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一(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13 点击数:1998次 字数:

  童喜心不在戏上,但还是随口说:“耐烦看,镇上有戏就来了!”

  “啊,是不是?你说咱镇上谁唱的好?”

  “这,这,我说不来,反正,反正我看街东那个胡子生唱得不赖!”

  “哎呀,你说的是祥娃儿,球,他腔不赖,做艺不中,出来没架落儿!”说着又哼哼起来。

  童喜看他不说昨天的事儿,急了。咽了口唾沫说:“赵先儿,槐青回话没有?”

  “啊,别慌。既生瑜——何生亮——!气煞本督了!”老赵摇头晃脑。

  童喜心里暗骂:“气死你唻,魔症蛋!”一口唾沫咽了下去噎了一下,忍不住咳嗽起来。这时老赵才摘下眼镜,合起书来,侧过脸来说:“冬天,凉气大,是不是凉着了?”

  “没,没有。哎,赵先生,那槐家回话了没有?”

  “哎,回话了,他比你来得早!”

  “咋说哩?”

  “你叫啥呀?——唔,我想想,喜儿,对不对?脑子不管用了!”

  “他咋说了?”童喜急切地问。

  “咋说,人家说恁俩是说笑话儿哩,你也当真了,哈哈!”

  “说笑话儿?!我问了两次,他都那样说的!”

  “我看算球了,恁俩也怪好,多年的交情,算没说吧!”老赵的眼斜看着他,童喜心里腾腾直跳,但还是平静地说:“赵先儿昨天咱都说好了,你今儿咋又变了?”

  “哈哈,人得讲理,啥叫变了?”正说到这里,黑儿进来了,老赵头说:“黑儿,那事儿办好了?”

  “办好了,你先忙,我一会儿对你说。”说完对老赵挤挤眼儿,笑笑走了出去。

  “哎,喜儿,叫我说,和为贵,算了吧,中不中?”

  “赵先儿,您不能这样啊,隔一夜可黄了!”

  “你说啥呀,你说啥呀?你有理了是不是?我看你怪知道啥,不跟你一样儿,这样吧,我叫他给你赔礼道歉!”

  老赵的脸儿沉了下来。老童看到老赵丢下脸来,他很生气,但不想学槐青吃眼前亏。只好陪着笑脸儿说:“赵先儿,赵先儿,我没别的意思,是着急呀!”

  “着急,急着要别人的庄廓?真是!”赵老头把脸迈过去,继续哼他的戏本去了。

  “唉,赵,赵先生,要不你再说说,等两天我再来,你要的东西已经……”

  “啥东西?我可没给你要啊!别说外气话!走吧,越说越不照槽儿!”老赵拿眼看着外边儿,示意童喜快走。

  童喜看见老赵半死不活的样子,心想“这真是嘴是扁的,舌头是软的,昨天他训槐老二时说得理直气壮,今天说自己也是不打咯噔,这就叫官司?”他摇了摇头,若有所悟,不言声儿地退了出来。

  这时,槐青正在镇公所的西屋里,黑儿正和他喷着大气:“老哥,不是喷哩,你兄弟就这样儿,在所里没有办不下来的事儿。”

  槐青说:“那是,那是。”

  “刚才我去上屋了,那老赵正跟童,童啥呀?啊,对童喜说哩,叫他不要再缠你了!”

  “啊,童喜那人执拗呀,他会轻易答应?”

  “哎,他敢?!反了他了!”黑儿越喷越起劲儿,仿佛自己就是镇公所所长。

  槐青连连点头:“是,是,是……“

  “老哥,咱说那事儿,恁兄弟我不要一文,都是堵堵那瞎老头儿的嘴。”

  “啊,知道,知道,你兄弟是正经人!”槐青说了句言不由衷的话。

  “对,说得好,这话我想听。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一会儿,一会儿我给他送去,哎,你看……你看……”黑儿正喷着唻,从窗户眼里看见童喜低着头走出去了,忙叫槐青看。

  槐青也急忙凑过去,看到了童喜的背影,头虽低着,但脚步还是有力地响着,他的心里很不踏实,叹了口气,回身坐到板凳上。

  “老哥,这不妥了,尽大错两天,叫他回去!”说完嘿嘿笑了两声,接着说,“你稍坐,他才走不远,你出去碰见了不美气!叫我去见见赵老头儿,看他咋说!”

  “中,中……”

  黑儿从桌上拿起槐青带来的三封铜钱,揣在怀里,挤挤眼出去了。

  黑儿并没有直接去上屋,他假装内急,进了屋后的茅厠。茅厠里有个所丁正蹲在那里解手,看见他进来点点头,他也点点头,装模作样地解开裤子蹲了下来。好一会儿,那所丁才出去了,黑儿心里暗骂:“真杀才,这么大时候!“

  他急忙把两封铜钱放在贴身的口袋,又把剩下的一封揣进怀里,拉拉衣服,紧紧腰带,装模作样地吐口唾沫,咳嗽两声,走了出来,迈步进了上屋。

  赵老头儿一看黑儿进来,也不哼了,也不唱了,忙站起来说:“你这货好管闲事,昨天我红脸儿都唱完了,今儿又唱黑脸儿。不用说,那货也不是瓤茬子,那槐青的事儿办得咋样了?”

  “哎,老赵,你知道他是谁?”

  “谁?”

  “石槽坪,槐大夫他亲二哥!”

  “槐大夫?听说通可以哩?”

  “是呀,昨天没跟你细说,俺娘前年有紧病儿就是他治好的!给,这是他留下的,全都给你!”

  全都给我?你呢?”

  “我鸡巴能要人家钱儿?多没良心!”

  “就这些?”赵老头儿疑惑地看看黑儿,黑儿嘿嘿笑着:“还有一封,人家说是给我的,我能收,还给人家了。”黑儿样子很轻松。

  “球,不收白不收,你不要是你老好!别出去卖我癞!”

  “卖癞?你防着,你有急病了,槐大夫不一付药叫你变太监!”黑儿装得正儿八经。

  “滚,我老头家怕球哩!”

  “好了,不打麻了,那事儿咋说的?”

  “咋说,我说了他一顿,叫他回去!”

  “对,还是赵先儿,真是黑脸儿老包!”黑儿抻出大拇指晃了几晃。

  “不过那人也确实占住理唻,要不,叫槐青给人家陪个礼?认个错?叫人家下台!”

  “中,中,又成诸葛亮了!嘿嘿!”

  “好吧,过两天你去把这事儿办了吧。”

  “我靠,你置利叫我当小鬼?”黑儿有点儿不愿意,眼看着那些钱,赵老头儿知道黑儿也不是省油灯,就把铜钱解开,拿出十个来说:“给,知道你啥心思,老天爷碰见你都害怕!”

  “球,一封我还不要唻,这几个钱儿就想叫我去?”

  老赵头儿没办法,只好又拿起三个扔给他说:“就这,没大没小,不去也得去!”

  “靠,倚老卖老,算我倒霉!”黑儿从地下拾起来,吹了吹灰,放进口袋里。

  童喜从所里出来,窝了一肚子火,心想这是咋回事儿,那老头儿也变得太快了,是不是我去他家了,没说明白?还是槐青也做了手脚?不行,我得打听打听。想着就停了脚步。这时候他似乎听见院子里有槐青说话的声音,就马上闪在旁边的小胡同里,抻着脖子向门口看着。

  果然不一会儿,槐青走了出来,口里说着:“我走了,你回去吧,多亏你了……”

  黑儿送到门口说:“走吧,放心吧!”摆了一下手,扭头回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一(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