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九(8)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2175次 字数:

  “算了,年轻人去没好处,放心,我没事儿!”

  槐青走了几步,看童喜没有来,停着脚步,回头看着,童喜慌忙走了过来。

  槐青头前走,童喜跟在后边,不管多有理,心里总觉得不出展①,腿也有点软。

  二人走进上屋,金他娘正在抹着眼泪,看见童喜,脸一迈进了里间,童喜觉得尴尬极了。

  “坐,坐,坐下说!”何老头儿招呼着,童喜和槐青坐了下来,谁也不说话,都装了一袋烟,各自抽了起来。

  “童家庄儿的,老二,我看是这样,恁俩朋友也不是一两年了,过去也很对劲儿,我看这事儿都怪老二,他不该说这种笑话儿!”

  槐青低着头,一声不吭。

  “不过是这,喜儿。打诈子是打诈子,你也不该当真,弄到现在这样儿,多不好看!”

  “我……唉……”童喜欲言又止。

  何老头看俩人都不说话就说:“要不咱这样?你就当老二是说笑话儿哩,俗话说‘穷家难舍’呀,你费费事儿,叫老二帮忙送送你,还是回去吧!”

  “叔,我的情况您也知道一些啦,我真不想在那儿住了啊!”

  “说那里话,自己家嘛。就是有点儿啥,也都是一家人或邻居,有事了也有个照应。再说咱这一片儿,传说都是从山西洪洞县迁来的,多少年了,一说起话还都是念念不忘大槐树!”何老头和颜悦色地说着。

  童喜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叔,咱这和那不一样。那时候听说是官府逼着迁民,不迁没有办法,我是,我是自己想走啊!”语气里透出一股韧性。

  何老头笑了:“呵呵,咱不说恁远,就说咱吧,我看还是和为贵,别不顾一点情面,叫外人笑话,笑话……呵呵!”

  “我真是没有退路了呀,叔!”

  “这娃子,你今天才来,房子还在,兄弟母亲还在那儿,咋会没有退路了?”何老头儿摇了摇头,眼看着屋棚,一会儿又回头向槐青示示眼色。

  槐青脸红了,嘴动了动说:“兄弟,就当是哥求你一回……”他说不下去了

  童喜侧过脸,看看老朋友,老朋友一脸愧色。要是平时,这位老兄的倔强脾气,恐怕早就按捺不住了。看来人莫要输理呀!但他还是坚持说:“哥,别的啥都中,哪怕你暂时没处住,我还让您住,咱挤一挤也行啊!”

  槐青听到这里,觉得无望了。心里堵得慌,心想这人以前还真没有看出来,真圪拧!唉,都怨自己心眼少,玩笑开过了头。

  大金从童喜一进屋,就溜到门外听,听到这里,又看到父亲那难受样儿,再也耐不住火了,走出来说:“说球那是屁,挤挤,你凭啥来挤?”

  何老头一抬眼看着这个愣头青,吆喝道:“爬过去,娃子家知道啥,没大没小!”

  “爷,您不用作难,不中,我去和他打官司!”金暴跳着。

  童喜一听打官司,心里想,这娃子不知道好歹,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怕打官司?就说:“叔,哥,这事儿我看也没啥说了,你娃子说打官司,我看也行,咱找个公事场儿说说吧!”说着站了起来。

  “喜,他是娃子家,说话没轻重,你要和他一样呢?坐,坐下!”何老头劝着童喜,又示意他坐下。

  槐青看着这样的场面,要在年轻时,他绝对不会容忍晚辈在他面前无礼,但现在他也觉得对不住娃子,也没多说话。

  金他娘在里间听到儿子在暴吵,一掀帘子也走出来说:“叔,他说找个公事场儿就找个公事场儿,您也算操到心了,去就去!”

  童喜一看这架势,脸一红说:“那中啊,叔,那算啦,俺现在

  就去镇子上。”说完扭头就走。

  金望着他的背影喊:“看你那样吊子②,谁怕你!”

