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一(4)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13 点击数:1997次 字数:

  槐青吸着烟想着,好半天吐一口烟,最后把烟锅子吸得吱吱响,他才慢慢地磕了烟袋,又用烟钎子剜剜烟袋锅儿吹了一口气,才“唉”了一声说:“中啊!”老三笑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槐老三叫妻子挖了一小篮白面,又包了些鸡蛋拿着,又去上院喊了二哥。槐青也包了些鸡蛋,还把原来存放的红糖也用红纸包了一块拿着,叫上金他娘,四个人一路儿着往西窑走去。

  西窑门前,科昨天后晌听爹的吩咐,拉回来一车柴火,垛得整整齐齐。靠土窑又搭了个棚子,做饭家什都摆得齐齐整整。一犋牛拴在窑前的树上,在一个篓子里吃着草。科已吃过饭,正从窑里出来。迎面看见槐家四个人拿着东西满面笑容地走过来,科愣住了。但他马上反应过来,人家是来看自己媳妇的,他的脸红了。迎上去叫道:“伯,叔,您们吃过了?”又回头向窑里喊:“娘,我伯叔他们来了!”

  科他娘听见喊声,慌忙从窑里走出来,迎上来说:“哎呀,恁看看还叫恁们费事。来来,坐下来歇歇!”说着把东西接了过来。

  老三说:“嫂子,娃子还好吧?那药吃了没有?”

  “好,好,真是麻烦恁了。昨天他婶子忙了半天,连口茶也没喝!”

  “哎,都是自家人,没啥,没啥!诶,喜哥呢?”老三问。

  “刚才还在这儿转呢,会是去那边儿做啥了!呵呵,也没个茅厠,不方便!”科他娘笑了,回头说,“科去那边儿看看,叫你爹回来!”

  “嫂子,您看看,住在这儿多不方便,科家又生了,张风可冷的!”

  “可不是嘛,都怨你……“科他娘说了半截儿下意识地停住了,脸也红了,忙说“坐,坐,唉,坐也没处坐,坐车上吧!”

  “中,中,哪儿都中,哪儿都中!”槐家兄弟客气着坐在了车上。老三家对老二家说:“走,咱去看看娃子!长得可好看了!”

  科他娘说:“哥,兄弟,恁俩坐,他一会儿就回来了,俺妯娌们进去啦!”

  “中,中,恁去,恁去!”

  槐家兄弟坐在那里,槐青点着烟,心里想,一会儿童喜回来了,咋说呢?老三在不停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心里想,这老童似乎要下决心住下来了。几天功夫,把这里拾掇得有条有理,像过日子的样子,不由地有点儿担心,道歉他会听吗?

  俩人正在想着心思,童喜和科从西边地里回来了。一见面,都有点儿不好意思。童喜寒暄了几句,也坐在车上。他听见窑里嘻嘻哈哈,知道还有人来。

  好半天仨人对坐着,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老三咳了一声说:“喜哥,您看您多有福,生了个大胖孙子!”

  “嘿嘿,啊——有福,有福。”童喜苦笑了一下。

  “唉,喜哥,我跟二哥来了,一来看看孩子,二来想给您——”正说到这里,从村头传来大金的叫声:“爹——爹——”

  三个人都往那边看,大金的身边还站着个人,槐青和童喜都看出是镇公所的黑儿,不知他来干啥,谁也没作声儿。

  老三站起来说:“金,你爹搁这来哩,有事吗?”

  “镇上来人了,找他哩!”

  “好,俺就回去了,让他先回家吧!”

  那黑儿和大金不知说了点啥,大金带着他一起走了过来,三个人都站了起来。

  “哈哈,正好都在,我省事了。”黑儿打着哈哈。

  “坐,坐……”三个人都让着座儿。

  “坐?坐球哪儿?看看,多不方便!老童,这是你的家吧?”

  童喜脸红了:“啊,不,不,不是……是,是……”他说不上来合适的话来。

  “哈哈,放着得劲日子不过,跑鸡巴到这儿弄啥唻?”黑儿挖苦着。童喜心里很堵,也不好接腔。

  老三以前给黑儿他娘看过病,知道他是镇上的痞子,今儿来莫非……他不知黑儿的来意问:“黑儿,今儿闲了,来串门儿?”

  “串门子?忙死球了,还不是为槐哥家的事儿。既然都在,正好。我来是觉得恁两家关系都不赖,是好朋友,因为一句笑话儿弄到这地步,看着老捣蛋,叫外人笑话。这样吧,镇公所俺几个在一起说了说,槐哥打咋子也真说了,老童鸡巴也当真了,都——啊,都不算是,老童还回去吧,还是自己家好哇,是不是?”黑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黑儿,是这,你看我来的也不容易,原来老赵也说我有理,这,这……”童喜看着黑儿争辩着。

  “球,说笑话儿就是说笑话儿嘛,好朋友了,说球啥理唻!你要搁家,我鸡巴跑这么远会没橔儿坐?哈哈!”

  “那是,那是……”

  “老童,啥事儿看远一点儿,别抠字眼儿,叫老槐给你道个歉中不中?”黑儿说着向槐青示意,槐青这时反而张不开嘴了,光脸红,嘴里:“我,唉,我……”

  “好吧,喜哥,我哥的为人你比我都清楚,说话实在,不会花言巧语,我替他说了吧,今儿俺来也是这个意思,您就担待担待吧?”老三说得很诚恳,又伸手拉拉二哥。

  槐青点点头说:“喜,老三说的也是我的意思,你,你就……唉!”他还是说不下去,头上也出汗了。

  童喜还是没作声,只是吸着闷烟儿。

  黑儿说:“你这人看着利亮不利亮,说句话呀!”

  童喜仍在吸着烟,不作声。黑儿说:“好吧,人家兄弟俩都把话说到这儿,你再暖算暖算,我忙,我走了!”说着站起身来。

  “黑儿,回家坐坐,连口水也没喝!”

  “哈哈,喝水不喝水小事儿,你看老童那架子,连面子都不给!”黑儿乜斜着眼儿,一脸不屑,说着起身走了。

  槐家兄弟站起身来,送走了黑儿,槐青看到童喜仍坐在车上吸烟,也觉得不好意思再过去了,叹了口气回家了。老三摇摇头,又踅摸回来说:“喜哥,俺弟兄话都说了,镇上黑儿也来了,您再想想!”

  童喜站起身来红着脸说:“老三,你看这科家又生了,感谢你费心让住进窑里,这月子总得过去吧,一旦下雪了,这东西都在外边可咋着?”

  老三看看老童,一脸恳求的样子,说:“那咋办?”

  “我想在旁边再打一个小窑,临时放放东西,你看中不中?”

  “唔,也是,好,好吧!”接着回头招呼嫂子和妻子说:“诶,该走了,娃子小,别张风!”

  三个女人说笑着走了出来,金他娘和老三家说:“缺啥回家拿啊!”科他娘擦擦眼角,说:“中,中啊!”

  童喜这时的思想还没消停,心里想,这兄弟俩来道歉也在情理之中,这黑儿恁搁劲儿是弄啥唻?莫非……他包了包嘴唇,心里似乎明白了。他把科他娘叫来,悄悄地说了半天,把烟袋一缠,别在腰里走到破窑的右边儿,狠狠地在一个地方画了个窑门,喊着:“科,过来!”

  科急忙跑过来,老童说:“在这里打个窑!”

  科不解地看着父亲,父亲的眼里一股不容置疑的神色,但他还是嚅嚅地说:“没,没家什啊!”

  “我去借!”童喜几乎是喊了起来,科吓了一跳。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一(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