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十(1)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13 点击数:1789次 字数:

  銮驾镇在高都县北算一个大镇,镇名的由来传说是武则天来朝拜思远山时,在这里停放过銮驾。长年以来,这里是县北的文化、经济交流中心,每逢双日大集,四面八方的乡民汇集一处,买卖、交易很是热闹。

  镇公所设在中街,槐青一路直奔这里。石槽坪离镇上二里多路,他走到时,镇公所的门还没开,他弯腰吹了一下门前的石头,一屁股坐在那里,掏出烟袋,装了一袋烟,又抽出火媒子、火镰儿,连敲了几下,手都不稳,没有打着,最后一下竟把火媒子头儿敲掉了,他气得把火石扔了好远,把烟袋在石头上咣咣一磕,狠狠吐了口唾沫。

  时候不早了,街上赶集的人多了起来,槐青怕碰见熟人,走进一条僻静的巷子,但还是碰见了镇上的黑儿。

  黑儿好跑腿,平时在镇公所打个差。这时他刚吃过早饭,从家里出来,想到所里看看有事没有,一扭脸儿,看见了槐青,认得他是石槽坪大夫槐老三的哥哥,热情地问:“诶,槐哥,吃饭没有,咋在这儿呢?”

  槐青也知道黑儿,经常见他在集上咋咋呼呼,管个小事儿,对他印象不够好。但现在人家热情相问,就尴尬地一笑说:“吃过了,吃过了。你在这儿住?”

  “是呀,咋着,回家歇歇?”黑儿虚让一句。

  “不了,我等个人!你忙去吧!”

  “那好,我走了,有啥事找我!”

  “中,中!”槐青巴不得他快走。黑儿走后,槐青从巷子里出来,看到镇公所的大门开了,童喜已经在里边儿和一个人说话呢。他很不想进这个地方,平时从不和人争执的他,觉得打官司有点儿丑气。但他在门前立了一会儿,街上人来人往,更觉得无处藏脸儿,就心一横,迈进了大门。

  镇公所院子不大,三间上屋,两对厦儿,东西屋都有人在忙着,童喜看见槐青进来,点点头说:“我在你后头咋又走到你前头了?”

  槐青不自然地说:“我,我拐了个弯儿!”

  俩人说着走进上屋,上午三间通着,中间放个八仙桌子,周围几把椅子,还有几条板凳,靠窗也放着一张抽屉桌,一个老头儿戴着老花镜儿,正在一个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那老头儿,看见他们进来,抬起头,取下眼镜眯着眼说:“寻谁唻?”

  “啊,来,来说点儿事儿!您在这儿呢?”童喜显得有点儿结巴。

  “啥事儿,你是哪村儿的?”

  “我,我是泰山庙保,童家庄儿的。”

  “啊,你是哪村儿的?”老头儿问槐青。

  “我,我是石槽坪的!”

  “说啥事儿?”老头儿侧侧身子,示意他们坐下说。

  “唉,是这……”槐青欲言又止。

  “看你这人,咋说着呢,又停了?我通①不得闲唻!”老头儿有点儿不耐烦了。

  童喜慌忙说:“啊,啊,是这……请问大哥贵姓?”

  “免贵,姓赵,说吧!”老赵看童喜还知道点儿礼数,指着他让他先说。

  童喜简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儿,只是没说出住下来的事。老赵眉头皱了几下问槐青:“你自己说的话咋又不算事了呢?”

  “我,我是说笑话儿哩!”槐青心里很坦然。

  “胡说,这么大的事儿,能乱说?”

  “真,真的,当时没想恁多!”

  “那妥了,当时没想,现在想想啥时候儿腾房子!”老赵冷冷的。

  “这,这……我,我……”槐青又气又急,没想到这老头儿就这么干脆。

  “这啥哩?这事你说是编的?”

  “不,不是……不是编的!”

  “那还说啥哩?想吧,想想定个日子!”

  “老哥,这事儿您不能这……这样断呀!”槐青急了站了起来。

  “你说咋断?你说咋断!”老赵咣啷把眼镜撂在桌子上。

  “我一句笑话儿,他当真了,我往哪儿挪哩?”

  “往哪儿挪是你的事儿,不用说恁多!”老赵脸吊着。

  “哎,您是所长不是?”槐青急了,怀疑老头的身份。

  “混蛋,你管我是所长不是,所长也是这样断!”老赵一急也稳不住了,暴露了自己不是所长。

  槐青一听松了一口气,说:“那我找所长说!”

  “刁民,欠挨,黑儿,黑儿——”老赵桌子一拍站起来向外喊。

  东厦房跑来一个小伙子,说:“赵伯,喊啥哩,黑儿还没来呢!”

  “丑,去,取根绳把他捆起来,关到地窨子里,叫他想想!”

  “你,你凭啥捆我哩?论理不论?”槐青喊了起来。

  “我说的就是理,你再大点儿声儿!”老赵走过来,照着槐青的胯骨就是一脚。

  槐青牙关咬了几咬,忍住疼说:“我寻所长!”

  “所长不在家,寻他?你就搁这儿等吧!丑,把他捆起来!”

  那个叫丑的小伙子不敢怠慢,从下屋取来一根绳子,搭在槐青的肩头上。童喜也没有见过这架势,他根本没有想到这镇公所断案是这个样子,好像唱戏上的三花脸儿县官儿似的,说捆就捆,这当着面儿捆槐青,他更挂不住了,忙说:“甭急,甭急。他说话直,您老人家先歇歇!”

  老赵的脸色很难看,但看到童喜替槐青求情,就趁着台阶说:“不通理你这个人,看看人家。不看他替你求情,今儿你就别走了。回去想,明天给我回话儿!”

  槐青气得脸色铁青,知道和这种人也说不成,扭头就走,童喜也很知趣,陪着笑脸儿说:“老先生别生气,说这事儿,您很清,我佩服您!”他还向老赵竖竖大拇指。老赵心里很熨帖说:“一看是个一头碰南墙的货,没吃过亏!”

  “那,老先生,我也走唻,这事儿全凭您哩!”童喜想走,老赵说:“别慌哩,只顾生气哩,还不知道你和他的名字呢。”

  “啊,我叫童喜,他叫槐青!”

  老赵点点头,说:“你那西山种了不少豆儿吧?我耐烦喝豆面条儿,呵呵!”

  童喜何等机灵,马上说:“啊,今儿来得慌张,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明儿,明儿吧。敢问家在哪儿住?”

  “哦,下街,寨墙根儿,离南门很近!”

  “啊,知道了,知道了。麻烦您了,我走了!”

  “走吧,走吧。这事儿不用操心啊!你明儿后晌来听信儿吧!”老赵说得很肯定!

  ①:方言:很、非常


  
上一章:九(9)
下一章:十(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十(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