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2)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13 点击数:1967次 字数:

  童喜走出镇公所时,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觉得很舒坦,嘴角咧了一下,但没有笑起来,因为他远远看见槐青那倔强的背影。

  槐青走出镇公所,心里堵得慌,那个老头太可恶了,不听回话,一个劲压制自己,他不服气。要是所长也像他那样儿,自己恐怕真的要搬出来了。他急于找到所长,一出来见人就打听,碰到的几个人都说不清楚,他更着急了。

  “槐哥,还没找着呀?”槐青抬起头见是黑儿,他以为问他找所长,就说:“没有,你知道不知道?”

  “谁,你才刚说等人,可没说等谁呀,呵呵!”黑儿笑了。

  “啊,啊,真是气迷了,你见镇公所的刘所长没有?”

  “没有,你找他有事儿?”

  槐青不想和黑儿说,就说:“也没多大事儿,啊,你忙吧!”

  “啊,不忙。您一定有事儿,对我说说,恁兄弟不是喷哩,在所长那里我还有点面子!”

  槐青一听,心里一热,想把刚才的事告诉他,但又想这黑儿能否靠得住,就转了话头儿:“一点儿小事儿,你忙吧!”

  “我靠,你老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不看您了,看槐大夫的面子,我也得跑步腿儿,说吧!”黑儿很热心。

  “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过那边儿!”槐青指指小胡同里边儿。

  “呵呵,球,啥事儿,在这儿说,谁敢割您舌头?”黑儿斜着眼问。槐青还是把黑儿拉到小胡同儿里,找个僻静地方,一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儿。黑儿听完哈哈笑了。

  “你笑啥,这都是真的!”槐青更生气了,回头想走。

  黑儿一把拉住他说:“我当是啥事儿,这算个屁。不怕他,那老头儿算鸡巴球!”

  槐青瞪大了眼,看着黑儿,黑儿一脸不屑的神气。他忙问:“你说说,我该咋办?我想找所长说说去!”

  “找所长?所长带着小老婆儿去灵山烧香了,一半天回不来!这事儿也不是大事儿,……啊,怪球饥,清早饭不想吃,啊……后晌吧,后晌儿我跟你去找那老头儿!”

  槐青一听,就说:“那走,咱先吃饭,不回家吧!”

  “不,不。不回去,你弟妹该等了!”黑儿假意要走。槐青一把拉住说:“看不起你哥不是?”

  “靠!哎呀,遇见您老哥我算没门儿,事儿得管,饭也非叫吃?”黑儿搔着头,很无奈的样子。

  “走吧,走吧!”槐青拉着黑儿走出胡同儿。他们一起来到王家饭铺儿,炒了几个小菜,要了一壶烧酒,俩人吃着说着,渐渐地槐青把刚才的不快也忘了。

  近晌午时,俩人脸红耳热地走出饭铺儿,槐青还特意买了盒果子让黑儿给孩子们带回去,黑儿假意地推辞着,而后说:“后晌吧,后晌咱去找他,没事儿,你放心!”

  “中,那我早点儿去那儿等你!”

  “中,中!”

  分手后,看看天还早,槐青随意转了转,心里有事儿也没看头儿,就早早地踅摸到离镇公所不远的胡同儿里,找个朝阳儿的地方,依墙坐了下来,抽着烟,眼睛不断地瞟着黑儿家的胡同口,心里胡思乱想,不知道那黑儿说得管用不管用。再想到童喜那执着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儿,连说个笑话儿都认了真了?同时他也佩服童喜真有心计儿,更佩服他埋头苦干。也后悔自己整天心太实……唉,这事儿要真输了,这退路在哪里?自己做错了事儿,连累孩子、媳妇和下辈娃儿。

  想到这里,他心里堵得慌,抬头看看日头,日头稍微偏西了点儿,迎眼的地方正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争吵,有两只还扑在一起,从房坡儿上滚到地下,还是争吵不休,难道它们也有事儿?

