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九(6)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1862次 字数:

  科他娘又说:“先吃点馍吧,压压饥。再说科媳妇儿也将到时候了,不敢饿着!”

  童喜回头看了一眼儿媳妇,儿媳妇的棉袄虽然肥大,但还是显露出双身子①的模样来,现在正靠在车栏上,眼里满是惊恐。科在车前走来走去,黑丧着脸儿。他慢慢站起来,说:“中啊,我不饥,恁们先吃点儿,我看看拾点柴火,拢个火吧!”

  科他娘走到车边,解开一个包袱,里边有几个烙馍,由于包得严,还软腾腾的。她先递给儿媳妇一个,说:“给,吃吧!一会儿叫你爹去寻碗汤喝喝!”

  儿媳妇不言不语地接了过去,递给科,科说:你吃吧,我去拿!”

  媳妇儿把手缩回来,掰了一小块,悄悄地放进嘴里,两行清泪却流了下来。

  科他娘看到儿媳妇儿落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鼻子直发酸,掰了块馍,拿在手里,咽喉直紧,心里说:“他爹呀,你真是鬼迷着心了,放着安生日子不过,来弄这!”

  这时,槐青家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金媳妇儿手里端着两碗汤,筷子上还棚着两个馍,走过来说:“婶儿,天冷,这两碗饭恁先喝了吧!”

  科他娘一愣,忙走过去,又不敢接说:“不,不……俺有馍,有馍!”

  “俺爹说叫我送的,恁不喝他该嚷我了!”金媳妇执着地送过碗来。

  科他娘没有办法,接了过来,眼泪哗哗,不知道说啥。金媳妇说:“喝吧,家里还有,喝完再舀!”说着走了。

  科他娘赶忙把一碗递给科媳妇,说:“你身子不好,先喝点儿暖和暖和,这碗叫你爹喝!”

  正说着,童喜抱着一些蜀黍杆子回来了,放在槐树下,科他娘把碗递过去:“给,喝吧!”

  “哪来的饭?”

  科他娘把嘴朝槐家大门一努:“人家送的!”

  “啊……”童喜愣住了。回头看看,槐家大门虚掩着。他叹了口气,说:“你喝吧,我不饥!”说着眼圈红了,蹲下了身子,把蜀黍杆子折断了一些,打着火媒子,点着了柴火。蜀黍杆子有点润,直冒青烟,他俯下身子,吹了几下,呛得直咳嗽,眼泪也趁着流了出来,就借故走到槐树东边儿的小沟里,好一阵唏嘘,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槐老三回到家里,闷坐了半天,孩子们都不住声地埋怨,说他和二伯太软弱。老三说:“娃子家,知道啥,这事咱家输着理唻!你二伯也真是……唉,都吃饭吧,叫我再想想!”

  大儿子把一碗饭递过来,看看他的脸,没言声走了出去。老三端起碗喝了一口猛然放下碗喊:“金斗,回来!”

  金斗回转身问:“爹,有事儿?”

  “叫你妈舀一盆饭,拿几个馍送到上院!”

  “送上院,我伯家没做饭?”

  “不是,送给童家庄儿的!”

  “啥,爹你说啥,给他送饭?”

  “啊,快去!”

  “我不去,他是谁,恁厉害,横人还管饭?”金斗的犟劲上来了。

  “娃子家知道啥,听话!”

  老三媳妇从灶房出来了,听见老三的话说:“你嚷他弄啥唻?我没做他们的饭!”她刚才听金升说了上院的事,心里很生气。

  老三站起身来说:“你咋不通理呢?好赖到咱大门儿上了,就是要饭吃也该打发一碗!”

  “要饭吃来了有他饭吃,他家人吃,没有!”老三媳妇气咻咻地说。

  老三摇摇头,自己走进灶房找了个小盆,舀了一盆饭,又用蒸馍手巾包了几个馍,端起来走了。

  斗他娘在背后说:“倭瓜气②,你不用回来喝了啊!”

