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九(7)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1964次 字数:

  “我,我心实,当真了!到现在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何叔,您说!”

  “唉,年轻人!呵呵,其实也都不年轻了!恁倆恁好,事办到这一步了,我咋说?这样吧,恁们都吃饭了没有?”何老头儿问。

  “吃,吃了!”童喜和老三异口同声地说。

  “那好,恁先回去,等我吃罢饭,上去看看咱再商量中不中?”

  “啊,中,中啊!”童喜和老三都知趣地站起身来。

  槐青早上没吃饭,坐在那里一袋跟着一袋吸闷烟,也把几十年的事情想过来想过去,总是不明白,俩人好得像多一个头似的,他能把事儿弄到这一步,也直后悔自己太粗心!

  何老头儿匆匆吃过早饭,拉着拐杖出门了。他边走边想:“这事儿不好办也好办,只要童喜让一让,叫槐家陪个不是就行了,不至于翻脸吧?”

  村里大部分人都在吃早饭,看见何老头,都恭敬地问候,让饭。何老头心里润泽泽的。也有人问他干啥去,他也不想多说,打个哈哈:“啊,去上边儿转转!”有几个知道情况的人都笑了。有一个说:“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您一去啥事都没有了!”

  还有一个说:“爷,您去看看,一粪坑钱儿没人要哇,明晃晃的!”

  “啊,啊,是不是?”何老头边走边答显得很随意。

  从前边儿到上院也没几步路,何老头上了个小坡儿就看见树下的情况了。一辆牛车停在那儿,几个人有的坐,有的靠,低着头儿,树下的粪坑里真的一坑钱儿。

  童喜看见何老头上来了,连忙站起来打招呼,同时还装了一袋烟,热情地递过去说:“叔,您真在心,来来,先坐下吸袋烟!”

  “啊,啊,我有,我有!”何老头先认真地看看粪坑,摇了摇头,然后朝大槐树下的大石头走去。童喜慌忙说:“科他娘,把那衣服取一件儿,垫上,石头老凉!”

  说话间,何老头已经坐下了,说:“不凉不凉,还没立冬呢!呵呵!”何老头放下拐杖,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烟袋,装了袋烟,童喜连忙把地上的蜀黍杆点了个火,递上去。老头儿凑过来,一手捂着火,乓乓吸了两口,腮帮子塌下又起之间,两股青烟从鼻孔里喷了出来,回头说:“诶,童家庄儿的,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

  “啊,我叫喜!”

  “唔,”何老头说,“喜,我看是这样,事有事儿在你先把钱收起来吧,摆在这里不好看!”

  “啊,老叔,俺开始就说了,填满粪坑算是,这收了?”他认真地看着老头儿。

  何老头儿笑了:“呵呵,你倒满了,好些人也都见了,收起来吧!咋像娃子们玩耍似的?”

  “啊,中,中……”童喜尴尬地答应着。

  “喜儿,我看是这,我也没见老二,老三说的和你说的差不多,你看这样中不中?”

  “啊,叔,您说!”

  “恁俩恁好,不是一半年了吧?”

  “诶,是。俺年轻时就认识了。那年出官差,俺俩去老禹州送东西,我身体弱,挑不动,要不是槐二哥一路照顾,我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哩!”

  “啊,是这样!”

  “是啊,来回月吧子,回来总记住他!”童喜的思绪又回到四十年前。

  “啊,我知道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你看弄到现在这一步,老不美气。伤了和气不是?既然你总记着他,那就退一步吧,娃子!”何老头满怀希望地看着老童。

  “老叔,也是我心太实,走到这一步,我实在是回不去了!”童喜满腔凄楚地把家里的情况简要说了一遍。何老头听了直摇头,说:“还是缓缓吧,这样顶着也不是办法!”

  “唉……”童喜摇摇头。

  何老头儿看看童喜的脸,凄楚中透出一股韧性,心想:“这人的话不好说!”他接着说,“中,中,你再想想,让我去他家看看!”说着站起身来。

  何老头拉起拐杖往槐家大门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交代:“喜,把钱收了,顷刻村里人都来了,看着不美!啊!”

  童喜点点头,回身从车上拿起布袋,招呼科和他娘蹲在了坑边,何老头这才放心地拍了拍槐家的门环儿。

  槐青没吃饭,正在家里闷坐。大金草草吃了一碗,对娘说:“娘,我看这事儿我三叔也说不下,不中了,咱去镇上跟他打官司!”

  娘说:“娃子,那官司是好打的?没听人家说的‘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难进来!’”

  大金说:“我不信,有理打不赢官司?”正说到这里,听见门环响,急忙走到门前问:“谁?”

  “娃子,前门儿你何爷!”

  “啊,爷……”大金慌忙开开门,“您吃饭没有?”

  “吃过了!”

  槐青一看是何老头儿,也急忙从上屋出来,把老头迎进屋里。何老头坐稳后说:“老二,这事儿咋弄成这样呢?”

  “唉,叔,不提了,都怨我……”槐青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儿,何老头边听边点头,眉头也皱了起来。

  “叔,当时真是打诈子唻,没想到……”槐青摇了摇头说不下去了。

  “老二,我看这事儿已经成这样了,咱也不用怕,你去把他叫回来,坐下来商量商量!”

  “伯,我觉着张不开嘴,那喜儿也是认准事儿不拐弯儿的人,况且,我真说了这话呀!”槐青一脸不自在。

  “看你这娃子,事不是都是说的?”

  “爷,我看咱去和他打官司!”大金气呼呼地说。

  “呵呵呵,年轻人,官司是好打的?能说下了就算了,去吧老二,喊他回来!”

  “喊他回来?他敢来我把他腿打折!”大金怒气冲冲。

  “腿打折?打折事儿就下了,正好不走了,包骨养伤。娃子家说话没高低!”何老头吆喝着大金。

  “你甭吭气,恁爷是来给咱说事儿的,爬出去!”金他娘骂着大金。

  槐青吸了几口闷烟儿,磕了磕烟袋锅,抬头看看何老头儿,何老头示意他去喊。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鼻子一阵发酸,脸一扭走了出去。何老头在背后喊:“老二,别起火啊!和气一点儿!”

  金他娘看到丈夫走出去踉踉跄跄的样子,眼泪刷刷地落下来。

  “金他娘,这事儿打诈子也好,不是打诈子也好,说句良心话,作为咱肯定没有想到,也不想让,那就只好低低头儿,说几句软话儿,那喜儿要看在多年的交情上,或许会让让,千万不敢将①,说顶了,打官司咱恐怕不占理!”何老头开导着金他娘。

  大金仍怒气不息地在院子里转来转去,金他娘怕他惹祸,摆着手示意他回屋去。金媳妇也走过来拉他,金勉强进了厦房。

  槐青拉开大门,看到童喜一家正在装钱儿,他也摸不透,只好走过去讪讪地说:“喜,饭够喝不够?”

  “啊,……啊……”童喜抬头一看是槐青,慌忙站起来,一脸不自然,“啊,下头老三也端来一些,够了,够了!”

  科和他娘也抬起头来看看老槐,老童示意他们快装,自己也又弯下了腰。

  “喜儿,你停停,前门儿老何叔来了,叫你回去说说话!”槐青说得很不自然。

  “啊……啊……,中……中!”童喜直起腰拍了拍手,说:“科,恁们先装着,我去一会儿啊!”

  槐青回转身,头前走了,童喜正要走,科说:“爹,我也去!”

  ①:方言:顶


  
上一章:九(6)
下一章:九(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九(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