  槐青收回目光,再次瞟了一眼胡同儿口,一个人影儿走过去,留个后半身儿,腰弓着,像是上午那老赵头儿。槐青想起了前晌儿,心就直跳,这官司还真不好打,就那几句恶狠狠的话,都叫他心寒,更不用说张牙舞爪地要捆他了。这种货,黑儿去说会中?他心里十分没底儿。

  正想着,黑儿从他家胡同儿里出来了,走路绷着腿儿,背抄着手儿,瓜皮帽扣在后脑勺儿上。槐青急忙站起身,走出胡同说:“黑儿,来了?”

  “啊,老哥,你在哪里歇了会儿?怪当事唻!”黑儿笑着说。

  “那是,那是。会叫你等我!”

  “走吧,进去看看那老头儿来没有。”

  “来了,我看见他才进去时候儿不大。”

  “啊,那中。走,去找他,家伙山!”黑儿一脸不屑。

  “黑儿,那老头儿黑青脸儿,说话儿老不好听!我稍等一会儿再进去,你先去说说?”槐青有点踌躇。

  “哈哈,怕他球唻!不过也好,我先问问,你等一会儿再进来!”

  “中,中。”

  黑儿快步走了进去,槐青目送黑儿走进院子,再走进上屋,他一扭身儿坐在大门外的石阶上,低着头,不敢看过往的人们,恐怕碰上熟人。

  等了好大一会儿,他心里着急,不断地扭头看看院里,院里除了偶尔有一两个人走动外,没有别的动静。他站了起来,在大门外走来走去,这倒真引得过路人都多看他一眼。

  “喂,槐哥!”正在着急,院里传来黑儿的喊声,他急忙走了进去,黑儿站在上屋檐下,笑哈哈的。槐青走了过去,黑儿很热情地拍着他的肩膀头儿说:“没事了,老赵不认识你,你前晌说话也直了些,走,见见他!”

  槐青很犹豫,黑儿推着他的肩膀,一起走进屋里。

  “老赵,这就是我槐哥,前晌儿咋球弄哩,给我槐哥的魂儿也吓掉球了!”黑儿说着笑话儿。

  “呵呵呵,怨他。说话恁球直。”赵老头儿一反前晌的模样,打着哈哈。槐青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脸红着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你说你这个人,啥球笑话儿说不了,说球些这!”老赵埋怨着。

  “唉,我真不知道咋说哩。”

  “好吧,按公事场儿,你可真是没理,不过现在这事儿他也没证人,再说我跟黑儿都在这儿干着哩。”

  “槐哥,还不谢谢老赵?”

  “我,我……“槐青弄得手脚无措。黑儿一把把他拉到一边儿,趴在他耳朵上咕哝了几句,槐青听着疙腻,但还是点了点头。黑儿照他肩膀上啪地拍了一下:“哈哈,啥样儿老赵,我哥真是个大老实头儿!”

  “哈哈,好了,好了。你放心吧,不叫你吃亏!”老赵看着槐青,笑得叫人听着不得劲。

  “走吧老哥,准备准备明天前晌儿来,找我找老赵都中!”

  “那明儿前晌不是叫回话吗?”槐青还记着老赵的话。

  “球,他说球那叫大风刮跑了,说那是屁!”黑儿向老赵挤挤眼儿,回过头来又说槐青:“走球吧,还想叫我管你饭唻?嘿嘿……”

  老赵也一摆手,说:“走吧,照黑儿说的办,放心!”

  童喜晌午回到家里,把事情的经过对科他娘说了一遍儿,末了,还说:“这事儿先不要声张,后晌我还要回家一趟。”

  “回家?有事儿?”科他娘问。

  “没事儿会回去?”童喜不想把老赵要豆的事儿告诉她。

  “那,不中了,咱都……都回去吧,事儿慢慢儿说!”科他娘试探着。

  “没出息,才出来两天。这儿就是咱的家,回哪里去?”童喜很生气。

  科他娘嘟囔着说“住在这瞭天野地里,天这样冷,咱不说了,科家的身子是大事儿!”

  童喜听了,想想也是啊,这科家冻坏了身子可是大事儿。可又一想昨天那个小伙子的模样,他的心又堵了,怎么办?唉,“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他想来想去,还是觉着得再去找找老三,想到这里,他向村里走去,可是走了两步,他又站住了,如有所思地抬头看看天空,一转身儿又回来了。

  科他娘看看他那苦皱的脸,不敢再说啥,忙着生火做饭。


  
上一章:十(1)
下一章:十一(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