  老三端着饭走到上院,看大槐树下的蜀黍杆子死冒狼烟,童喜媳妇在那里拨着吹着,科和媳妇在那里伸着手,眯着眼睛。

  老三说:“嫂子,我哥唻?来,天老冷,给你们送点儿饭!”

  科他娘抬头一看,老三笑眯眯地端着小盆,连忙站起来喊:“他

  爹,你快上来,老三来了!”

  童喜正从沟里走上来,听到说老三送饭来了,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又急忙退了回去,将身子掩在一个土坎儿下,一声不吭。

  科他娘接着饭说:“你先烤火,我喊叫他上来!”

  老三说:“不用了,我先走了,吃完了家里还有!”说着回头走了。

  科他娘和科望着老三的背影,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好一会儿,童喜从沟里出来,看看老三不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在无奈的看着自己,觉得脸上也挂不住,当科他娘递给他一个老三送来的馍时,他拿着看了看,又放下了,拿起自己的烙馍来,用那已经活动了的门牙用力咬了一口,胡乱嚼了起来。

  科他娘又端过来饭说:“给,喝一口,别噎着!”他摇摇头。

  科他娘走到跟前悄悄地说:“这会中?你总得想个办法吧?咱能住在这树下?”

  童喜点点头说:“我去村里找找老年人来说说!”说着就要走,科他娘担心地说:“操点儿心,别硬碰,真不中……”

  “啥不中?就你会说话儿!”童喜没听老婆说完抢了一句,一跺脚,头也不回地走了!

  科他娘望着丈夫的背影,泪在眼里打转,但努力不让它流下来。

  石槽坪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姓何,名仕林。年过七旬,年轻时读过书,进过学,但家境不富裕,到会试的时候,没能赶考,从此与科举无缘。他生性耿直,又热心肠,四邻八村的人家有了纠纷,都会找他排解排解。

  何老头早上起来,洗了把脸,看看饭没做中,拉过拐棍正想出去走走,门外传来一声:“何叔在家吗?”他答应着拉开大门,是村后边儿的槐老三,连忙说:“三儿,起恁早,有事儿?”

  “啊,有事儿!”

  “走,屋里说!”

  何老头头前走,推开屋门,老三跟了进来,还没等坐下,就把二哥家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何老头听完了根梢儿,说:“三儿,你说你哥是咋啦,说这种笑话儿?”

  “唉,事儿到如今啥也不说了,我刚才和老童商量了半天也没说通,何叔您看咋弄唻?”老三焦急地说。

  何老头皱着眉头,脚尖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地面,最后脚重重地拍了一下,停住了,抬起头说:“你先回去,我吃罢饭上去看看!”

  “中,中啊!”老三站起身来,正要告辞,门外又传来一声:“何先生在家没有?”老三听着耳熟,心想不会是他吧?就说:“叔,有人找您,我去了看看!”

  老三快步走到大门口,果然是童喜站在那里,俩人都愣住了,对视了一下,又赶忙把目光移开。

  “老三,你搁这儿唻?他家有人没有?”

  “啊,啊,那饭够喝不够?不够再做点儿!”

  “啊,……够了,够了!”童喜脸红着说。

  “那,进来吧,我也是刚来!”

  “三儿,那是谁了?回来说话,站在那儿弄啥唻?”何老头儿在屋里喊着,童喜和老三犹豫了一下,一前一后走进了屋子。

  “啊,这位是?”何老头儿不认识老童。

  “啊,啊,我是西山童家庄儿的,叫喜。叔,您起来怪早?”

  “啊,高都人邪,正说着你哩,你可来了!呵呵,坐,坐下说!”

  童喜知道老三来也是这事儿,也早和何老头说过了,就点点头,坐了下来说:“何叔,您说我这事儿咋办?”

  “呵呵,娃子!这事儿么,你想咋着?”何老头笑吟吟地说。

  ①:方言:孕妇。②:方言:窝囊


  
上一章:九(5)
下一章:九(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九(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