了店钱,牵着毛驴又上路了。

  一路上,刘所长总想起那个南阳爷爷,觉得好笑,但又不敢说。赵氏一路走一路撅嘴绑腮,刘所长故意说点笑话逗她,好久她的脸才缓和下来,后来她忍不住说:“你说你们男人都是这德行?急了,连媳妇都不要了?”

  “呵呵,那是瞎话儿,说着玩的!”

  “玩的?我看你也不是好货!老大没生你不是又找了我吗?”

  “去球吧,哪壶不开掂哪壶!”刘所长把驴拍了一下,踏踏踏头前走了,赵氏急了也拍了一下追了上去,骂着:“你死鬼,不要我了?”

  “呵呵呵,山神爷来了!”

  “呵呵呵呵……”赵氏也忍不住,笑了。俩人走走玩玩,又走了一天,到第三天中午才到灵山寺。”

  ①:方言:有意思,搞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二(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