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九(4)
本章来自《老槐树》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2011-03-03 点击数:1806次 字数:

  刚走到大门前,大金擦着眼睛出来了。问:“爹,啥事儿?”

  槐青一句话也不说,走进院子。大金站在那里,母亲走过来他又问,母亲推了他一下说:“回去,问你爹,我也不知道!”

  大金莫名其妙,又看看母亲身后的那个人,认识——是爹的老朋友。他来这么早干啥哩?他审慎地看着童喜,童喜脸上一凛,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心跳加快了,不敢走过去。

  大金从小就很讨厌这个所谓的叔叔,多年来,赶集总是常常拐来,说话儿总有点儿假气。不知道爹相中他那儿啦,交这个朋友

  他回身进了院子,看见爹走进上屋的时候,踉跄了一下,赶忙撵过去。

  走进上屋,爹捧着头坐在那里,他说:“爹,这么早您起来,那人有啥事儿?”

  “唉,金,你坐下,都怨我……”槐青声音沙哑。

  “啥事儿,爹。快说说!”

  “就……就是,十多年前,我和他打咋子说过的事儿!”

  “啊?”

  “那次他来咱家,走时说咱这儿住处很好,想来住住。我随口说,想来容易,用钱儿把小粪坑填满,我关住门出去,你来住,你看现在……”

  “啊,哪兴这,打打咋子也认真了?”儿子一腔怒气,“叫他滚!”

  “唉,金,这不怨人家,是爹说话不把门儿!”槐青挥挥手。

  “我去说,您不用管!”金说着站来就走。

  “别,别……”槐青一把没拉住,叫道:“他娘,快去,别叫他扒豁子①!”

  金他娘也听明白了,随后跟了出来。

  金走到大门外,童喜还在那里张望,金看见他劈头就说:“你年纪不小,我爹说句打咋子的话,你也当真了?”

  “娃子,你,你……”

  “我,我咋啦?拉着你那钱儿,想去哪儿去哪儿!”

  “唉,叫你爹出来,俺老弟儿俩说,你小,你不知道!”

  “啥老弟儿俩?走!”金起了高腔。

  科看到金在父亲面前手之舞之,跑过来护着爹,说:“你弄啥唻?”

  “弄啥唻,你说弄啥唻?”金把眼睛瞪了起来。

  “谁跟你说了?叫你爹出来!”老童儿子急了,也不说伯父了。

  “滚,讹人唻!”

  “啥叫讹人?啥叫讹人?!”科一点儿也不示弱。

  “哎,你想挨唻!”金说着扑过来,他母亲死死拉着说:“金,有事儿说事儿,不敢动手!”

  科他娘和妞也跑过来护着科,童喜说:“娃子,我不跟你说,叫你爹出来!”

  “滚,你这老汉儿,真不算一回!”

  “你嚼谁唻?”科听到金叫父亲滚,一下子又扑过来。

  “我嚼你唻,真是皮子痒了!”金也扑上扑下,摩拳擦掌。他母亲死死抱住,累得直喘气儿。

  “讲理不讲理?说过的话不算数儿?”科高叫着。

  “谁说过的话不算数?”金在这点上继承了父亲的耿直,也最怕别人说自己不守信用。

  “算话儿,你还蹦啥唻?”科在这点儿上也继承了父亲,说话啃理。

  一句话把金问住了,金干着急说不出话来了,回身看到父亲从

  院里走出来,就气不打一处来,说:“您,您啥话说不了,说这话儿?”

  槐青听到儿子的话,一下子坐在大门外的石头上,不动了,两行热泪滚落下来。

  金看到父亲的样子,气得脸色发青,回头就走。金他娘也无可奈何地走回去,走过槐青身边时,拉了他一把说:“回家!”自己先走了进去。

  金媳妇也起来了,抱着刚满两岁的孩子,惊慌地看着金,也不知道说啥好。金好像发怒的牤牛,铁青着脸,在院里走来走去,一言不发。

  金他娘说:“金,你也恁大了,事儿到如今,光埋怨你爹也不中,你去下院叫你三叔上来,咱商量商量看咋着!”

  金斜视了父亲一眼,扭身气呼呼地走了。金他娘害怕他扒豁子,又赶紧跟出来,看到金从童喜身边走过去了,才松了一口气,回头又拉了槐青一把:“回去,一会儿他三叔来了,商量商量看咋办!”

  槐青抹了一把脸,低着头走进院里,金他娘随手把门关上了。

  金几步来到下院,槐老三也刚起床,隐约听到上院有人争吵似的,正要出去,金进来了,老三问:“金,刚才听见上院好像有人吵嘴儿,是谁?”

  “三叔,您快上去,出事儿啦!”金气急败坏地说。

  “咋啦?”

  金顾不上说话,拉起老三就走,老三的四个儿子也起来了,看到哥哥的样子,忙问:“哥,有啥事儿?”

  金头也不回,只顾拉着老三走了。老三儿子们急了,也都窜了出来。

  老三一到槐树下,看到童喜一家正在槐树下说着什么,问:“童哥,来这么早,有事儿?”

  童喜回头看见老三,脸红了:“啊,啊……起来了?”

  “咋着唻?”老三刚问了一句,金就拉着他往家里拉:“叔,不用和他说,回家!”

  老三莫名其妙地看看树下坑里的铜钱儿,随金走进了大门。

  老三走进院里,看到二哥蹲坐在上屋台阶上,低着头独自垂泪,嫂子站在跟前一言不发,金媳妇抱着孩子在厦房门前脸色苍白,孩子在怀里哇哇地哭叫,她拍着、哄着……

  “二哥,这大清早是咋回事?”

  槐青低头朝他摆摆手,长叹了一声。

  “哥,到底是咋回事?”老三很着急,槐青还是不说。

  金他娘接过来话头儿:“你哥把宅子让给人家了!”一句话没说完,泪流满面,“今儿人家来要房子哩,……呜呜……你看咋着吧?”

  老三听了大吃一惊,忙问:“二哥,你说话呀,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唉,都怨我说话不看门儿,……”槐青嚅嚅地把十多年前的玩笑说了一遍,然后说:“我只当是打咋子耍哩,没,没想到……”

  “啊,是这样!”老三的脸也沉了下来,心里是又气又恨,气的是童喜不该把一句玩笑当了真,恨的是二哥心太实!他腮帮子咬了几咬,回头想走,但脚步一挪,又停了下来,这事儿还真有点麻缠哩!他搓搓手,把脸抹了几把说:“二哥,金,嫂子,既然到现在了,啥话也不说了,叫我出去跟老童说说,探探口气再说!”

  槐青仰脸看看三弟,又赶忙避开老三的眼睛,低声说:“中,中……”

  ①:方言:闯祸


  
上一章:九(3)
下一章:九(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读书人
对《九(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