  科从父亲走进槐家大门就不放心,匆匆忙忙把钱撮了一袋子,对母亲说:“娘,您慢慢撮,叫我去看看!”说完就走过去,凑在槐家大门上,扒着大门缝儿往里看,开始看父亲们在上屋里说着什么,后来看到金暴跳起来,父亲也站了起来了,他就想往里窜,手刚把

  门推开,父亲大步走出来了,又听见金声嘶力竭的喊声,忙掺着爹问:“咋说啦?”

  “有啥说?去打官司!”童喜的话也沉甸甸的。

  父子俩快步走到大槐树下,科他娘已经把钱都装好了,看他父子的神色,知道事有点麻缠,不由得想埋怨童喜做事冒失,但嘴张了几张,没有说出来,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村里人也都知道了,远远站着看热闹,七嘴八舌,嘁嘁喳喳,指指点点。童喜顾不得这个,把老三家端饭的家什,交给一个老头说:“麻烦您啦,给老三家拿回去!”又顺便问:“老哥,村边儿那个土窑是谁家的?”

  老头说:“没家儿,原先有人住,后来挪走了!”

  童喜点点头,拱拱手说:“多谢了!”回头对科他娘说:“走,刚才我去拾柴禾,看到村边儿有个土窑闲着,去那里拾掇拾掇,先住那里!”

  “他爹,咱,咱不会先回去,说好了再来!”

  “回去?扯旗放炮来了,咋回去?”

  科他娘不敢说了,嘟囔着:“那是长法,天也冷了,科家身子重,住在那里行?没事找事儿!”

  童喜不想叫村里人看笑话,不搭理她,喊科把几袋子钱抬到车上,又把牛套好,在村里人的嘁喳声中向村外走去。背后传来的嘁喳声各式各样:“走了,不要房子了?”

  “来得慌张,走得窝囊,呵呵!”

  “那年轻媳妇恁大肚子,也不嫌丑,到处去?”

  “恁大肚子,恁大肚子碍你啥事儿,扯淡!”

  “哈,哈,不敢碍咱事,碍咱事就炫③了!”

  “哈哈……”

  “嘿嘿……”

  “呵呵……”

  仿佛打散了一窝土蜂似的。

  童喜一家拉着牛车来到村边的土窑边儿上,窑里是一些散碎柴草,一群鸡正在那里认真地刨着,找寻着属于自己的“宝贝”。童喜一家的到来,鸡们都抬起头来看着,但看到这群人仿佛不走了时,一只雄鸡首先伸长脖子“咯嗒”叫了一声,其它的鸡们也开始东张西望,相继“咯嗒,咯嗒”叫了起来,并惊恐地撤出了土窑。童喜心烦,把手一挥,吆喝一声,鸡们“呱呱”地叫着,飞奔而去。

  土窑不算小,也还完整。窑顶上垂下来的迎春花梗仿佛一挂青灰色的帘子,也像女人的刘海儿。

  童喜近前看看,回头说:“科,粉,恁俩先把里边儿的柴火搂出来,我去借张锨铲铲!”

  科他娘扶着科媳妇斜靠在车上,脸灰灰的。科心里窝着火,但也不敢多说啥,只好走进窑里,先用脚把散柴草拢一下,又弯腰掐出来。一股尘土和着鸡屎的气味儿,使他皱紧了眉头。粉也不情愿地弯腰搂着柴草。

  童喜借锨回来,走进窑里,从里边儿铲了几下,递给科,科接过锨,铲得满窑烟尘,每撂出来一锨脏土,都像吐出一口怨气。他知道儿子心里窝火,也不想多说,躲在一边儿吸着闷烟。

  “喂,谁搁那弄啥哩?”从村头传来一声高喊,童喜手哆嗦了一下,站起身来,看到一个年轻人舞扎④着手走来,他觉得不妙,忙把烟磕了,站在那里发愣。

  “恁弄啥哩?也不说话?”小伙子穿个烂棉袄,黑青的脸上满是火气。

  ①:方言:舒服、大方 ②:方言:样子

  ③:方言:好、富余  ④:方言:挥舞


  
上一章:九(7)
下一章:九(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九(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