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十一(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13 点击数:1891次 字数:

  童喜草草吃过饭,背根儿布袋回老家了。他走的沟里小路,走得很快,顾不得看沟里景致,心却在不停地盘算着,这事儿恐怕一半会儿说不到底,这得过日子呀,自己总不能老露天睡在地上吧?况且,科媳妇儿的身子是大事儿,万一有个啥好歹,后悔也晚了。总得想想办法,哪怕是住进破窑也好。牛不中了先卖了,等事儿完了再买。

  童喜盘算着走着,不觉上了小坡,过圆柏树时,在那间山神庙前,他又恭敬地作了个揖儿,说:“山神爷,您看十来年了,我说的事儿也办得差不多了,等事做完了,我一定来给您上大供、烧高香,您还得招呼着俺呀!”

  岭头上,除了几块麦地有点儿灰绿外,秋地里还歪歪地立着些高蜀黍杆子,在冷风里瑟瑟地摇着身子。

  童喜手搭凉棚向村里看看,村里很安静,看不见人影儿,他想,全家前天夜里悄悄出走,村里人会说啥,母亲和双喜会咋想?看了半天,叹了口气,唉,管他呢,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呀!

  他走下小岭,下去小坡,过了河沟儿。小河沟儿里仍然是溪水淙淙,圆叶菜茂盛,几只鸡在水里刨着找食吃,看见他走过扎石①,那只老公鸡,头扭了几扭,咯嗒叫了一声,又低头刨东西去了。

  老童快步走上小坎,伸头看看,自家的大门依然锁着,四周静悄悄的,他快步来到大门前,掏出钥匙,哗啦一声打开锁,拉开大门,闪进去后,又迅速地关上了,他仿佛是进了别人家的门。看看

  一切都熟悉,院里落了一地麻雀,看见他进来,哄地一声都飞上了枣树,吃惊地看着他。

  他一步步走到上屋,打开门,正间的摆设还是老样儿,也就是,才两天会有啥变化?走进里屋,他知道豆子就放在墙角的荆囤儿里。

  屋里有点暗,他睁大了眼睛,取下压在盖子上的土坯,伸手摸了摸,豆子凉森森的。他知道这是秋天打下的,清水一般,饱满圆润,自己还没舍得吃。他抓了一把,凑在鼻子前闻闻,又放下了。他打着火,点上灯,找来一只升子,挖了起来,挖了五升,他掂掂,觉得有点儿轻,那龚老头儿说话恁不好听,五升豆儿能打发住?唉,再挖点儿吧!他又挖了五下,够一斗了,自言自语地说:“中了吧?”

  他伸手把里边的豆子平了平,在中间画了个十字儿,盖上盖子,压上土坯,把布袋掂到正间,拍拍手上的灰尘,出了口气,坐下来吸了袋烟。

  烟刚吸完,他站起来准备要走,大门儿响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向外一看,是双喜走了进来。

  “哥,您才回来?”

  “诶,你,你有事儿?”童喜搭着斜腔。

  “哥,您前天走,我就知道。清早睡不着起来转转,我看见你和嫂子、科们慌慌张张,拉着东西,我想问您,又怕惊动了您,是不是去石槽坪了?”

  “你咋知道?”老童话一出口,觉得不妥,马上说,“没有,没有……”但极不自然。

  “算了吧,哥,我也不是三岁小娃儿了,您的心事我知道,您的事儿我也知道,就是没问过您,知道您怕声张。

  童喜不做声了,眼直直地看着双喜。双喜说:“哥,好出门不胜赖搁家,一大家子都去会趁势儿?”

  “唉,双儿,啥也不说了,我主意一定,别怪哥。咱妈那里恁多操点儿心吧!”

  双喜知道他的脾气,叹了口气说:“您放心,家里有我招呼着,我就是从这里过看见门开着,想着有人进来了,我才拐进来看看,其实昨夜里我起来三次,来看看,怕您丢东西不是!“

  “双儿……“童喜两眼发酸,拍了拍双喜的肩膀,说不下去了,“好了我还得回去,那儿正说事儿呢,等定了我给你细说!”

  双喜没再说啥,把布袋提起来,放在哥的肩上,童喜也没有说啥,走出屋门,双喜回身锁住屋门,随哥哥走出院子,又锁好了大门,回头拍拍哥哥身上的灰尘说:“您走吧,不早了,日头下去了冷!”

  童喜回头看了一眼院子,又看看自己这位异母兄弟,落下泪来,但他马上擦了一把,扭头就走。

  第二天,童喜一早吃过饭,交代了科看守好家人,他背起豆子去镇上了。

  这天逢集,碰到几个熟人,问起时,说是去粜粮食。他走得急匆匆的,避开人眼,三圈儿两转,来到下街,打听到了老赵家,走上前去拍了拍门,老赵家的狗一下子扑了过来,在门里蹦着咬。童喜隔着门吓了一身汗。半天,院里才传出一个女人吆喝狗的声音,狗声渐渐平息了,才走过来问:“谁啦?”

  “我,上沟的!”

  “寻谁哩?”

  “寻老赵哩!”

  “啊,他没搁家,去后街了!”

  “啊,你开开门,我给他捎了点儿东西!”

  “那你放那儿吧,狗老咬人,不敢开!”

  童喜也怕狗咬,但又想这没见人,也没说上一句正经话,放下就走?于是又硬着头皮喊:“哎,你开开,我把它放院里,外头不保险!”

  “没事儿,你放那儿吧,我一会儿去拿!”女人回应着,狗也又呜呜地叫着走近门来。童喜扒着门缝儿一瞅,鼻子哼了一声:“球,声儿怪好听,原来是个黑胖婆娘,我当是天仙哩,怕人看?”他没办法,只好放声说,“回来你对他说,我姓童啊!”

  “啊,知道了!”

  “汪汪……“狗也仿佛嫌他啰嗦,狠狠地叫了两声。童喜心里说:“真他娘的狗仗人势!”把布袋放在门前,掉头气呼呼地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自己那半新的布袋。

  童喜想立即见到老赵,问问槐青回话儿没有,日子定了没有,甚至还想到如何重新安排那个小院子,想到这里,刚才的不愉快也消散了不少。

  街上,赶集的人熙熙攘攘,童喜尽力避着熟人,急步往后走。镇公所门外,冷冷清清,他一步跨进院里,看到老赵在上屋门里坐着,眯着眼看一本儿书。他疾步走向台阶,笑眯眯地问:“赵先生,来早了?”

  老赵的眼睛从眼镜侧边儿斜瞟了一下,马上站起来:“呵呵,我当是谁哩,你怪搁劲儿!”

  “哎呀,我想早点儿来,回家坐坐,可您先来了,没见着!”

  “回家了?没坐一会儿?”

  “呵呵,连院子也没敢进,您家那狗真厉害,狮子样儿,吓得我两腿稀软!”

  “哈哈,那狗是有点儿啃人,一般家里去人都得一个人专门儿看住,你没喊喊,娃他娘在家!”

  “啊,她不敢开门,我,我只好,只好把,把……放在门外了。”

  “哈哈,坐,坐!家里人不中用,不中用!”

  童喜坐下后,老赵也坐下了,但他又眯起眼睛看起书来,嘴里还哼哼叽叽。童喜远远地一瞟,像个戏本儿,问:“赵先生,啥好书?”

  “哎呀,《三气周瑜》,咱街里经常唱,我很耐烦看,就是记不住人家唱的,借本儿看看。戏编得真美,哎,你耐烦看戏不?

  ①:方言:放在水里的脚踏石


  
上一章:十(2)
下一章:十一(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一(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