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九(5)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1739次 字数:

  老三回身走出院子,金也跟了出来。

  门外边,村里人也听说了,来了不少,站在那里议论纷纷。老三的四个孩子一个个黑丧着脸,童喜一家瑟缩在牛车旁边,满脸恐慌。

  老三一出来,众人都不做声了,看着老三一步步走向老童,科虽然害怕,但还是上前一步挡在了父亲的前头。

  老三走过来,指着科问童喜:“喜哥,这是?……”

  童喜忙说:“这是我跟前的,叫科!”

  “啊,长这么大了!娃子你过去,我和你爹有两句话要说!”

  科看看老三,老三的脸色很平静,好像没有动手的迹象,但还是迟疑着。老三笑了:“娃子,没事儿,啥事儿都是说下的,放心吧!”

  童喜看着老三和气的样子,脸上也挂不住了说:“科,过一边儿去,我和你叔说说!”科不情愿地退了回去。

  老三走过去,靠在车栏上说:“哥,你和我二哥是多年的交情了,这事儿这样办他很作难呀!”童喜下意识地点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眼圈儿红了,仰头看着大槐树梢子,那散碎的枝条子把天空割成杂乱的碎块,毫无章法。

  “哥,你再想想,看看能不能退一步?他毕竟没有把你当外人,才敢信口说这个笑话儿呢!”

  “唉,老三,哥我,我……这咋说呢?”童喜摇摇头。

  “咋想就咋说呗,说吧!”

  “我,我……操心十来年了呀,这些年来我省吃俭用,起五巴更,风里雨里,我,我……”他说不下去了。

  “唉,知道,知道,你想不说别的,就这一坑钱儿,你也不会生钱儿,那会容易?”

  童喜点点头,看着老三的脸,觉得有点气短,这毕竟是要人家的东西呀!但又想到已经走到这一步,还能回去?就说:“老三,也怨我心太实,二哥一句话,我就当真了,忙了这十来年,如今我,我……我是回不去了呀!”童喜流下了眼泪,蹲在地上,捧着头啜泣着。

  老三摇了摇头说:“喜哥,那毕竟是你住了多年的家呀,古语说‘穷家难舍’。穷家难舍呀,你再想想!”

  科听着老三的话句句都是商量的口气,又和颜悦色,也不知道咋说,干搓手。

  科他娘接过来说:“老三你说的都在理儿,可现在俺真的回不去了,啥都卖完了,这回去可咋着哩?”说着拿袖子擦擦眼眶。科媳妇不知道是冷,还是没见过这种场面,牙齿一直哒哒地乱敲,紧紧地依偎着婆婆。

  村里人也七嘴八舌,有的说:“就是呀,说笑话儿,就恁认真,哪兴这?”

  还有的说:“回去吧,赶晌午还能到家!呵呵!”

  也有的说:“这坑钱儿可惜啦,咱真没见过!”说着还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在手里撂撂,又哗啦一下丢下去,再抓再丢。

  更有人说:“我靠,这家人怪胆大,这么早起来,也不怕红胡子给他劫了?”

  ……

  童喜听着浑身不得劲,科也觉得心里堵得慌。

  老三说:“哥,想好没有,你不能这样逼我二哥呀!”

  “老三,说实话,我现在心也乱,不过我真的回不去了!”老童想到那个村子,想到那个家庭,想到十多年的奋斗……他定了定心说。

  “哥,不能商量?”老三热诚地看着他。

  “唉,打诈子是打诈子,可是我当真了呀,并且走到这一步,你看!”

  “打诈子还是打诈子,不用当真,回去吧,有啥难处俺还帮你,就当没这回事儿吧!”

  “老三你不知道,说一次算笑话儿,咱哥说了两回呀!”

  “两回?我不信!”

  “你叫咱哥出来,你问他!”

  大金听到这里一股火又上来了:“放屁,我爹不会说!”

  科一听火也上来了:“你嚼谁哩,你回去问问你爹!”

  老三吆喝大金:“没大没小,不像样儿,回去叫你爹出来!”

  大金歪着头走到大门前,往院里喊:“爹,您出来,说说到底咋回事儿!”

  村里人听了童喜这句话,都很惊讶:“这老二是迷了,有这样说笑话儿的?”

  “奇怪,不会有这事儿!”

  “……”

  说话间,槐青从院里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想,再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说过第二次,最后摇了摇头说:“没说过,没说过!”

  “嘿嘿,哥,你忘了?那年赶会?”

  “赶会?哪年?”槐老二还是记不起来。

  “八、九年了,你带着妞,咱晌午去了龙兴寺!”

  “龙兴寺?唔……唔……去了!”

  “就是在大殿门前的柏树下,我问过您,您说的!”

  “唔……唔……”老槐仰着脸看着槐树梢,忽然间他想起来了,是有这样的话,当时还是当笑话儿讲的呀!喜呀喜,你可真毒!想到这里,他急了,脸涨得紫红紫红,头像小斗篮大,颤抖着,指着老童:“你……你……我……我……”槐老二一个趔趄,身子向后一歪,仰面摔在了地下。

  “爹——”大金看到父亲摔倒了,一下子扑过来,扶起父亲。

  “二哥——”老三也慌了,跑了过来。用手拨拉着哥哥的胸膛“哥,哥——”

  金他娘和老三的几个孩子也围了过来,不迭声地呼唤着。

  童喜和家人也没想到会这样,也围了过来,他还蹲下来伸手去拉槐青。

  “滚!”金暴怒了,举起拳头要打他,槐青一把拉着说:“金,算了!”

  老三和村里人都明白了,都叹息着摇了摇头。老三回头说:“金,把你爹扶回去吧!”他的俩小儿子也手忙脚乱地去掺扶伯父,大的手攥拳头,站在那里,怒视着童喜。童喜瑟缩着,不敢正视老三和村里的人。科和他娘紧紧扶着童喜,脸色像下了一层霜,科媳妇吓得浑身打颤,牙齿嗒嗒乱响。

  老三看情势发展到这里,心里又气又急。气的是二哥嘴上不把门儿,急的是这事儿咋了结,他一言不发,手摸着下巴,思忖着办法。

  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走过来说:“爹,这一家儿找上咱门儿欺负咱就算了?”

  老三低头不语,村里几个年轻人也凑过来,七嘴八舌地说:“叔,伯,打他一顿,叫他滚!”说着抹胳膊,挽袖子的。老三脸一沉低声说:“谁也不准动手,回去!”

  几个年轻人气呼呼的,但又不敢多说,只是愤愤地瞅着童喜一家。童喜一家人瑟缩着,求救的目光看着老三,老三的腮帮子咬了几咬,回头先走了。

  其他人看老三走了,也乱七八糟地吵吵着散了。

  村里人散去了,老三也走了。槐青家的大门紧闭,大槐树下冷冷清清,童喜一家谁也不说话。唯初冬的冷风时不时把树上的枯叶揪下来,抛向空中,也有几片落在粪坑的铜钱上,打个旋儿,又飞走了。

  童喜蹲在粪坑边,凝视着,端详着,好久又伸手抓了一把,用力捏捏,又松开手,稀里哗啦地丢下去,心想这样怄着总不是办法。

  科他娘走过来说:“他爹,这半夜都起来了,扑腾到现在,饥了吧?村里人也该吃饭了,咱……?”

  童喜这时一点也不觉得饥,想发火,又觉得这事儿都是自己弄得,能怨家人吗?心里很乱,摇了摇头。


  
上一章:九(4)
下一章:九(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九(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